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原来我是妖二代 > 第三十章 鬼婴(为盟主“坑爹的寂寞”加更)

第三十章 鬼婴(为盟主“坑爹的寂寞”加更)

    早上起床后,李羡鱼和他的祖奶奶、他的贴身保镖,先去了趟书店,买几本专业知识的书,其中一本是英语原著,秦教授常说,想真正了解作者表达的思想和内容,还得看原著,而不是汉化译本。

    秦教授郑重推荐大家看俄语原著,但大家看英语已然勉强,俄语自然不可能,于是秦教授就会扼腕叹息说,你们要是能多掌握一门外语,将来走的路子也会更宽。

    会俄语了不起么,炫啊炫的。

    一堆专业书里,夹杂着一本闲书,书名:《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好书啊。

    祖奶奶跟着瞎逛荡,全程一本书都没碰,偶尔看到封面精美的书会抽出来瞧几眼,但很快就失了兴趣。正如她自己所言,本奶奶是个不爱学习的,uc书盟就犯困。

    等要结账的时候,发现三无不见了,便回头去寻,在书店深处找到她,捧着一本《怎样提高你的人际交往》,书面一看就是鸡汤文,通篇都是大道理,却又都是废话。

    鸡汤文的集大成者,当属阿里马云,他曾经说过:现在的年轻人,睡前想了无数条路,醒来乖乖走老路。

    李羡鱼觉得也可以用类似的话套用他的演讲:听的时候醍醐灌顶幡然醒悟,感觉成功离自己只有一步之遥。第二天醒来,仔细一想,what are you说啥嘞?

    “你不是人形嘲讽机,自走仇恨器么,干嘛看这个。”李羡鱼疑惑道。

    “我也喜欢能和大家好好相处的。”三无认真的说,小脸蛋没啥表情,不过李羡鱼看出她眼神深处有那么一丢丢的小不开心。

    三无:“它很适合我。”

    李羡鱼白眼道:“这玩意没用。”他随手从另一侧的书架抽出一本《段子大全》,塞给三无:“提高情商,还不如看这个。”

    三无微微动容,郑重其事的接过:“谢谢。”

    上午九点半,财大校门口。

    李羡鱼领着三无和祖奶奶,站在校门口,他望了眼校园方向,说:“我突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边走边看书的三无,脑袋上一盏灯泡“叮”的亮起,她迅速回翻几页,照着书念道:“对于你的大胆想法,国家有一套成熟的法*。”

    她的文化水平比较低,至今还有很多字认不全。比如有次看见李羡鱼的那盒补肾神药,她只能一个字一个字的拆开念。

    李羡鱼扶额:“三无,那个字念“律”,不是星号。”

    三无点点头,表示学到了。

    李羡鱼继续道:“你俩挽着我的胳膊,装成是我的女朋友。”

    祖奶奶立刻嫌弃:“不要。”

    李羡鱼道:“祖奶奶,配合一下嘛,难得有人前显圣的机会。”

    祖奶奶不屑道:“何其幼稚,我怎么能冒充曾孙的女朋友,不符合祖奶奶的身份,你想都别想。”

    李羡鱼:“五百块,干不干。”

    祖奶奶嫣然一笑:“干。”

    祖奶奶果然比家里的冰渣子要好应付。

    李羡鱼打开左臂,祖奶奶乖巧的挽住,再打开右臂,三无面无表情的挽住。

    这一路上,惹得学生和老师频频侧目。

    艳羡嫉妒的眼神几乎没停止过,李羡鱼虽然长的俊秀,学习也好,但从未有如此风光过。他挽着祖奶奶和三无,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

    甚是酸爽。

    上午有一堂专业课,老师是秦教授,秦教授很受学生们喜爱,因为他有一双好儿女,尽管双双息影已久,近年来极少在娱乐圈露脸,虽已不在江湖,江湖却依然有他们的传说。

    秦教授偶尔会说起自己子女的生活日常,每逢这个时候,男生女生便会表现出充足的兴趣。

    李羡鱼就觉得,秦教授是个爱面子喜欢吹逼的老男人。

    教室里闹哄哄,男生们高谈阔论,女生们嘻嘻哈哈。

    当李羡鱼左拥右抱踏入教室的刹那,整个教室,几十号学生,徒然间失声。

    偌大的教师说安静就安静下来,一簇簇目光落在李羡鱼三人身上。

    这年头,大学生谈恋爱正常不过,光天化日牵个小手,亲个小嘴,撒波狗粮也正常,但即便是人帅钱多的白马王子张明玉,亦从未有过当众左拥右抱的举动。

    因为太招人恨了。

    男生先是被祖奶奶和三无的美色吸引,随后深深嫉妒,女生同样为两人的美貌吃惊,随后深深嫉妒。

    这时候,再有一首bgm就完美了。

    他搂着两个“马子”穿过并不算宽敞的梯形过道,坐在最后一排,恰好此时,上课铃声响起。

    在秦教授进入教室之前,室友中的杨光泰、黄一聪离开原先的座位,溜到后排来。

    杨光泰:“李羡鱼……”

    “什么都不用说,没错,是女朋友。”李羡鱼甩出一张牛逼倨傲的脸:“两个都是。”

    黄一聪:“你怎么做到的……”

    李羡鱼倨傲脸,“我什么都没做,光靠魅力征服她们的,她们也很愿意为了我和平共处。”

    祖奶奶悄悄撇嘴。

    室友们惊了一下,顿时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李羡鱼心满意足,这波人前显圣,很是酣畅淋漓。

