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大龟甲师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改头换面的摩天岭

第一百四十八章 改头换面的摩天岭

    大龟甲术可破任何一种攻击性阵法!这是路小遗最大的底气!

    但是观众们不知道,当他们听到路小遗用极为平静的语气说出这么一句口诀的时候,感受到的是一种坚定的自信!似乎,他真的能做到手握乾坤定生死!似乎,他无所不能!

    但是金色龟甲再次出现的时候,众人却有一种强烈的违和感,这一刻只有路小遗一个人站直了看着龟甲,这是干啥呢?算卦啊?这都啥时候了?那个护山大阵的绝招你没看见啊?

    看起来非常奇怪的一幕,谁也没搞懂路小遗到底啥意思。

    如果王啸天还醒着,他能猜到一个**不离十的结果。可惜,他晕了。

    作为观众的三大门主也很好奇,陈立霄表情凝重的嘀咕一句:“难不成,这个金色龟甲,能后破了这个阵法不成?”三大门主作为观众,却一点都不轻松。路小遗弹指碎金轮之后,他们对这一次路小遗的昊天门之行,信心已经很足了。但是在凌天一击面前,谁也没信心。

    修真者不是大罗金仙,更不是神。这种来自天劫的力量,从来都不敢小觑。三人表情肃然的看着路小遗,又看看山巅之上耀眼的白色光球。

    光球急速变形,从一个圆形变成了椭圆,接着又继续扭曲变化,一把巨大的剑的雏形初现。一把巨大的白色光剑,成为了光球最后的形态。一道一道的闪电,在巨大的光剑上盘旋,如同蛟龙盘在上面,发出滋滋滋的电光声。

    苏云天看见这一幕的时候,激动的浑身颤抖,这就是昊天门护山大阵最后的杀招么?

    “路小遗,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苏云天终于喊了出来。

    “去掉一个衰字!”路小遗也在说话,不过他是意念告诉龟灵。

    “去掉一个衰字骰子,游戏开始了!”龟灵笑的很开心,每一次路小遗施展大龟甲术,都能感受到他发自内心的喜悦。为什么会这样呢?路小遗很好奇,这家伙不说,也只好作罢。

    巨大的光剑到底有多大呢?目测长度不下二百米吧?光球停止了变形,山体震动也停了。

    这么一个看着让人绝望的光剑,终于有动作了,朝天的剑头调转,对准了路小遗。

    就在这个时候,游戏开始,骰子开始急速转动。

    苏云天刚刚吐出“日”字的时候,正是金色龟甲内骰子开始高速旋转的时候,也是巨剑调转方向的时候,三个事情在一个时间点上。

    “轰!”的一声巨响,摩天岭整个山体,再次发出了剧烈的震动。这一次的震动,比起之前的震动不知道要强烈多少倍。只要身在山中,没有一个人能站的稳当。唯一摇晃都没有一下的人,只有路小遗。不是他多厉害,而是龟甲术强制的结果。

    巨大的光剑毫无预兆的爆炸了,瞬间发出可以致盲的耀眼强光,一朵白色蘑菇云缓缓升起。这时候没有人注意路小遗那边的游戏,都在盯着那山巅上的爆炸。

    白色的强光向四周蔓延,所到之处,山石融化,树木瞬间化作灰烬。整个蔓延到速度极快,白光就像决堤的洪水,向四周倾泻而下。于此同时,以爆炸点为圆心,出现一个白色的光环,向四周不断的扩张。

    倾泻而下的白光席卷一切,很快就逼近了路小遗所在的位置。

    这个时候的路小遗,心里也有点慌了,因为游戏即将结束。啪嗒,一枚骰子掉落了,这一系落下的骰子又是“幸”。

    “快走!”看着白色光环袭来,就算是三大门主,也不敢刚正面,他们的选择是瞬移逃离。这股光环太过邪门了,所到之处就像强烈的飓风,可以轻松吹开一切。

    光球爆炸的一幕,让忘忧清乐谷的观众们大饱眼福了。白光爆炸的瞬间,摩天岭顶峰的一段山峰被拦腰切断,就像有一把无形的刀,斩断了这段山峰,然后有一只无形的脚,踹了一下这个这段山体。这段山体不下五十米,就这么被生生的横着移动了近二百米之后才往下掉。接着倾斜而下的白光扫荡一切,天空中有不断腾空的昊天门修真者,本来是躲在一边看热闹的,没想到光球一爆炸,他们无处藏身,纷纷跃起躲避倾泻而下的白光。没想到,漂浮在空中在之后也没躲开悲惨的结果,每一个跃起的修真者,无一例外的遭遇一股无形的力量。

    仿佛有一个无形的拍子,对着一个抛起的网球狠狠一击的那种感觉。这些修真者,就是网球,被无形的拍子狠狠一击,根本不受控制的在空中翻滚,急速飞向四面八方。

    这次爆炸太厉害了!威力之强大,谁都没有想到,难道这就是修真者飞升前最后一道天劫的威力么?或者说,这就是凌天一击么?

