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吕布有扇穿越门 > 第六百一十六章:诛心之言

第六百一十六章:诛心之言

    又是一次早朝时,这一次,民意调查的结果早已经出来了,但是吕布故意压着,将这件事情放到了最后。

    这几日朝廷六部积压下来的有争议的问题,在朝堂上一一解决,效率非常高。

    实际上,参加早朝的大臣,基本上没把太多心思放到这些问题上。

    现在几乎所有人的心思,都放到了民意调查上。

    正因为这个原因,前面的那些问题才能处理的那么快。

    将这些问题一一处理完毕之后,最终图穷匕见,终于要将民意调查拿出来说事了。

    吕布咳嗽了两声清了清嗓子,对礼部尚书蔡邕说道:“蔡尚书,民意调查应该完成了吧?说说吧,民意调查的结果如何?”

    礼部尚书蔡邕出列说道:“回皇上,民意调查圆满完成,经调查,有八成五的百姓,同意黄嫔妃继续担任南京大学老师一职,同意女子进学堂。”

    八成五吗?基本上和吕布合计的相仿。

    吕布点点头,向文武百官说道:“诸位爱卿,一直都说要顺应民意,顺应民意,现在民意出来了,这下总该不会有争辩了吧?”

    吕布话音刚落,只见宋御史从百官中挤出身来,大步向前,大声向吕布说道:“皇上,此次民意调查另有内情,当不得真!”

    嗯?

    这帮子御史,还真是不知死活啊!

    你说你吃饱了撑的啊,非要揪着这件事情不放,你不能不能多关心一下有关国计民生的事情啊?

    吕布脸色一沉,问道:“宋御史,你把话说明白了,此次民意调查,为何另有内情?”

    宋御史铿锵有力地说道:“启禀皇上,此次民意调查,本来开展的好好的。但是中间中情局得人突然插手,当场带走了三百六十八位里正,还当场击杀了三位里正。”

    “皇上,中情局的人无端干涉地方政事,此次民意调查的结果已经不在真实。因此,此次民意调查的结果,做不得数!”

    听了宋御史的话,吕布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厉声喝道:“大胆!”

    这一声,响遏行云,穿云断石!

    整个朝堂上的文官,被吕布这一嗓子吓得一个哆嗦,首当其冲的宋御史,更是被吓得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

    没等宋御史反应过来,吕布已经厉声喝道:“宋御史,这些数字,只有刑部的人才有可能得知!迄今为止,就本朕都还不知道具体数字,请问你是怎么知道如此详细的数字的?”

    “说,你是怎么知道这些准确的数字的?说!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臣,臣……”

    被吕布一问,宋御史脸色不由苍白起来。

    这个数字,的确不是他一个御史应当知道的。

    不过,现在满朝文官具都是一体,这个数字,当然是他从刑部哪里听到的。

    但是这种事情,根本就没办法摆到明面上说啊!

    你一个御史,插手刑部的事情,到底想要做什么?

    因此,宋御史在臣了好几次之后,都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

    吕布冷笑道:“好啊,真是好啊,朕万万没想到,大华朝立朝不足一年,朝中大臣居然已经出现结党营私的事情,好,真是很好!”

    轰!

    结党营私!

    这四个字一出,整个朝堂上的大臣都被惊出了一声冷汗。

    这是诛心之言!

    宋御史更是被吕布一言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他万万没想到,只不过是区区一件民意调查的事情而已,怎么就会转到结党营私上去了呢?

    根本没等他反应过来,吕布已经厉声说道:“来人,把宋御史跟朕拿下,摘掉他的顶戴花翎,打入大牢之中,择期三司会审,看看他到底和谁结党营私!”

    “遵命!”

    吕布命令刚下,当即有带刀侍卫上前,将宋御史拿下,摘掉他的顶戴花翎,然后便要将压下。

    宋御史大声喊道:“皇上,微臣冤枉啊,皇上,微臣冤枉啊!”

    看到这一幕,御史大夫张纲连忙出来说道:“皇上,请皇上明察,宋大人真的是被冤枉的!”

    吕布冷笑道:“噢?张大人?你说宋大人是被冤枉的?那你给朕说说,就连朕都不知道的数字,他到底是如何知道的?如此说来,他比朕更关心这大华的政事了?”

    “这——”

    吕布死揪住这个问题不放,张纲一时间根本没办法解释。

    吕布接着说道:“张爱卿,你说宋大人是被冤枉的!而宋大人是被朕亲自治罪的,你这话的意思,岂不是说朕是昏君咯?”

    “你分明解释不清宋大人为何会知道那些具体的数字,便敢站出来说他是冤枉的,究竟谁给你的胆子?难道你就是宋大人的同党不成?”

    “这,这,微臣不敢,微臣惶恐!”

    张纲倒吸一口凉气,哪里还敢再为宋御史出头,赶紧缩了回去。

    一时间,张纲大惑不解,皇上不是无敌战神吗?不是马上皇上吗?

    在此前的时候,皇上不是对文官没有太多的办法吗?

    为什么忽然之间皇上变得那么可怕,那么犀利了?

    吕布的突然发难,别说是张纲了,就连所有的文官,都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他们总感觉哪里不对的样子,但是一时之间,根本就找不出破解之策。

    在宋御史被带下去之后,整个金銮殿里,不由陷入一片沉默之中。

    半晌之后,才有一个官员出面说道:“皇上,民意调查有不合法理的地方,因此,做不得数。”

    吕布冷笑道:“哪里不合理了?何为民意调查?朕在上次早朝的事情,说的清清楚楚,各地方官全力配合,严禁造假!朕会派人监督,如果有人胆敢弄虚作假的话,立斩不赦!不管牵扯到谁,绝不饶恕!”

    “但是呢?在朕派人监视的过程中,发现那些里正,竟然胆敢公然拉票,曲意引导民意!朕就想问你们一句,到底是你们没有将朕的意思传达下去呢?还是那些底层的里正,无君无父,公然欺君罔上?”

    “你们真是欺朕过甚!难道朕废除了连坐刑罚,你们都浑然不惧,准备公然抵抗朕的旨意了吗?”

    轰!

    皇上的这番话,让满朝文武不由同时倒吸一口凉气。

    皇上的这一番话,何止是诛心?

    一时间,满朝文武不由得都跪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