    铃声结束前,秦教授来了。

    秦教授五十好几,头发仍然不见白丝,精气神也很充足。他站着讲课的时候,腰杆总是挺的笔直,所以显得很有气场,再加上五官深刻,很受女大学生欢迎。

    李羡鱼转着笔头,有一茬没一茬的听课,左边的祖奶奶手机调静音,打手游。右边的三无专心致志的看她的段子大全,碰到不认识的字,就用手机查,然后拿笔标注拼音。

    左边一个眼角有泪痣的活泼奶奶,右边一个气质无暇的莲花美人。

    李羡鱼觉得自己九年制义务教育外加三年高中四年大学的生涯里,在今天迎来了巅峰。

    “嘤嘤嘤……”

    耳边除了秦教授清朗的讲课声,李羡鱼还听到了细细的哭声,像小猫,又像婴儿。

    “嘤,嘤嘤……”

    几分钟后,哭声又来了。

    不是幻听,教室里怎么会有小猫叫的声音,有人在看视频?不,如果真有人在课堂上明目张胆的播放视频,秦教授的讲课早中断了,而且大家好像都没听到的样子。

    那就只有一种解释了…

    李羡鱼瞬间警惕起来,谨慎的左顾右盼。

    “别紧张,凝神静气,摒除杂念。”祖奶奶低头打游戏,轻声道。

    李羡鱼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调整呼吸,哭声果然消失了,再接着,双眼一烫,他终于看见那个发出哭声的东西了。

    就坐在第一排,长发披肩的女生,她脖子上骑着一个血红色的婴儿,在高处的李羡鱼眼中,它是那么的醒目,以及惊悚。

    似乎是察觉到身后的灼灼注视,婴儿哭声停了,它缓缓转过头,身子没动,脑袋拧到身后。

    看清婴儿正面后,李羡鱼身体几乎条件反射的跳了跳,头皮发麻。那是一张血红色的脸,仿佛被人剥了皮似的,嫩红嫩红,它的脸有着模糊的五官,鲜红色的嫩肉表皮下,是一条条暴凸的青筋。

    它没有眼睛,但李羡鱼感觉它在盯着自己。

    “哇哇~”

    血红色的婴儿突然发出尖锐的哭叫声,声音化成无形的手,扼住李羡鱼的咽喉、握住他的心脏,令他脸色苍白,呼吸困难。

    “鬼婴,婴儿魂魄所化的怨灵。”祖奶奶把他脑袋推向一边,嗔道:“说了让你别和怨灵对视,确认过眼神,它就会缠着你,幸好鬼婴对母亲有极大的眷恋和怨念,轻易不会离开母亲。”

    撇开视线后,呼吸如堵的窒息感果然消失了。

    李羡鱼定了定神,拍了拍前座黄一聪的肩膀,待他回过头来,轻声道:“那女的是谁来着?”

    黄一聪顺着他目光看去,道:“张颖啊,怎么了。”

    原来是她。

    同个班的,虽说不太熟,但也不至于不认识,主要是鬼婴骑在人家脖子上,叫人看不清背影。

    李羡鱼心里一动:“我记得她不是休学了吗。”

    黄易聪“嗯”了一声,满脸八卦的压低声音:“听说是被富豪包养了,赚的盆满钵满,便又回来上学。”

    小道消息还是住校生灵通,李羡鱼除了上课,很少待在学校。

    再问详细情况,黄易聪就不清楚了。

    有没有被包养不知道,但休学期间里,至少有一件可以肯定的:打胎。

    光是打胎当然不需要休学,这么长时间应该还有别的事,李羡鱼脑补了借肚子里的娃妄图小三上位扳倒正宫但宫斗失败无奈打胎的狗血剧情。

    李羡鱼这么猜是有道理的,胎儿因怨气化为鬼婴,至少说明已经发育的足够成熟,否则只是颗葡萄籽的话,可不会产生意识。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大学里这种肮脏事太多太多,财大风气还算好,沪市的某些野鸡大学,十个女人九个鸡,十个男人九个基。

    重要的是,张颖被鬼婴缠上了。

    这小赤佬比他见过任何一个灵体都狰狞丑陋,一看就是凶物。

    “三无,”李羡鱼压低声音:“要不要灭了这个小赤佬。”

    祖奶奶哼哼唧唧:“这又不是公司任务,关你什么事。”

    李羡鱼义正言辞道:“祖奶奶此言差矣,干一行爱一行,这是我们的口号。而且回头写份报告,让三无画押担保,上交公司,我也一样有积分奖励的。”

    三无却摇了摇头。

    李羡鱼看着她:“啥意思。”

    祖奶奶道:“她的意思呢,是叫你别多管闲事。世间无仙佛,却有因果命数,按照我的经验,你往后处理灵异事件,切不可一味的打杀,以化解执念为主,昨天你做的就很不错。碰上穷凶极恶的怨灵才能替天行道。沾染太多因果,与己不利。鬼婴懵懂无知,无法沟通,也就难以化解怨气。它纠缠生母,并非单纯的怨气,亦有婴儿的本能。那女孩最多生一场大病,所以就别多管闲事了。”

    “是这样么。”李羡鱼问三无,后者点点头。

    讲台上的秦教授停了下来,颇为不悦的扫了眼交头接耳的三人,道:“我一直说过,不想听我的课,你可以睡觉,可以逃课,可以做别的事,但要保持绝对的安静。最后排左侧那位女同学,你站起来说下这道题。”

    他敲了敲黑板。

    没人理他。

    “就你,穿白色针织衫的女同学。”秦教授加重语气。

    李羡鱼在桌底下轻踢祖奶奶小腿:“叫你呢。”

    祖奶奶这才反应过来,表情懵懵的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