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继承两万亿 > 第一千八百一十一章 各方动向

第一千八百一十一章 各方动向

    雷迎拿回来的新线索,确实让人惊讶。据他说,是从现在正在调查的一家公司副总那里得到的,是那位副总与其他几家副总暗中谋私的证据。

    但恰恰就是这些公司二把手之间的暗中往来,居然能串联起来引出更多、更值得去查的线索,把此前他们没有调查出的,又或者那些企业一把手隐瞒的东西给牵扯出来。

    最让人意外的是,这些东西还牵扯出了更高层的一些秘密,直指这些企业更上的一级,也就是说剑锋直指集团非洲区执行副总裁——西利奥!

    林薇薇翻看那些东西,眼神简直惊喜到放光。

    “小升哥,这可真是打瞌睡有人送枕头,按着这些查下去的话,那个西利奥这次休想再逃脱干系!就算非洲区事业总裁,他父亲布朗先生,也别想像上次那样,让他免于责罚!”

    雷迎一边大口吃着白小升的早饭,一边兴奋道,“我已经安排人在跟进一部分,这一次要以快打慢,让他们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这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嘛!”

    林薇薇对雷迎所言频频点头,一副“英雄所见略同”之相,都差点要跟雷迎击掌相庆了。

    白小升倒是很沉得出气,微笑着听俩人说着,目光依旧在那些纸张线索上游走。

    “小升哥,你怎么看着……不像是太高兴啊。”林薇薇注意到白小升的神情,忍不住嘟囔道。

    “他终究是当大领导的,怎么能喜形于色,就得这样。”雷迎笑着揶揄道。

    白小升神情平静,摇摇头,喃喃道,“集团这么多企业一二把手都营私贪墨,查出来是喜事,可是要说特别开心……怎么开心的起来。毕竟咱们还要在集团这艘大船里长长久久,看到处处鼠洞蚁穴,处处破洞,不说憎恶那也恶心啊。”

    白小升如此一说,林薇薇、雷迎顿时面面相觑,安静几分。

    “行了,我就这么一说。反正不管怎么说,咱们这次是大有收获!不想那些不开心的了!”白小升把手里东西放在桌面上,跟俩人笑道,“来,先吃饭!吃完饭咱们好好商量一番,接下来,抓紧进行调查,就像雷迎说的,以快打慢,让他们来不及反应,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林薇薇、雷迎顿时点头。

    白小升趁着他们吃饭的功夫,继续道,“这次在希苏里,咱们商团停留的日子不短了。我想,这两天就可能开拔。我要跟团走,你们调查的那边,我也帮不上忙,还得辛苦你们俩去奔波。”

    林薇薇顿时笑了,“小升哥,你跟我们还客气什么,这是应该的。再说了,这回我们俩又不是单打独斗,什么事都要亲力亲为。你看,眼下听我们吩咐办事的监.察.部职员那里里外外,在各国各地,连外围配合的算下来足有一两百人呢,不辛苦也不累!而且你别说,通过这一次行动,我们也着实学到了不少东西。”

    “不错。”雷迎也道,“你就放心吧,我们一定会把这件事办的漂漂亮亮,给你一个满意答卷。”

