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三百三十五章 来自龙傲娇的幽怨目光

第三百三十五章 来自龙傲娇的幽怨目光

    根本不用龙流昔提醒,剑主也知晓站在自己面前的此人,尽管拥有着与哥哥同样的面容与身材,但是却不是真正的哥哥。(最快更新)

    一个丢失了全部过往意义,摒弃了人世间的所有七情六欲,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身上不沾染任何尘世烟,无欲无求的存在……或许确实是完美无缺,但这样,真的还能算作是生灵么?

    “你很特别。”

    至于身后那名女子所说的话,宁夜连丝毫了解的兴趣都没有,就像是没有兴趣知晓她到底是谁,或者自己以前是谁一般。

    他只知道,自己必须要回到上面去,那是自己的归宿。

    此时唯一能够引起他注意的,只有眼前这手持木剑的白发少年。

    望着眼前的剑主,宁夜就像是在打量着一柄绝世利剑,如是说出了这四个字。

    之所以说剑主特别,是因为他浑身上下没有半点血肉存在,就连神魂也不复存在,一切皆为幻象,连生灵都算不上。

    但这并非最主要的,最重要的则是,在这位白发如雪的少年身上,宁夜感知到了一种很特殊气息,那是一种危险的感觉,似乎对方能够伤害到自己。

    或者说,就像是自己曾被对方伤害过。uctxt.com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略微停顿下向天而去的脚步,驻足在剑主面前。

    其实宁夜有这种感觉,也实属正常。

    就如天外天那位尊上所想,宁夜龙流昔等人所生存的这方天地,本就是这一整个界域的核心,因为起源之树在此,乃是界域内的万物起源。

    身蕴起源之树的宁夜,如今自然便是这方天地、乃至整个界域的天道意志。

    而剑主以身殉剑之后,斩天之剑便与他合二为一,人便是剑,剑便是人。

    就像是这世间修行者都知晓的,上古时期的那位圣人,曾踏天而去,以此剑逆斩天道,成就一段光辉传说,就算百万年过去后的今日,也令无数修行者心向往之热血沸腾。

    而听到这句话的剑主,则将手中木剑的剑柄握紧,仿若生怕自己一松开手,一切珍视之物都会消失不见。

    尽管在这白发胜雪的木剑少年身上,感知到了一丝的威胁,完全不同于刚刚那三个一眼便可斩杀的蝼蚁,但是宁夜在说完这句“你很特别”之后,也未曾有对剑主出手的意思,转身离开,意欲朝天而行。

    虽然有威胁,但这也仅仅是微不足道的一丝威胁罢了,已经与起源之树相融,与天地大道相合的宁夜,失去了尘世间的七情六欲,也根本没有那种要将为危险扼杀在摇篮中的想法。uctxt.com

    “不要走!”

    就在宁夜将要转身离去之后,剑主终于开口说话了。

    “……不要走。不要再丢下我了,哥哥!”

    剑主内心很是清楚,若是今夜让哥哥走了,那么便是一去无回,彻底消失,再也不会回来了。

    而且今夜所发生的一切,不禁出乎了那三位世家老祖的意外,也同样出乎了以身殉剑的他的意外。

    在剑主原本的计划中,是要依靠自己终其一生所蕴养在体内的那一剑,帮哥哥他斩断这无限轮转的宿命枷锁,让哥哥能够得到自由,能够像个正常人一般的生活,能够和他所喜欢的一切长相厮守在一起。

    哪怕这其中,并不会有自己的身影存在。

    但是剑主他亦是无怨无悔,心甘情愿。

    因为这是他,早在许久之前,在刚刚踏入修行这条道路上的时候,便已做好的决定。

    这是让哥哥他,获得幸福的唯一办法。

    剑主曾听自己的嫂子龙流昔说起过,千年前她与自己哥哥所发生的那些事,在大婚之日选择了逃离,自此对待自己就像是陌生人一般,躲起来不见自己……

    在剑主心中,自己的哥哥是世间最好的哥哥,无比温柔无比重情重义,就像是当初对待自己这个弟弟一般,又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事情,会是一个薄情寡义之人呢?

    他想,哥哥他一定有着自己的苦衷,再联想到哥哥在自己面前将手掌插入胸膛的画面,还有那句无限悲伤的临别遗言,他似乎想到了其中的答案。

    肯定是因为身上背负这某种沉重的宿命,哥哥当年才会选择如此对待嫂子。

    自己一定要做点什么才行,就像是以前哥哥总是无私为自己做的那些事一般。

    因此,这世间从此少了一个叫做“方离”,胆小懦弱的爱哭鬼,多了一名行走在这世间最艰难道路上,剑下鲜血积洋枯骨如山的剑主。

    然而,当一切真正到了这一刻时,所要面对的困难却让剑主几近绝望。

    眼前的与起源之树合道后的哥哥,实在太过于强大了,已经超脱了人力所能够理解的范畴,就连这方天地全盛时的天道,也远远比之不及。

    这时候剑主才发现自己错了,并且错得离谱。

    在他原先的设想中,哥哥他肯定是被这片天地给控制了,就像是那些舞台上的牵线傀儡一般,必须要按照天道意志所规划给他的道路而行动。

    所以自己所要做的,就是以那倾尽一切温养出的一剑,斩断天道意志加诸在哥哥身上的牵线,让哥哥获得自由。

    可事实却是,哥哥他从不是舞台上那被牵线的傀儡,而是在幕后冷眼操纵着一切的幕后人。

    因为实在太过于强大,就算自己此时使出了那一剑,也无法真正斩断一切,让哥哥获得自由。

    这世间最绝望的事情莫过于此了吧,倾力一切去付出,到头来却发现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那种深深的无力感。

    剑主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自责着如果自己能够变得再强大再强大,那么那一剑的威力便可以让哥哥重新回归,获得幸福了。

    “剑主你……已经做得足够好,也付出得足够多了!”

    此时身为嫂子的龙流昔也来到了场中,似乎看出了他在自责,嫂子开口安慰着自己的小叔子。

    再然后,她继续朝前,拦在了对剑主话语充耳不闻,继续朝天而行的宁夜面前。

    就这么用无比的幽怨目光,死死望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