uc书盟 > 原来我是妖二代 > 359 救救我

359 救救我

    “嘭!”

    莱德投掷出白磷手榴弹,内部填充的磷药在空气中自燃,熊熊火光把右侧十几个蜥蜴人雕塑吞噬。

    下一刻,那些被火焰吞噬的蜥蜴人悍勇的冲出来,石质身体烧的发白、皲裂,但并不影响它们的行动。

    白磷手榴弹曾被当做燃烧弹使用,内部填充了大量黏稠剂,能粘在人体和装备上燃烧,穿透皮肉,深入骨头,把活生生的人烧的渣都不剩。

    因为太过残忍有失人道,1980年通过的《联合国常规武器公约》列为违禁武器,不过霸道的米国没有签署公约。

    白磷手榴弹最大的特点是燃烧,以及产生有毒物质,可是这些雕塑有着耐高温的特性,且没有生命,尽管浑身燃烧烈焰,它们也依然挥舞着石叉英勇冲锋。

    这种时候,对付这些没有灵魂的死物,白磷手榴弹还不如一枚普通的手雷管用。

    “轰!”

    火箭榴弹在空中走出笔直的烟迹,把扑向莱德的那十几只蜥蜴人雕塑轰成碎块。

    “别用白磷弹,这群家伙只能以蛮力打碎。”扛着rpg的同伴朝莱德大吼。

    半个多小时前,原本是死物的雕塑突兀复苏,攻击荒野中一切生命体,超能者协会面对突然的袭击,立时就有两名身经百战的成员死亡,多名人员受伤。

    此后,展开了艰苦的生存战。

    超能者协会的二十多名成员,就像陷入千军万马包围的可怜虫,苦苦支撑。

    他们发现异能无法对雕塑造成有效打击,反而是纯粹的“暴力”可以有效摧毁这些怪物。

    这种时候,热武器显然就是最好的选择,身为军事大国的血裔组织,超能者协会不缺先进的武器。如果不是皮夹子的空间、数量限制,以及入境时宝泽集团的严格管制,他们能搬来一座小型军火库,甚至微型核弹头。

    依靠精良的装备,以及副会长沃尔德·高斯的断后,超能者协会损失三分之一成员后,顺利的逃脱了雕塑大军的围攻,杀出重围。

    眼下,追杀他们的是小股蜥蜴人军队,所谓小股是针对蜥蜴人大军而言,但对超能者协会仅存的十六名成员来说,依然是千军万马。

    费尽心机来到万神宫,宝物没得到,队友牺牲了不少,超能者协会的众人心里直骂娘。

    “莱德,到我身边来。”维多利亚抓住刺来的石叉,捏碎,一脚把蜥蜴人雕塑拦腰踹断,扭头,看见埃里克望着远方失神。

    洋妞儿喝道:“埃里克你想死吗。”

    埃里克猛然回神。

    维多利亚大喊着:“副会长是顶尖s级,不会有事。咱们尽早与宝泽的人会合,副会长他才会放心。”

    埃里克一枪点爆扑击下来的膜翼蜥蜴人:“找宝泽的人真的能获救么。”

    维多利亚脑海中浮现李羡鱼等人的身影,回应道:“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咱们手里的弹药还能坚持多久?而怪物无穷无尽。”

    “我的意思是,他们恐怕自身难保了吧。那边的雕塑可比我们这儿多。”

    不等维多利亚回应,超能者协会的其他人先一步作答:“埃里克,是什么蒙蔽了你的智商。宝泽集团的人装备、弹药肯定比我们更充足,人数比我们多,还有十位不弱于副会长的高手,最后你别忘了,无双战魂呀!”

