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寒门祸害 > 第1307章 施压?

第1307章 施压?

    虎妞从京城归来及押解刘大公子进行严惩的消息一并传到了雷州城,雷州城的百姓在得知这个消息后,当即便是轰动了。

    雷州城能够在短短几年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们绝大多数人能够过上更好的日子,正是全懒于林雷公当初在雷州开海,从而令到他们持续不断地享受实惠。

    在他们很多人的心目中,林雷公早已经不是普通的朝廷高官,而是一位施予恩惠的神灵,甚至很多百姓一直都供奉着林雷公。

    现在虎妞从京城归来,对于他们大多数而言,无疑是一个极重要的亲人般。不说虎妞跟林雷公的亲近关系,单是虎妞当初在雷州城的所做所为,已然将虎妞亦是视为自己人。

    “虎妞果然好样的,就应该治一治这个刘公子!”

    “如果林雷公在任,哪里能让这位刘大公子如此嚣张!”

    “可不是吗?戴知府虽然亦算是不错,但跟林雷公却差得太远了!”

    “林雷公到了京城,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真怀念他主持雷州的那些日子。”

    ……

    雷州城的百姓闻讯到了镇中东街,在等候虎妞归来的同时,亦是纷纷地议论起来,毅然是坚定地站到了虎妞的这一边。

    在谈论声中,一行人从镇洋门浩浩荡荡地走进了城门。

    虎妞骑着枣红大马走在最前头,她已然不是昔日的小不点,身子长高了不少,那张脸蛋亦是由肉嘟嘟向白皙脸庞转变,倒是那一双眼睛还是一如既往的清澈明亮。

    “虎妞!虎妞!”

    在这个雷州城,或许还能找出认不出林晧然的百姓,但认不出虎妞的却是极少,人群中很多人兴奋地朝着虎妞打招呼。

    面对着一些人高喊着她的名字,她的眉毛微微扬起,亦是朝着人群进行挥手回应。特别看着抱着儿子的张敏,很是兴奋地挥手打招呼。

    这……

    刘大公子被押解着跟在后面虎妞的后面,看着如此热闹的场景,看着如此受欢迎的虎妞,整个人亦是微微地愣住了。

    虽然他深知林家人在雷州拥有极大的影响力,更是在城东为着林晧然建了雷公庙,却不想会拥护到如此疯狂的地步。

    不过他对自己的命运倒是一点都不担心,只要这位林家大小姐是要将自己送到官府,那便没有官员敢于惩办于他。

    随着雷州城的地价节节攀升,虽然镇中街和广潮街都没有变迁,但两边的店铺显得多了一些富贵的气息,商铺门口经过了重新修葺或重建。

    虎妞走在熟悉的镇中西街,看着周围熟悉又陌生的店铺,知道在这近两年的时间里,雷州城又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由于大明有着不修衙的传统,坐落在镇中西街的海康县衙和雷州府衙都没有什么变化,反倒在周围富丽堂皇的店铺衬托下,显得更加的破旧。

    “戴知府前天到徐闻县巡查了?”

    虎妞听到这个消息,却是微微地蹙了蹙眉头道。

    不过她倒不会怀疑雷州知府戴北河是故意要避开她,毕竟戴北河不可能有未卜先知的本领,这个事情只能算是恰合了。

    刘大公子听到这一番话,却是早已经知晓般,嘴角微微地上扬。

    至于那位雷州府的陈同知,想着他先前巴结自己的那一副狗腿模样,又怎么可能听这位林大小姐的指示惩办自己呢?

    “到海康县衙!”

    虎妞轻睥了刘大公子一眼,当即又是下达指令道。

    相对于有两座石狮装饰门面的雷州府衙,海康县衙显得很是破败不堪,特别是那个鸣冤鼓的一面都破了,彰显着这个县衙的贫苦作风。

    海康知县韦忠国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小老头,由于是举人出身,且他的年龄限制,这个位置已然算是他仕途的终点了。

    他能够从昔日小小的九品主薄升迁到海康知县,自是得益于林晧然的提拔,故而身上早已经是打下了林党的铬印。

    “林大小姐!”

    韦忠国在等知消息后,便是第一时间从县衙迎了出来,恭恭敬敬地朝着虎妞施予一礼道。

    “韦知县,我们到里面说话!”

    虎妞在县衙大院见到韦忠国,却是不卑不亢地回应道。

    “是!”

    韦忠国望了一眼被五花大绑的刘大公子,似乎是猜到怎么一回事般,当即便是轻轻地点头,便是领着虎妞进到了里面。

    没过多会,海康县衙要提审刘大公子的消息传出。

    在得知这一个消息后,原本是前来看热闹的雷州百姓急忙挤进了海康县衙,将这一个破旧的县衙挤得是水泄不通。

    刘显从江浙副总兵过来,亦是带着几名心腹爱将,由同是四川卫出身的刘桦出任高、廉、雷参将,负责着除琼州府外的粤西地区的军务。

    虽然参将府一直设在高州府,但随着雷州府的兴起,加上雷州卫表现出惊人的战力,参将刘桦亦是有事没事喜欢往雷州跑。

    今日便恰好呆在雷州城,正是在雷州卫衙门安排着清剿遂溪县螺岗岭新出现的一股山贼,却不想听到上司家的公子被押送至海康县的消息。

    “喧哗取宠!”

    刘桦当即便是埋怨了一句,将手中用于在地图作军队标识的旗子往地上一掷,当即领着十几名亲兵朝着海康县衙而去。

    虽然是军户出身,但刘桦倒没有被怒火冲昏头脑,在经过雷州衙衙的同时,却是将要好的陈同知叫了出来,然后直扑海康县衙而去。

    由于是要当众严惩于刘大公子,很多雷州百姓都想要目睹刘大公子被严惩的场景,几乎是将小小的海康县衙围得水泄不通。

    “让一让!”

    刘桦的亲兵如狼似虎,好不容易才让刘桦和陈同知挤了进去。

    陈同知看着此情此景,亦是感到事情有些棘手,但想着那一位高高在上的刘总兵及张总督,毅然是决定要插手这一件事。

    “让韦忠国出来!”

    刘桦来到堂中,对着堂下的师爷直接命令道。韦忠国仅是举人知县,而他则是高高在上的参将,自然能够是稳压住这个知县。

    陈同知是正五品的进士官,同样是负手站于堂中,亦是打算给知县韦忠国施压,从而抱上刘总兵及张总督的大腿。

    “大人到!”

    正是这时,站在屏风旁边的师父朗声地唱了一句。

    咦?

    堂下的百姓看着从屏风走出来的人,不由得纷纷愣住了。

    身穿将甲的刘桦负手站在堂中,正想要抖一抖参将的威胁,却是看着从屏风后面走出的人,当即愣在当场。

    身穿正五品官服的陈同知端着上官的架子,但抬头望了过去,整张脸亦是愣了一下,显得难以置信地打量着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