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三百三十八章 来自人世间的羁绊

第三百三十八章 来自人世间的羁绊

    如果完整叙述起来,这一切的经过应该大致是这样……

    很久很久之前,此方天道因莫名原因受创,其本体掉落凡尘成了一名人族。uctxt.com

    当时正处于妖兽为尊的黑暗血时代,天生身体孱弱不能吸纳天地之力的人族,则沦为待宰家畜的食物存在。而那名天道所化的人族,在一次对妖族小队对抗,不让它们带走自己妹妹的过程中,激发了体内部分的力量,成为了第一名开启修行的人族。

    后来,他创造出适合人族的修行之法,带领万千人族奋起反抗,欲让人族走向光明灿烂的未来,那里没有死亡、没有杀戮、没有饥饿与痛苦,每一个人都能够在阳光下幸福生活着……

    再然后,他付出了至亲殉剑的代价,铸就了世间第一柄剑。

    并用此剑,逆斩天道!

    但是,他实质便是真正的至高天道,若是真正斩天,那岂不是要连自己也斩么?

    所以事情的真相,自然没有表面上如此简单。

    那一日,他持剑登天,欲以此剑斩天,择天重立。

    但他来到苍穹之上时,就像是回到了自己的归宿一般,想起了一切的一切,明白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而在他陨落凡尘之后,这方世界的天道已经形如空壳,毕竟最本质的起源之树核心都不复存在了,天地间只剩下最基本的万物轮转的规则秩序。uctxt.com

    这也是,为何许多修士说大道有缺,在这片有缺天地中,修行之路是有穷尽的缘由,在这世间修士完全无法获得真正的超脱。

    尽管明白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但也许是一世为人,让他体验到了人世间的许多曾被视为累赘的情感,他拒绝了苍穹之上,自自己离开后便已残存至极的天道,没有与之融合重新身化万古大道。

    不过那残存天道显然没有思考的能力,也无法去体谅现在他的情况,只会以万物轮转的规则秩序办事。

    所以,它想要留下他。

    然后,它就被斩伤了。

    自苍穹之上回到世间的他,已经明白了一切的一切,也知晓了自己的宿命为何,也明白了眼前的一切景象终将会迎来混沌毁灭。

    尽管已经待在苍穹之上,坐看这片界域自混沌中诞生,最后万物再重归于混沌,如是循环了九个混沌纪元,但是这一纪元的他,已不愿在看到这样的场景重复了。

    知晓起源之树的种子在自己体内,也知晓一旦种子发芽成长起来,就预示着这个纪元迎来终结。

    为了不让当初那纵身一跃,被剑炉内汹汹燃烧白色天火吞噬的少女所付出的一切付诸东流,万物迎来毁灭重归混沌,所以他决定孤身一人默默守护好这个,曾许诺过她将会迎来光明与温暖的世界。(最快更新)

    等待十万年或者是百万年过去,她重归世间之时,能够直接看到这样她一直所冀盼的世界。

    于是,为了不让起源之树的种子发芽成长,他将全身的修为尽数散尽,并且自己毁去了体内九成九的生机,以此来隔绝起源之树的成长,让这世间永远阳光灿烂安和祥平……

    他很是开心地想着,自己既然都已经这到了这种地步,那么现在所需要做的,便是安静等待着她归来了吧。

    于是,以牺牲自己的修为和身躯,来沉默无声守护着这个世界的他……

    因为舍弃了修为,变得太过于弱小,于是便“死”了。

    当头颅被利刃割下的那一瞬,他听到那些人口中在放肆大笑谈论着,“原来所谓的圣人,也只是徒有虚名罢了,说不定上古与妖族交战的那些事迹,都是特意编出来出来骗人的,完全是土鸡瓦狗不堪一击啊哈哈哈”!

    没有多大的愤怒,只是觉得眼前这些人可悲,而自己又有点可笑。

    确实可悲且可笑。

    自己曾倾尽一切,想要守护好这片世间,守护好这万千生灵。

    可最终,却是死在了想要守护的人的手中。

    起源之树的种子失去了制约,必将继续发芽成长,最终将世间万物万灵吞噬殆尽……

    就算是被背叛,但是因为那曾经依赖着自己叫着自己哥哥,最终为了自己而牺牲的某人,他还是想要守护好这个世界。

    仇恨这种事物,在爱面前完全微不足道了。

    为了妹妹,他愿意热爱守护好这个世界,完成曾对她许下的承诺,让世间和平不再有流血杀戮,人与人都幸福快乐生活在一起。

    随后,过去了很多年很多年,而他一直在寻求着解救之法……

    而那一世,还未曾苏醒以前记忆的他,在重伤垂危之时,在昆吾圣山外的夜幕下,遇到了一名叫做龙流昔小女孩,她乃是龙族受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公主。

    后来,她自愿成了他的人质,随他流亡天涯不离不弃。

    可那一夜,他却像是变了一个人般,一言不发着了魔般,直接不顾她的哭喊做出了那等禽兽之事。

    而这一切,是他自己做的,但同时也不是他自己做的。

    之所以发生那一夜之事,是因为当时的他已经开始逐渐恢复以前的记忆,在上古至今的百万年时光中,他也终于找到了一个办法,用来阻止自己体内的起源之树的种子,不让自己再像是以前那样,成为无情的至高大道。

    尽管成了至高大道,掌控一切,这世间一切全凭心意,但却已经连心这种东西都没有了。

    他所谓的办法,便是留下自己的血脉,将之作为自己与人世间的羁绊之物,日后出现那种糟糕情况之时,能够凭此暂短从那大道状态中挣脱出来。

    而作为本就不属于这一界域之内的,昆吾圣山龙族小公主的龙流昔,便是最好的结合对象。因为龙族本就不属于这一界域,所以根本不受天道规则影响,

    于是,他便将这一切付诸了行动。

    小怜,便是他所留下的,与人世间的羁绊之物!

    至于现在这种情况,便是那种最糟糕的情况。

    但其实,千年前那个与龙流昔相识的他,对于那一夜所发生之时,根本就没有料想道,这也完全不是他这一世的意愿,而是他内心最深处知晓一切的潜意识所自行做出的,认为乃是最正确的决定。

    因此,那一夜他彻底迷失了神智,脑中只剩下了与龙流昔交合的唯一念头,完全不受控制了。

    “一切,应是如此了!”

    大雨中,一头白发胜雪衣衫皎洁如月的剑主,如是低喃道。

    他凝望着因为女儿小怜的出现,而情绪受到簸荡,无情大道状态被打破,已经变得不那么不可战胜的宁夜。

    他知道,现在,正是时候使用那一剑了。

    哪怕,自己也是局中人,亦是棋盘上被精心布置落下的一枚棋子。

    心甘!

    情愿!

    无怨!

    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