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史上最牛道长 > 正文 第八百零三章,肚子痛

正文 第八百零三章,肚子痛

    恐惧,在黄强的内心蔓延。

    不到十秒钟的时间,这些站着的壮汉,就全部倒下...

    绝对超出常理的存在。

    根本不讲道理。

    “居然用了十秒钟。”王卫宫呢喃道:“以前不用十秒钟来着...”

    黄强想转身逃跑,但王卫宫却淡然道。

    “知道我为什么不打倒你么...你懂的。”

    黄强脚步一僵,停下了脚步。

    没有敢逃跑。

    逃,也逃不掉。

    王卫宫过来,看着黄强,双眼微微眯着。

    “你的眼神...现在看你人模狗样的,以前的时候肯定是个混混吧,啧啧,料理了一千多个混混了,怎么眼神都大同小异的,大混混小混混都一样。”

    “你...你要什么...要钱我给你...”黄强听到一千个混混的时候脚都在颤抖。

    如果别人说放倒一千个混混的话黄强肯定会觉得牛逼吹大了。

    但眼前的光头,说的是真的。

    直觉,在这么告诉他

    “你们求饶的方式都一模一样,以为可以用钱收买我...”

    突然,门内传来一阵阵的声音...

    是痛苦的呻吟声。

    碗筷碎裂的声音。

    王卫宫骤起眉头。

    回到里边,发现自己的叔叔阿姨还有表弟都躺在地上,捂着肚子,一副十足痛苦的样子。

    “叔叔阿姨...你们怎么...”

    “肚子,肚子好疼...”叔叔面色发青,痛苦的抓着桌脚。

    王卫宫有些懵逼。

    突然,一阵疼痛袭来。

    但这疼痛对王卫宫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与此同时,村里的其他人都开始倒地不起...

    腹痛,上吐下泻。

    王卫宫感觉不对劲,随后抓着黄强的领子,想要质问他。

    “你说你是周围污染制药公司的人...村子里的人全部肚子痛和你们有什么联系...”

    “我没有,我不知道,我就是一小主管而已...哎哟...”黄强突然脸色一阵发青,捂着肚子开始滚动。

    他也肚子痛了。

    好痛...

    直打滚。

    王卫宫看的出来,黄强不是在装蒜,他也中招了。

    “快...送我去医院...好痛...痛死了啊...”

    黄强痛的快要昏厥了,然后开始呕吐,裤子都被黄色的污渍沾湿了。

    控制不住自己的唧唧还有括约肌。

    好臭。

    衣冠楚楚的黄强,现在肮脏的像一只虫子,缩成一团的丑态让人作呕。

    当然,王卫宫知道现在不是嫌弃的时候。

    不止是眼前的衣冠禽兽,几乎整个村子的人都陷入到了这种状态中,只有少数几个一脸懵逼的在召集人手,准备送人去医院。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能让全村人都发生这种状态...几乎全村人都在接触的东西是哪里...等等...”

    王卫宫面色一变,望向那清澈的小溪。

    因为水质鲜甜,大家吃饭的时候都喜欢用这里的水。

    此时,这原本清澈的水源,上边漂浮着死鱼。

    .........

    “这位居士孽障缠身,肯定不是你想等待的天命之人。”

    “我不信...”

    马莉榕一脸固执的坚持着自己的想法。

    观念这种东西,根深蒂固了之后就很难去除掉。

    三观三观,自生而来就有的观念。

    李云还想说点什么,突然听到屋内传来一阵阵痛苦的呻吟声。

    进来一看,赵大婶他们都捂着肚子,一脸痛苦。

    马莉榕也顾不得争执,马上去观察他们的情况,呢喃道:“怎么回事...看起来像食物中毒了,又像是细菌感染...急性发作...一定要快点接受治疗...”

    还没多说什么,周围的村户们也都在发出阵阵的呻吟声。

    不仅仅是自己一家中招了。

    一时间,声音响彻全村,哀号声,呕吐声。

    几乎整个村子的人,都出现了同样的症状。

    去医院。

    村子乱成了一团。

    李云看着乱作一团的村子,觉得现在打开传送门让他们去医院才是最正确的。

    此时,马莉榕突然说道。

    “医院恐怕也解决不了,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去医院之前他们就会脱水,而且症状很奇怪,像霍乱病,又像食物中毒,最近的医院又在十公里外...”

    看着强装冷静的马莉榕,李云才想起来,这位价值观有点小问题的妹子其实是医科大学的高材生来着。

    还是被冠以【天才】之名,尝百草的【小神农】。

    马莉榕赶紧回自己的房间里,看看有没什么临时止泻的药物...

    “你想要熬药?”

    “不熬药能怎么样?”

    “为什么全村的人都会变成这样。”李云说道:“仔细想想,有什么东西,你们村子里的人都会接触...”

    “都会接触,同样的东西。”马莉榕呢喃道,望着那一大盆子清澈的水。

    水源。

    村子用的都是一个水源。

    也就是说,这些病症全都是从水源里...

    没有水,就不能熬药。

    顿时,马莉榕的脸变得苍白起来。

    此时,赵大婶的母亲已经开始有虚脱的症状了。

    “为什么水会有问题,明明从小吃到大都没问题的...”

    “仔细想想,在这溪流的上流有什么。”李云指了指远方,那排放着烟雾的制药企业加工单位。

    药物救人。

    但药物的制造,可不是什么健康环保的,每天产生的废水更不在少数,里边。

    包括排放的烟雾都需要严格处理、

    一旦有什么东西泄漏,首当其冲遭殃的就是村子。

    家的旁边就有小溪,透过窗户,马莉榕看到了漂浮的一片片死鱼。

    恶业,恶果。

    马莉榕的心有些抽痛。

    为了每个月两千块的妥协,换来水源被污染。

    “也可能...不是他们呢?也许是有什么细菌感染了呢...”

    “你的心里已经有答案了,究竟是不是与他们有关。”

    是不是故意的李云不知道,有没有关难道心里还没点数吗。

    此时,马莉榕的肚子也开始痛了起来。

    终究还是在她身上应验了,扭曲搅在一起的疼痛感。

    那种让人要死掉的疼痛...

    “谁来...谁来救救我...”马莉榕感觉自己随时能晕过去。

    突然,大门被打了开来,一个瘦弱不堪的身影冲了进来。

    慌乱,孱弱,一拐一拐的。

    思维迷茫中,马莉榕呢喃道。

    “父亲...”

    “女儿...你们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