    此时此刻,估计不止超能者协会,其他血裔家族都在尽量返回青铜殿。因为那里有宝泽集团,有他们曾经憎恶的;恨不得她立刻去死的无双战魂。

    超能者协会的想法很简单,宝泽集团是本土官方组织,算是盟友,遇到危险找他们准没错儿。所以当维多利亚拿出对讲机向李羡鱼求救时,超能者协会分外惊喜。

    不愧是人美声甜乃子大的协会女战神,交际能力没得说,居然搞来了宝泽集团内部对讲机。

    这下有救了。

    维多利亚在他们突围时就尝试联系李羡鱼,但那会儿他关了对讲机,专心应付雕塑怪物,维多利亚的求援石沉大海,得不到回应。期间,超能者协会又死去数人,当时维多利亚的同伴们悲观的想,果然是塑料友谊啊,中国人靠不住。

    幸运的是,就在不久前,维多利亚成功联系到李羡鱼,并获得肯定的答复,如今宝泽的援兵正在赶来。

    超能者协会由悲转喜真香。

    这时,周围数量庞大的雕塑怪物停止了进攻,但它们绝对不是畏惧强大的火力输出,这群怪物没有意识,没有灵魂,便不知恐惧。

    它们做了一个让超能者协会的人脸色大变的动作。地面、天空的蜥蜴人高高举起手里的石叉,朝后拧腰,做出投掷的动作。

    “全员做好防御!”埃里克大吼。

    维多利亚一脚蹬在地面,褐色大地炸出一个深坑,她二话不说把弟弟莱德推入坑中,压在弟弟身上,在石叉投来之前,为莱德制造出一个绝对安全的领域。

    维多利亚的皮肤泛起金属般的光泽,透着坚硬的金属质感。

    维多利亚号称超能者协会女战神,称号来源于她的异能,金属化异能可以抵挡大口径狙击枪的攻击。作战风格大开大合,永远冲在第一线。

    正因为这样的战斗风格,让她拥有了女战神的称号。

    莱德陷在土坑中,感受到姐姐娇软的身体瞬间变的硬邦邦。紧接着,密集的撞击声从姐姐背部传来。宛如冰雹砸在了车顶,沉闷而响亮。

    那是石叉炸开的声音。

    姐姐把自己当成了盾牌,为他遮挡致命的伤害,与其他同伴不同,她连躲避的余地都没有,只能挨打。

    每一把石叉的打击都让姐姐眉头一皱,起先还能抗住,但抵不过几乎无穷无尽的石叉攻击,终于,她嘴角还是沁出鲜血。

    如果把石叉比喻成子弹,维多利亚此时是站在重机枪的枪口上,正面迎接它的火力。

    “噗!”

    一口气喘不过来,没咬住牙关,早已涌到口腔里的血吐了出来,殷红温热的鲜血溅满莱德脸。

    “姐,你走吧,你走吧!”莱德颤声道。

    “不要管我,你这样会死的,你走。”

    “你去突围啊,去突围还有机会的。”

    姐姐的血越吐越多,脸色渐渐萎靡,金属化的皮肤黯淡无光。任何异能都有极限,能挡住一颗大口径狙击枪,不代表能挡住十颗、百颗。

    “闭嘴!”维多利亚呵斥一声。

    她的脾气与作战风格不相符,真实的性格其实温柔善良,极少与人面红耳赤,甚至都不易生气。换成别的米国妹子,被李羡鱼左手一通爱抚,要么沦陷要么翻脸。

    “记得妈妈走之前怎么跟我说的吗。”维多利亚皱紧眉头,承受着密集的攻击,语气却很温柔:“她握着我的手说,维多利亚,妈妈要去天堂了,莱德就剩你一个亲人,你要保护他,你不保护他,他就活不下去”

    维多利亚的声音渐渐低了,意识陷入混沌。

    莱德眼睛发红,鼻尖发红,热泪从眼眶流出滑过鬓角。

    母亲死的那一年,他才五岁,姐姐十岁,年幼的他不懂死亡的意义,也不记得母亲与姐姐说过这番话。但从小到大,的确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姐在照顾他,保护他。

    麦卡锡是年轻、蓬勃的血裔家族,庞大的势力往往意味着错综复杂的派系网,父亲不是只有他们一对儿女,相反,莱德和维多利亚有数不清的兄弟姐妹,还不包括外面的私生子。

    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天才,优秀的精英都是在后来才崭露头角,年幼的他们无法得到父亲太多的关注,而失去母亲的孩子,在麦卡锡家族里会过的很不幸。

    于是在童年和少年时代,维多利亚充当着母亲和姐姐的双重身份,履行着对母亲的承诺。

    这么多年过去,莱德成年了,可在遇到危机关头,她依然下意识的去保护弟弟。

    “谁来救你,谁来救救你”

    你保护了我,可谁来保护你!