    俩人这么一说,白小升笑了。

    他自然相信,这俩人不会让自己失望。

    吃罢了早饭,三人又聊了一番,林薇薇、雷迎便一道起身离开,要去查新的线索,新的方向。

    白小升自己一人安静坐了一会儿,沉思了十多分钟,又拿出手机跟人用聊天软件交流了一会儿,方才起身离去。

    白小升走的时候,步子很稳,不急不缓。

    调查上,确实求快。

    但等待调查的过程,却是急不得,要沉和稳。

    中午的时候,侯允成的秘书来通知白小升,商团要在傍晚开拔,去往下一个国家。

    这些日子,商团其他人可谓收获颇丰。

    当然,白小升这边也不能说没有收获,毕竟他跟文斯莫集团形成战略伙伴关系,将他们纳入自己的全球商盟体系,也是极大收获。

    吃中午饭的时候,温言给白小升打来了电话,询问了一下目前的工作进度,了解了一些情况。

    其实这边的这些事,温言未必不知道,毕竟那些监.察.部员工真正听命的是他,不过温言还要转道从白小升这里来“获悉”内容,那这就涉及到一门做人的学问了。

    白小升跟温言在电话里聊了许多。

    有些情况以及白小升的打算,经白小升之口,也确实让温言感到意外。

    “我还一直担心,小升你太锐意进取,想着借此机会大出风采,没想到你还心思细腻沉稳。这样我就放心了!你放手去做,有什么需要支持的,尽管跟我说!”温言在电话里慨然道。

    白小升自然感谢一番。

    从温言那里,白小升也获悉,那位布朗先生正在回总部的飞机上,预计晚上就能到达加南德的总部。

    这一次情况严重,总部多位副董同时签字下发的通告,布朗先生没有耽搁拖延就回去了。

    说意外有些意外,但细细想来,也不让人意外。

    布朗先生抗命不回,于事无补,更可能让那些副董们折了颜面。那样的话,事态会更不利于他们父子。

    况且回去的话,才能四处走动。

    布朗先生如此聪明一人,自然不会犯那种低级错误。

    相信那位布朗先生回去之后,必会动用自己在集团高层的关系周旋,到时候几位副董说不定也有人会被说动,转而去支持他。

    这里面变故太多太大,光靠想靠猜测是不行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见招拆招。

    温言又提醒道,眼下总部那边不知是谁在操控舆论,关于这件事的议论也是沸沸扬扬,影响不好,恐怕那位西利奥不管结果如何都会形象大跌,这以后在集团怕是升迁无望。

    跟温言通过话,白小升又是沉默了好一会儿,又摆弄了一番手机。

    整个下午,白小升没什么事,甚至称得上“宁静”。

    一方面,商团无事,一方面,工作无事,还有林薇薇、雷迎那里,也暂时没有消息。

    白小升除了玩玩手机,与人聊上一聊,就是睡了一个充足的午觉,安静看了一会儿书,倒也少有的清闲。

    白小升这里无事,但在大洋彼岸,卡罗琳却正跟摩根副董继续着关乎集团非洲区命运与前途的交流。

    白小升算是在非洲区那边“开了一个头”,成功把布朗父子牵扯进了旋涡,但这其中卡罗琳跟摩根副董他们也没有闲着,他们的力量也在暗中推波助澜。

    非洲区事业总裁布朗先生的身体一直不好,为人早有退意,就算因为这场变故,死撑着不下台,也撑不了多久,一旦他儿子西利奥事情坐实,集团总部最高会议也不会允许他再留在那个位子。

    到时候,布朗先生退下来是迟早的。

    非洲区执行副总裁西利奥,是这场骚乱的核心,他一旦被清除高层,那集团非洲区就存在他们父子两大权力真空。

    到时候,谁上位,态度上是“向东”还是“向西”,是会对总部这么多年的“平衡”产生影响的。

    路成安、李韵元那些人密切关注是肯定的,说不定正想方设法要插手。

    而在这件事上,明显卡罗琳还有摩根副董更棋高一筹,一开始就在暗中左右。

    关起门来,这俩人谈论起这件事来,并不避讳,毕竟,这是两大“坚定盟友”之间的坦诚对话——

    “与其帮着老布朗先生,帮着那位西利奥执行副总裁渡过难关,雪中送炭,我觉得还是落井下石更符合咱们的利益,也更对我的胃口。”

    卡罗琳一边晃动着手里的杯子,喝着摩根副董几十万美元的红酒,一边笑道。

    摩根副董也舒然一笑,不过还是叮嘱,“一定不要让任何人留意到我们在这件事里的存在,凡要做的事,你告诉下边的人,先点到即止,如果白小升他们没领会,就再点一下,要一点点去弄,耐心点,切莫把我们牵扯进去!老布朗虽说困兽,可老狗还有两颗牙!”