    看看议事大厅内的苏云天等昊天门高手经历了什么,这次爆炸本质便一目了然。议事大厅是一个山洞,爆炸的瞬间,这里距离爆炸中心的距离也不过百米。

    就在爆炸的瞬间,苏云天耳朵里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面前缓缓升起的白玉石桌,猛地往下一掉。与此同时,一股强烈的震动袭来,苏云天本能的往前趴下,双手撑住了地面。

    山体一阵剧烈的摇晃,就算双手撑地趴在,也能感受到强烈连续的摇晃。如同一场剧烈的地震一般!议事大厅中央的影石屏幕上,一阵雪花点闪烁,什么都看不到。山洞顶部落下的一块巨石,狠狠的砸在球形影石上,然后这块巨大的影石结束了历史使命。

    更多的巨石雨点一般的砸下来,剧烈的晃动之中,所有人都只能趴着。就算是修真者,也没人敢在这个时候动一下,更不要说敢于冲出议事厅的大门了。此刻的大门外,一股强烈白光不说,还有一阵无形的力量往里卷。站在门口的两个元婴期弟子,直接被卷的飞起,横穿整个大厅之后,狠狠的砸在尽头的石壁上。整个巨大的山洞内,石壁出现无数的裂痕,石块如雨点一般的落下。所有修真者只能是打开真气护盾,硬抗这些落下的巨石。

    苏云天也不知道抗住了多少次巨石的打击,只知道自己的身体被这些纷纷落下的石块和尘土掩埋了。周边一片黑暗,当一切都平静下来之后,苏云天才使劲的往上拱起身子。

    苏云天的运气不错,只是一使劲,就拱开了身上的一块巨石,挣扎着站起来的时候,看着眼前的一幕,苏云天惊呆了。怎么会这样啊?怎么会这样啊?

    接二连三的有人从乱石堆里站了起来,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差不多,都是呆滞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这里是摩天岭山巅的一个山洞,现在山洞的顶部已经不见了,四面石壁也都垮塌了。山洞的没有了顶部,周边没有了石壁,四周是土层,抬头则看见了天空。

    这里,现在不是在是摩天岭山巅中段的一个山洞,而是一个巨大的坑,同时这个坑的顶部,也是摩天岭的最高点。原来的摩天岭往上,还有好长一段的山巅,现在都不见了。

    多亏议事大厅内的都是顶尖高手,仗着极高的修为,抗住了这一次山头垮塌。

    即便如此,修为最高的苏云天,脑子里也是一片混乱,耳朵里一片嗡嗡声,什么都听不到。原本充沛的真气,在一场垮塌之后消耗的七七八八。看着天空的时候,苏云天晕乎乎的脑袋里就一个念头,如果不是上面的山体没有了,自己是不是就是第一个死于活埋的大乘期修真者呢?仔细一想,他发现自己多虑了,就算被活埋,只要进入龟息状态,也就是一次特别的被动的闭关而已。恢复真气之后,自己可以轻松的突出掩埋的山体。

    啊,我都在想啥呢?这里是昊天门的议事大厅啊,我是门主,对了,路小遗,我启动了凌天一击,然后发生了爆炸,议事大厅就变成这样了。路小遗呢?他在哪呢?

    苏云天的脑子里不那么混乱后,很快就理清了思绪。

    路小遗呢?他在干啥呢?一场名为大龟甲术的游戏之后,他又在干啥呢?

    时间往回退,掉下来的“幸”字骰子,游戏结束了。路小遗站在原地没动,恢复身体控制的瞬间,面对白色光球的方向,左手叉腰,右手缓缓的举起,竖起一根食指!

    这时候的白光倾泻而至,路小遗轻轻的摇摆了几下食指。白光就像洪水遇见了拦路的巨石,绕着路小遗就过去了,然后众人看见的就是一个屹立在白光冲击之中的背影。这个背影的身下,是一头白虎灵兽,双爪抱头,屁股撅起。

    路小遗的面前,白光横扫过的山坡上,原本的树林化作了一片灰烬,原本的青石山路不见了,不是被灰尘掩盖,而是青石被融化后,变成了表面凹凸不平的山体表面。该怎么形容呢?就像一层岩浆流下来,冷却之后凝固了那种形态。

    昊天门总坛所在地的摩天岭,被彻底的改头换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