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都市阴阳师 >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潜规则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潜规则

    刑部的办公之地,穆伦坐在自己的书房内办公。

    他心情颇为沉重,太子和无双剑派斗法,自己掺和进来,可不会有什么好事。

    “大人,秦逸已经押到。”此时,一个刑部的官员走了进来,说道:“咱们立马审讯?”

    “恩。”穆伦咬牙,反正都已经如此做了,只能一条路走到黑,他说道:“马上用手段,一定要让他承认,再录一份口供出来!”

    “是。”这个官员点头起来,刚准备转身离去,这时,忽然外面传来喧哗声。

    “什么人,这里是刑部,也是你们敢擅闯的!”

    听到这些声音,穆伦皱眉,来到门外,看到书房外的院子中,站着几十个锦衣卫。

    “穆大人,跟我们走一趟吧。”蒋志明淡淡的笑道:“我是北镇抚司镇抚蒋志明,不需要我和兄弟们动手吧?”

    穆伦沉声说道:“抓老夫作何!老夫清清白白,孑然一身!我要去见陛下!”

    穆伦心中也是一沉,要出事了,果然,太子那边反扑过来了。

    “动手。”蒋志明淡淡的说道。

    这些锦衣卫鱼贯而出,朝穆伦抓去,院中自然也有不少刑部的官员,他们见此,本想上前阻拦。

    “谁要是阻拦,便和穆伦同罪并处!”

    穆伦一把年纪,很快便被锦衣卫按住。

    “老夫是冤枉的!冤枉的!我要见陛下!”穆伦使劲的挣扎了起来。

    “穆大人,我都还未说你什么罪名,就喊冤枉,是不是喊得太早了点?”蒋志明问道:“说不定是我们锦衣卫搞错了呢?”

    自己做过什么事,穆伦岂能不清楚?

    不说别的,每年给军方的粮草,军饷上,他也贪墨了不少。

    更别说其他事情了。

    只不过燕国大大小小的官员,甚至三公也都贪墨了。

    谁都不干净罢了。

    但却经不起查的。

    “蒋大人,咱们借一步说话,锦衣卫就不用去了。”穆伦狼狈的说道,进了锦衣卫的诏狱,还能有活着出来的?

    燕国官员,谁不是谈及诏狱色变?

    “有什么话,到了诏狱咱们慢慢谈,别啰嗦,要抓的一人一大批呢,你只是开个头。”蒋志明说完,挥手:“带走!”

    今日,燕国官场,瞬间不太平了起来。

    各路官员都听闻锦衣卫发疯了,到处抓人。

    刑部尚书穆伦,大理寺卿鲍正阳、盖参政,黄光禄以及众多官员,可都在燕京官场内赫赫有名之人,没想到都被这群疯子给抓了。

    一时间,燕京官场中,人人自危了起来。

    不过很快就有人发现,这些锦衣卫所抓的,都是今日朝堂上,附议穆伦提议的人。

    不少人心安了下来,但还未被抓的那些附议之人,可都提心吊胆起来。

    当然,最终也都被一一抓进了锦衣卫诏狱内。

    ……

    “司空长老,穆伦等人,全部被抓了,我们无双剑派这么多年在燕京官场上布下的人,锦衣卫那边竟一口气给全抓了。”

    燕京内,一个豪华的宅院内,司空宏伟听着手下的话,目光中流露出了火光,他暗暗捏紧拳头,冷声说道:“好啊,好一个锦衣卫,竟敢这般!去传话,让他们放人!”

    这个手下有些尴尬:“这件事刚出的时,我们就已经派了门中的弟子前去,想要让这林凡给几分面子,没想到,我们派去的人,也直接被关押进了诏狱中,这厮当真是丝毫面子都不给啊。”

    “哼,什么东西。”司空宏伟背着手,冷声说道:“我亲自去一趟,我就不信,他林凡还敢将我给抓了不成!”

    说完,他怀揣着怒意,大步前往北镇抚司。

    此刻,已是下午,北镇抚司的诏狱中,也热闹了不少,三十多位官员,官服一个个都还未褪下,此时分别被关押在一个个单独的监牢中。

    “穆大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监牢内,不少人的目光都看向了穆伦,穆伦也是他们之中,官职最高的人。

    穆伦沉声说道:“诸位同僚别担心,无双剑派不会轻易让我们出事的,必有解救之法。”

    “诸位大人还是别妄想了。”

    诏狱的入口,林凡穿着锦衣卫指挥使的衣服,慢慢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蒋志明以及一众锦衣卫。

    “林大人。”穆伦脸上露出笑容,丝毫没有阶下囚的意思,说道:“林大人或许是跟我们有什么误会,林大人放我们出去,我们喝酒言欢,咱们被抓丢脸之事,就不责怪林大人了。”

    周围的官员一一点头:“没错没错。”

    “林大人肯定是搞错了,放了我们,我们必然不会怪罪于你。”

    林凡背着手,淡淡的说道:“都给我闭嘴。”

    林凡指着穆伦:“你,穆大人,上个月,五千六百四十两白银,用得可还舒服?”

    穆伦脸色一变,这是自己从军饷中贪墨,上个月所给的份额。

    这么精细的数目。

    “还有你,大理寺卿对吧?你上个月是多少钱来着。”

    旁边的蒋志明提醒道:“三千五百两白银。”

    “对对对。”林凡一拍额头,说道:“说来也奇怪,这么多白银,是你们多少年俸禄了,哪来的钱,自己心里清楚吧?该不该进这诏狱,大家心里也都有数。”

    “当然,大家这一趟诏狱之行,还是会轻松不少,都不需要审你们,你们贪墨,杀人放火的事,我锦衣卫这边都清清楚楚。”

    穆伦沉声说道:“林大人,这些钱,都是规矩,是燕京内的一些潜规则,你真要掀起来,可是要大地震的。”

    林凡沉声说道:“潜规则?所以你们就心安理得了?这是给前方将士的军饷你们也贪墨,打仗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们上前线拼命去。”

    “行了,这些事情足够判你们死刑,甚至满门抄斩的罪名,诸位身上也有,说吧,谁让你们陷害秦逸的,若是不说,我这里还有诸位其他的罪名。”

    “不过我先提醒大家,我只要开口了,不只是你们死,你们家人也得跟着死,没必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