    “我安排,您就放心吧。”卡罗琳露齿一笑,牙齿整洁,森白。

    摩根副董自嘲一笑,“没想到,在调查老布朗父子这件事上,我们居然无形之中会跟白小升那边的人‘配合’,着实没想到,怕是老布朗也绝不会想到。没办法,优胜劣汰的决定。”

    卡罗琳也笑着点头。

    后续,在白小升那边进行调查的时候,他们也会及时的提供一些暗中的推力与帮助,加快那边的进度。

    就算老布朗回总部四下走动,想善了这件事,他们又会阳奉阴违,暗里拆台。

    总之,老布朗跟西利奥得下台。

    随后,摩根副董又跟卡罗琳畅谈一番,设想着集团非洲区没了老布朗、西利奥的“未来”。

    这俩人也是把酒言欢,笑声不断。

    ……

    傍晚的时候,莫里比多市为华夏商团举办了一场欢送宴,商团也正式启程赶往下一个国家、地区。

    由于距离近,商团乘坐的是商务大巴,由希苏里安排的卫队护送,会在四个小时后抵达下个目的地。

    坐在车上,白小升闭目养神,脑海之中却尽是关于集团那些企业的调查。

    矛头最终指向西利奥,也就是公然跟非洲区事业总裁老布朗宣战。

    这是不是他白小升有意而为,都会被有心人去刻意解读,去给他拉仇恨。

    白天跟温言谈话的时候,白小升已经了解到,现在总部可是沸沸扬扬,许多人刻意宣扬他白小升的“勇武”,不畏权力,敢公然叫板布朗先生。

    当然,还有一部分人,在散播负面评论,说他白小升沽名钓誉,完全是为了更多功绩去找布朗父子麻烦,还煞有介事历数白小升祸乱集团下设南美区、北美区,为的就是自己声名地位,云云。

    对于这些,白小升倒是丝毫不在乎。

    他甚至都能猜出是谁在背后搞鬼。

    这既是挑唆老布朗对他白小升的仇恨,又是鼓动他白小升更积极去查,还不想让他白小升落下太好的名声。

    不得不说,背后散播消息的人也是够纠结的。

    想到这些,白小升还暗暗好笑,微微摇头。

    想的太多,难免会让头脑有些晕晕胀胀,白小升想了一会儿,索性不想了,背靠椅背,小憩起来。

    ……

    就在白小升他们乘车出发之际,一架航班降落在加南德国际机场。

    同样在座位上闭目养神的布朗先生,霍然睁开了眼,双目盈盈生辉。

    瞥了眼舷窗外加南德的灯火,老布朗忍不住自言自语,“回来了!这大舞台光影交汇,敌人不一定在暗处,朋友也不一定在明处!西利奥,经此磨难,或许对你并非坏事!你来总部当这个事业总裁?还差得远!差得远啊!”

    下了飞机,出了机场,来接老布朗的足有几十人。

    朋友、同僚,部门下属,每个人都一脸关切,嘘寒问暖。

    老布朗含笑一一应对,心里却明如镜——单这些人里,谁是人谁是鬼,都说不清楚。

    当面关切的,或许巴不得他早日倒台。

    寒暄完,老布朗与众人乘车,赶赴定好的晚宴场地。

    车上,老布朗没有半分笑容,跟秘书冷声道,“我给你名单,让你请的那些人,今晚可都会出席?”

    儿子那边正接受调查,做老子的断无跑到这边开开心心赴宴的心情,不过,老布朗依旧要如此。

    一来是走通人脉,二来也是给外人瞧的——老.子心中坦荡,不怕查!

    老布朗的秘书赶紧递过来一张纸,上面有一个个名字,一些用笔勾过。

    “没有打对勾的宾客,说是今晚有事,来不了,让我向您表示歉意。”秘书小心翼翼道,似乎生怕被责骂。

    老布朗默默看了一遍上面的名字,约莫三分之一都没出现,余下的还算是自己面子够大。

    “这些人,可真是明哲保身。来的人,也不知又有多少,不会,也不敢提出对我提供帮助!”

    老布朗自嘲一笑,“我倒是一点都不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