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法家高徒 >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整风运动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整风运动

    要不,自己尝试一下?

    司徒刑抿着嘴,眼睛中充满了跃跃欲试之感。

    后世地球,造神只是一个形容词。

    但是,这方世界可是真实存在的。。。

    如果自己真的能够和太祖似的,掀起赤色浪潮,那么信仰之力,必定会好似油田一般井喷。。。

    到了那时候,自己的成就,甚至会远超太祖。

    想到这里,司徒刑的呼吸瞬间变得急促起来。心中更是有着说不出的意动。。。

    不过思虑再三,他还是不是的不遗憾的放弃。

    不说,自己还没有统一大乾,就说声望,和太祖当年也不能相提并论。。。

    再说,历史已经有定论,自己还是不要重蹈覆辙为好。。。

    不过,这方世界不适合,不代表洞天不可以。。。

    如果操作得到,清明洞天为自己产生海量的信仰。

    这些信仰,或者是通过玉皇大帝的化身,转化成修为,或者是直接凝练成天银,都是不错。。。

    想到这里,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亮起。

    “大人!”

    看着司徒刑沉默,众人以为他在为牛虻等人的事情神伤。

    也都不敢上前打扰,过了半晌之后,见司徒刑还没有说话的打算,薛礼才有些无奈的硬着头皮说道。

    “哎!”

    听到薛礼的问话,司徒刑这才从自己的世界中缓过神来。看着众人的恐惧,震惊的脸色,司徒刑不由萧索的叹息一声。

    这一声,虽然很轻,但是,却好似钢刀一般扎在每一人的心头。

    “有功者赏,有过者罚,功过不能相抵。。。”

    “任何人,想要触犯律令,先问问本官手中的铡刀。。。”

    司徒刑的话,好似闷雷,又好似巨鼓在每一个人心底响起,心中有些想法的人,只感觉后背脖颈不由的就一凉。。。眼睛中也充满了恐惧。

    等震慑住蠢蠢欲动的功勋之后,司徒刑这才扭头看向那一对满脸激动父女,脸色和煦的说道:

    “牛虻虽然一直伏诛。。。但是他的罪孽并没有消失!”

    “从牛虻的赏金中,取出五十两,给这一对父女,剩下的钱,则交给他的家人。。。中间如果有人胆敢贪污。别怪本官翻脸无情!”

    随着知道,现在这些人都好似惊弓之鸟,但是司徒刑还是大声的敲打道。

    “诺!”

    听着司徒刑敲打的话,几个负责运送银两的兵甲急忙跪倒,大声称诺。

    “大人!”

    “这如何是好?”

    老者显然没有想到,司徒刑不仅斩杀牛虻,为自己女儿报仇,更取出五十两黄金,给他们。嘴唇不停哆嗦的推辞道。

    要知道,五十两黄金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十多两银子,就能够一个五口之家生活一年。。。

    这两五十两黄金,在这个年代,绝对能够算的上一笔巨款。

    也正是如此,这个老者满脸的担忧,不敢收下。。。

    “老丈!”

    “此事虽然是那孽障所为,但本官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这些黄金,你尽管拿去。”

    。。。

    司徒刑见老者还要推脱,急忙说道。

    。。。

    一场巨大的风波,随着牛虻被斩杀,刘黑子被打军棍而落幕。

    刘黑子因为是牛虻的直接属官,有连带责任,被军法司的人按在长凳之上,当着众人的面,重重的打了五十军棍。。。

    刘黑子不敢抵抗,也不运转气血,硬生生的挨了五十军棍。

    不过,事情虽然过去了,但是,北郡的整风运动也开始了!

    司徒刑虽然不想发动那惊天动地的运动,但是也不能容忍新的权贵功勋阶级诞生。

    为了这个,他毅然的发动了整风运动。

    军中的将领,领地内的属官,都被集中起来,进行重新教育。。。

    用近乎洗脑的放肆,让他们明白思想纯洁的重要性。

    司徒刑没有受到专业的训练,也不是做政工处身,讲大道理,只是小学生的水平,但是好在,现在的人,也没有后世那么奸猾。

    他们一个个都非常的淳朴。

    随着司徒刑的几天几夜苦口婆心的鼓舞,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自己以前的错误。

    并且,以薛礼为首的将官,都进行了检讨。更郑重保证,一定要将这种不好的风气扭转。。。

    司徒刑颔首,满脸的欣慰。但是他心中并不太相信。。。

    有的口子不能开!

    就像是贪婪。。。

    贪婪一旦滋生,就很难克制。

    北郡这些将官,为什么会堕落的如此之快。。。

    从了自身的原因之外,还因为他们远离知北县。

    没有监督!

    所以,才会这么快出现享乐主义。。。

    还有就是没有竞争,这些人长期把持权利,难免会假公济私!

    想明白这些,第二天,司徒刑就住进了军营的中军大帐,校官以上的军官,全数拜见。。。

    并且亲自到军中,接见一些基层军官,和他们吃住一体,听取基层的意见。

    发现不好的情况立即纠正,对于不能胜任的见惯,进行罢免。

    因为此事,就连薛礼等也是颇有微词。

    如果不是司徒刑的威严早就深入人心,说不得会出现什么不好的事情。。。

    。。。

    就在司徒刑巡查军营,大刀阔斧进行整风之时。

    在北郡某个不起眼的院落之中,几个青衣道士围坐。不过让人感到震惊的是,坐在中央的不是道士,而是一个学生打扮的中年人。

    仔细观看,不难发现,这个人,竟然和刘季有着几分相似。。。

    正是,当年随刘季远逃灵州的刘博文。

    “刘先生!”

    “没想到,那司徒刑竟然如此的果决狠辣,杀起外人来凶狠,杀起自己人来也是毫不留情!”

    “我们的前期的扇动,都没有任何效果!”

    “现在大街小巷,都在传颂司徒刑的英明!”

    “我看这次,我们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等所有人都坐好之后,一个身穿灰色衣服的道士,有些苦涩的一笑,低沉的说道。

    听着灰衣服道士的话,所有人都沉闷了。。。

    没错!

    那个老者和少女能够突破重围,见到司徒刑,里面有他们不小的功劳。。。

    为了玉成此事,他们也是费了不少心血。

    但是谁能想到,最后竟然如此,所以,每一个人的脸色都不是太好看。

    反而刘博文却是老神在在,好似根本没有受到影响。。。。见旁人兴致不高,刘博文不由的轻笑,嘴巴更是微张。。。

    “诸位,莫要气馁,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