    莱德的异能属于辅助型,在团队中充当优秀探子、人体雷达的作用,本身就不擅长战斗,需要队友保护。

    他知道自己永远不可能保护姐姐,他没那个能力。

    “谁来救我?”

    维多利亚呢喃了一声,她想起了一段不算遥远的记忆,两年多前,在远离美洲的中东战场,她率领的小队远赴战场,执行一项秘密的暗杀任务。

    任务目标是一个武装势力的首脑,那次任务失败了,整支任务小队全军覆没,只有她在炮火和敌对血裔的打击中活下来,靠着防御性优秀的钢铁化异能。

    但最多延缓死亡而已,她根本没能力逃跑。

    在绝望的时刻,一个来自中国的年轻人从天而降,同样跑中东执行某项任务的他途径此地,顺手救下了命悬一线的维多利亚。

    被评为s级难度的任务,在年轻人看来似乎是举手投间就能解决的小事,不但救了维多利亚,还顺带帮她做了斩首任务。

    一直以坚强形象活在弟弟心目中的维多利亚,人生中第一次体验到被保护的感觉。从那以后,年轻人的身影和模样深深烙印在她的脑海里。

    回到米国之后,她凭借记忆画出年轻男人的面部轮廓,不费吹灰之力的查出了那个人。

    维多利亚开始学习中文,开始关注中国血裔界的动静,开始关注那个人点点滴滴的信息。

    今年签订攻守同盟之前,在以前的很多年里,中米两国的血裔界关系并不好,米国血裔界更是嘲讽中国血裔界是出家人当政,乌合之众,难成大器。

    事实的确如此。

    但近几年里,宝泽集团迅速崛起,中国血裔界迎来第一次改革,一个强大有序的组织诞生。

    超能者协会的人看在眼里,恨在心里,都说情况不妙啊,中国血裔界要崛起了,小老弟不安分了。

    只有维多利亚由衷的欣喜,爱屋及乌。

    一根根石叉在她背在撞碎,后脑也遭受了连绵不断的重创,头痛欲裂。

    她渴望那个男人再次出现,把她从绝境中拯救出来,就像当年。

    这时,蜥蜴人雕塑突然出现混乱,爆炸声由远及近,吸引了超能者协会苟延残喘者的注意,也吸引了雕塑怪物们的注意。

    左翼的怪物包围圈被硬生生撕裂出一道缺口,为首的男人握着两挺冲锋枪,密集的弹幕狂泄,把雕塑怪物打成碎片。此情此景,简直是张飞转世,万军从中取敌将首级也毫无难度。

    他的身后跟着一小队手握冲锋枪的宝泽员工,十几个人,组成锋利的刺刀队,凶悍的插入怪物群中。

    两颗高爆手雷在维多利亚附近炸开,清空她周遭的怪物。

    “喂,维多利亚,死了没有,回个话。”

    维多利亚吃力的睁开眼,模糊的视线里,一双军靴踩着黑褐色的地面走到她面前,目光向上移,男人左右手各操着一挺冲锋枪,面无表情的开火,嘴里叼着烟,风骚的像个穿紧身皮裤,蹬着小皮靴,在灯光明亮的舞台朝观众扭屁股的骚汉子。

    维多利亚喃喃道:“秦泽”

    。手机版阅读网址:

    /txt/45/45959/

    。_手机版阅读网址:

    百度搜索【uc书盟】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