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三百三十七 千年前那场霸王硬上弓的真相

第三百三十七 千年前那场霸王硬上弓的真相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脸上犹带有泪痕的龙傲娇,望着眼前的这一幕,除了惊诧之外,内心也同样很是委屈很是酸楚。(uc书盟最快更新)

    自己刚刚数次拦住这个男人,情真意切说了那么久,委曲求全让他不要走,说得都把自己给弄哭了,可是这个男人依旧不为所动。

    然而,女儿一出现根本什么都没做,也没花费什么力气,就让这个男人乖乖顺从,不仅伸出手将女儿抱在怀里,而且就站在那里也没有要去上天的意思了。

    好在这个人是自己的女儿,否则龙傲娇估计不仅是单单的委屈了,还得吃好大一坛尘封了千年的老坛酸醋才行。

    “爸爸,你和妈妈还有剑主叔叔这么晚都不睡觉,是躲在这里玩什么有趣的游戏么?”

    被身为人父的宁夜抱在怀中的小怜,像往常那样在爸爸的胸口亲密蹭了蹭,然后仰起头一脸好奇地问道。

    “不是。这只是因为……因为……”

    原本古井无波的宁夜面庞上,此刻抱着女儿在怀中,脸上流露出无限纠结挣扎的表情,就连话语都说不完整断断续续。

    完全没有了先前那种超然于世外的高冷绝情。()

    “爸爸你怎么啦,怎么看起来来怪怪的?是身体不舒服嘛?”感觉到今夜的爸爸有些奇怪,小怜很是疑惑地问道。

    “小怜,你爸爸他要走,你千万要拦着他别让让他走!”

    察觉到如今即将化为大道的宁夜,似乎对女儿拥有着别样的感觉,对待她的态度截然不同。于是,在一旁的龙傲娇连忙对女儿呼喊道,想通过女儿来留住这个男人。

    “要走?爸爸你是要去哪里啊,是去什么好玩的地方么,小怜可以跟着一起去嘛?”

    刚刚才从被窝里起来的小怜,完全没有母亲龙傲娇那番话语的真正意思,还以为爸爸只是去某个地方玩一玩,玩好了便会回来。

    “不可以!”

    似乎也知晓自己所要去的地方,对于怀中的小萝莉来说是何等孤寂残忍之地,根本就不适合她,因此宁夜第一时间便下意识地选择了拒绝。

    这也是下意识想要保护女儿不受伤害的表现,足以证明在事关女儿的问题上,宁夜确实表现得像是一名合格的父亲,而不像是一个合格的大道,因为大道本就应无情。uctxt.com

    “既然小怜不能跟爸爸你一起走,那么爸爸你就别走了好不好?”

    似乎被宁夜突然的坚决态度给吓到了,女儿小怜弱弱开口继续道:“因为爸爸你要是走了,小怜肯定会非常非常想念爸爸,到时候小怜一定会吃不好饭、睡不好觉,做什么都事都提不起精神来的。还有妈妈也是,爸爸你要是走了,妈妈又会像是以前那样,有时候会一个人躲在屋子内偷着哭了……我们是一家人,一家人就应该整整齐齐快快乐乐在一起才对,才不要什么分离呢,分离什么的最讨厌了!”

    这一大段话,说得很是有理有据很是通顺,因为这本就是小怜内心的真实想法。

    对啊,分离真是这个世界上最最最讨厌的东西了,自己才不要和爸爸妈妈与剑主叔叔等这些所喜欢的人分开呢!

    大家一起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这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

    “嘀嗒!”

    一点雨滴自苍穹掉落在大地之上。

    紧接着,无数的雨滴接连而下。

    明明数秒前还是万里无云的夜空,转瞬之后便是突如其来的一场骤雨,实在突兀异常。

    虽然整片世界都沦陷如这场骤雨中,但是小怜的身上却未曾沾到半丝雨滴,因为那些雨水就像是有灵性一半,直接避开了她。

    “爸爸,你是在哭吗?”

    小怜抬起头,对着宁夜问道。

    尽管爸爸的身躯也处在雨幕之下,但是她可以很清晰感受到,爸爸很难过,在哭泣着。

    如今已是至高大道的他,觉得很是悲伤,那么自然这个世界也要跟着一起悲伤。

    就像是现在这被骤雨冲刷着的世界,便是最好的证明。

    这也是为何大道须至无情的原因,不能有凡世间的任何悲喜情爱情绪,因为心随情动,而世界则随心动。

    而站在雨幕下的剑主,抬头望了望头顶的这场大雨,然低头凝望这眼前的这对父女。

    他此刻能够清晰感受到,原本强大无匹的宁夜他,此时因为对小怜动了某种至高大道不应有的眷念不舍之意,而正变得不那么不可战胜。

    这一瞬间,剑主想明白了许许多多的事情,关于小怜的出世意义,已经自己的“哥哥”,用了千年谋划布下的这个对抗命运的局。

    在多年以前,剑主便听闻了千年前那些关于真龙大人与自己哥哥前世的八卦,其中便说了,当年自己的哥哥实属霸王硬上弓,吃干抹净后就消失不见,而嫂子则诞下了小怜,还有此刻正在小怜体内沉睡的姐姐小惜。

    对于自己的哥哥是禽兽这件事,剑主一直都不相信的,认为自己性情温柔的哥哥,绝不可能做出这等违背女性意愿禽兽之事。

    就算是后来身为当事人的嫂子,都站出来承认了当年是有这件事的发生,甚至过程比外界所传言的还要那么不堪入耳几分,也正是那一夜的欢好,才有了芷怜与芷惜这对姐妹诞生。

    但是,尽管听嫂子亲口承诺了,但是剑主也依旧坚信着,这一切的背后肯定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哥哥他是有自己的苦衷才会做出这种禽兽之事。

    而今日,剑主终于找到了,关于千年前那一夜之事的真相。

    那一夜哥哥之所以兽性大发,对着同处一室年龄还尚幼的龙流昔伸出罪恶的魔爪,不是因为他像是那些电视剧中男主常见情节那般被下了某种类似于“奇淫合欢散”的剧毒,而是因为这本就是“他”自己内心的意愿。

    而目的,便是为了让龙流昔腹中孕育出,与自己的血脉相连的女儿。

    一切都是一个局,正是为了今日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