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大龟甲师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前夜

第一百三十四章 前夜

    忘忧清乐谷位于昊天门东北方向三百里,山谷长百里,宽十至二十里不等。忘忧清乐谷名字的来源,据说是因为两位修真高手在此渡劫时,天劫降临时,两人不肯沉迷于对局之中。一边下着围棋,一边渡劫。顾,山谷得此名。

    这两位修真高人有没有渡劫成功,传说里没有说,只是说有这么一个事情。

    修真界喜欢下围棋的高手很多,但是这么玩命的还真的很少见,这也算是美谈吧。

    东方韵把直播屏幕放在这个山谷里,不是因为这里的名气大,而是因为这里地方够大。一片山坡给削出一片断崖来,一块一块的影石被组合在断崖上。直播需要的法宝,从来都不是问题,天眼之类的法宝,每个门派都有。

    准备好一切,东方韵回到三门镇,找到路小遗通报她的准备工作。并交给路小遗一块影石法宝,只要在胸前挂着,就能将看见的一切传输到忘忧清乐谷的影石屏幕上。

    “立霄和归海在那边维持秩序,接待各路豪杰。现在可以说一切准备就绪,就等路爷的好戏了。”东方韵笑眯眯的说话,等于把路小遗给架起来了。现在他不去昊天门都不行了,不然等于戏耍了整个修真界,届时真的是与天下人为敌了。

    路小遗把直播影石拿在手里把玩几下便挂在了脖子上,回头看看一脸担忧的孟青青和孙绾绾,冲她们笑道:“你们俩个也去忘忧清乐谷吧,对了,你们的安全我就交给东方门主了。”

    按说这话轮不到跟东方韵说,只是出了一次绑架事件后,路小遗还真有点担心有人狗急跳墙。上一次是李红袖,下一次呢?谁敢保证没有下一次?

    “两位姑娘的安全,交给韵便是。路爷,一切准备就绪了,您能说一说,准备怎么进入昊天门了么?”东方韵的好奇心很强,忍不住问一句,路小遗却微微一笑:“绝不剧透!”

    东方韵只好作罢,换了个问题:“路爷何时动身,这个总可以说吧?”

    路小遗这次给了个答案:“出发之前,我通过直播影石告知。”

    东方韵对于路小遗毫无办法,只好选择告辞。按照东方韵的理解,路小遗一定有不为人知的渠道进入昊天门,并且有很大的可能全身而退。既然如此,什么时候开始也是个秘密。

    回到忘忧清乐谷,见到陈立霄和闵归海,三人在断崖顶上的一个亭子里相聚。

    “如此说来,路爷最大的可能,就是趁着夜色进入昊天门的范围内。从安全角度来看,他不太可能深入道昊天门总坛所在的摩天岭。”陈立霄得出这么一个结论来,众人丝毫不意外。三人之中智谋见长的闵归海点头附和:“没错,我要是路小遗,也不会轻易犯险。否则一旦被发现,昊天门的护山大阵的威力巨大不说,三十个高手的合力一击,谁能抵挡?”

    “不错,稍有差池,性命不保。路爷就算水平再高,天赋再强,也扛不住合力一击。”

    东方韵也是这个意思,三大门主都是心高气傲的人,他们对路小遗服气不假,但也有限。要不路小遗为何要死死的保密呢?不到出发前不说自己的办法,想来就是为了安全。

    三人一阵说笑,对于他们来说,这一次不管路小遗的成败如何,只要他一只脚踩进昊天门的地盘没有被发现,并且将影像直播回来,昊天门的脸面就丢的干净。

    “现在的重点不在于路爷如何闯山门了,而在于他如何闯入山门而不被护山大阵发现。”闵归海一句话就说到了重点上,另外两人也都是这么想的。

    “我倒是想起苏云天说过,路爷能悄无声息的摸到他背后十几步的距离一事。”陈立霄这家伙粗中有细,一句话说的三人各自嘶的一声,对了,怎么把这个给忘记了。

    人性就是这样,三人很快就眉开眼笑了起来,路小遗的能力越强,昊天门倒霉就越肯定。幸福这种东西,不就是要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么?更不要说这一次倒霉的是昊天门,这个人憎狗嫌的门派。还是他们的竞争对手呢!

    “我突然想到一个事情,过了今夜子时,那看就算另外一天了。”东方韵突然来一句,三人听了笑的更开心啊。(子时:23点到次日1点。)

    三人正在商议的时候,昊天门总坛的议事大厅内,四大高手齐聚。

    “天眼阵法就不要指望了,路小遗有办法破解。”王啸天一句话,就把难度提升了无数。

    “仅仅是这样就算了,上次在飞云山,路小遗摸到我身后十几步,我都没发现。”苏云天一句话,说大家头皮都发麻了。路小遗太邪性了,根本就不能用常理来对待他。

    “所以,只能用笨办法了,用人来观察,一个观察点十二个人,一个时辰换一个。”王啸天做出这么一个决断,从三门镇赶回来的蒙登天皱眉道:“这样,给我八组人吧,直接在三门镇外设下监督哨。至少能掌握他出发的时间,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他夜间出发了。”

    “是啊,就算每个哨位都有探照法宝,照样很难发现孤身上路的路小遗啊。”

    四个人凑在一起叫一个头疼啊!路小遗独闯昊天门,现在是一个面对天下修真者的直播。这要是真的被他摸进昊天门,上下溜达一圈,安然而去的话,昊天门可以关门歇业了。

    “我还是先回去吧,今夜子时一过,就算是到时间了。我得赶回去盯着,免得这家伙过了子时就出发,那边一点准备都没有。”蒙登天还是想的很周全的,连夜往回赶,还没忘记带着十个监督小组。

    相比于昊天门的如临大敌,路小遗在三门镇不慌不忙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身边两个妹子和衣而卧,怎么说呢?实在是担心的很,没法子放心!此行在她们看来太过危机了,万一这是最后一夜相处呢?

    所以啊,路小遗就算撵她们都不会走的,如果不是路小遗还算老实,提出点距离为负数的要求,她们也是不会拒绝的。可惜,路小遗这个人完全没有这方面的觉悟。入夜之后,陪着两女闲聊一番,打着哈欠没撑多久就睡着了。

    两女的看看,只好一人一条手臂,挨着路小遗躺着。她们并没有睡,而是担心路小遗借着睡觉的机会,半夜悄悄起来溜走。好在都是修真者,一晚上不睡不算什么,影响微乎其微。

    两女瞪着眼睛,看着屋顶,谁都不想说话,就在心里发呆。心里都一个念头,要是只有自己一个人在路小遗身边,那就好了。这样的话,可以做点更亲热的事情。错过今夜,谁知道还能不能想见。别看路小遗信心十足,这两女的可没啥信心。但是她们也没法劝就是了!

    同样没有睡觉的还有很多人,忘忧清乐谷这边,三大门主没有睡,等着路小遗的信号。天下修真各派的高手们,在山谷内开烧烤趴体,喝酒聊天等直播,好不热闹。附近山头上的飞禽走兽算是遭殃了,这山谷里近万人在等直播呢。

    “你们说,这大半夜的,路爷在干啥?”东方韵幽幽的问一句,不断的低头看手里的影石,始终没有信号传来。就等着路小遗的信号,然后她好将影石插入大屏幕下面的影石槽内,开始路小遗的直播。

    可惜,等了一夜,都以为路小遗会半夜出发的,没想到根本没动静。

    同样等了一夜的还有蒙登天,三门镇外的八个监督点,瞪圆了眼睛盯了一夜。

    就在蒙登天担心,是不是半夜路小遗已经悄悄溜走的时候,路小遗醒了。

    睁眼看看窗外,天色微明。这是一个晴朗的早晨,如果左右手臂没有那么麻的话,路小遗会觉得很愉快。稍稍动了动,两女就坐起来了,看着路小遗不说话。

    “早啊!”路小遗打了个招呼,坐起来:“我要梳洗更衣!”

    话音刚落,门口有人在说话:“爷,可起来了?”同样一夜没睡的乔欢儿,早早等在门口。路小遗叹息一声,看看两女,孟青青撅着嘴去开门。

    乔欢儿进来,伸手跟着齐子晴与齐子薇,人手一个盘子托着,盘子里分别是一件青衫和衬衣衬裤。乔欢儿无视两女,上前躬身:“奴家特来伺候爷更衣!”这是在宣誓主权了!

    乔欢儿没有假手他人,亲自动手伺候路小遗梳洗完毕,转入屏风之后,将路小遗浑身上下的衣服都换了一身新的。整个过程只有乔欢儿一个人在,其他人在外面等着。

    穿戴完毕,乔欢儿拍拍手,齐子晴捧着一面镜子进来,让路小遗照镜子。看见地上换下的衬衣衬裤,齐子晴的脸上忍不住泛起红润,里面的衣服都换了,可见刚才的细节。

    对着镜子,路小遗看见的是一张精致无暇的脸,大龟甲术“愈”字骰子,自带的美容效果太无敌了。现在的路小遗,单单就颜值和体型而言,天下已经没有对手了。

    一身合体的青衫,腰间扎一条翡翠玉带,头发扎起来,用发簪固定好了。

    站在众人面前的就是一个玉树临风的美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