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天行 > 第八百六十章 易碎的骄傲

第八百六十章 易碎的骄傲

    把山有扶苏拉入队伍之中后,打开大地图一看,并不远,大约五分钟行程,于是马上出城,策动破风之雷全速前行,同时龙狼也威武无比在一旁的丛林里飞窜着,几分钟后,抵达一片秋风萧瑟的丛林,只见林地里一片寂静,但北风之神的尸体静静的躺在草丛里。

    仔细一看,草地有动静,脚步声轻轻传来,显然,此时有一大群人就站在北风之神的尸体周围守尸,并且都是进入潜行的刺客!

    ……

    “动手?”

    山有扶苏在组队频道里说道:“墓地就在旁边,跑尸体半分钟都不用,现在北风之神已经掉到142级,很惨烈。”

    “好,准备动手。”

    但就在我即将冲出丛林的那一刻,忽然“唰”的一声,北风之神的尸体上方飞梭一道白光,复活了,但也就在复活的一瞬间,另一道人影出现,林语花直接一次凿击就把北风之神打晕了,看着眩晕中的北风之神,笑道:“你当初的操作哪儿去了?现在杀你已经变得没意思了,简直就像是痛打落水狗一样,没有任何挑战了!”

    说着,他扬声低喝道:“山有扶苏,你不是想救你这位小弟吗?来啊,出来,让老子看看你这个北辰第一次有多强悍,能不能一个打十个?”

    无限必杀匕首一扬,也打了个凿击,把北风之神再次眩晕了。

    “嗤!”

    山有扶苏最先不能忍了,一次暗影跳跃直接出现在了无限必杀身后,普攻+背刺+普攻瞬间让对手残血,目光冷冽:“你算哪根葱,也敢在这里叫嚣?!”

    “你……”

    无限必杀大惊,急忙向前飞速纵跃,但根本逃不掉,下一秒,山有扶苏浑身裹着暗影光辉,“唰”一声第二发暗影跳跃发动,形成了一次突刺伤害,直接就把无限必杀给秒了,但也就在这一刻,“刷刷刷”的一道道血芒从虚空中突刺而出,直奔山有扶苏而去。

    周围池白神域的刺客系玩家,不是一般的多!

    就在这时,我猛然发动坐骑技能!

    破风吧,雷霆!

    “蓬!”

    电流炸开,雷光灿烂,破风之雷带着我几乎一瞬间就出现在了山有扶苏附近,战盟攻击模式下发动一击怒雷践踏,“蓬蓬蓬”的三连跳,顿时一群企图追杀山有扶苏的刺客一一被击杀,从潜行状态中软软的倒下,紧接着转身一个飞骑冲锋,锁定林语花!

    “嘭——”

    撞击成功,林语花陷入了眩晕状态。

    抬起神流剑,普攻+诸刃+普攻,秒了!

    林语花一脸诧然与怒意,临死之前大吼一声:“杀掉北风之神,就算是今夕何夕来了,也保不了他!”

    我猛然抬起剑锋,把林语花的尸体挥了出去,转身冲向了北风之神的侧面,长剑突刺出风神刺,“蓬”一声将两名刺客眩晕,同时盾牌落地,龙罡盾墙激荡,将另外两个刺客的眩晕技能给挡住了,一边杀人,一边回身一道神圣复苏落在了北风之神身上,让他满血。

    “有我在,你们谁能杀他?!”

    策动破风之雷冲出一个落叶飘效果,将另外两个刺客斩杀,我目光冰冷的看着一群走出隐身状态的池白神域刺客。

    而北风之神则已经一身装备爆光,两眼无神,呆呆的看着我:“为什么要救我……我……我不需要你的怜悯,也不需要你帮我……”

    “是吗?”

    我瞥了他一眼,转身再次看向池白神域的一群人,一抬手,雷电肆虐开来,雷神风暴即将破空而出,冷冷道:“全部滚蛋,否则也就别走了!”

    一群刺客吓破了胆,逃之夭夭。

    ……

    就在这时,天空一阵阵雷动之声,雨点不断落下,打在我和山有扶苏、北风之神的身上,丛林再次变得无比宁静,只有雨点打落在树叶上的声音沙沙作响。

    北风之神转过身,静静的坐在一截断木上,神色茫然。

    山有扶苏看了我一眼,没说话。

    我则直接取消了坐骑形态,踏步走上前,坐在北风之神对面的断木上,看了他一眼,道:“说实在的,整个北辰公会,除了扶苏之外,没人喜欢你,也只有他一个人力排众议,想要争取你来我们北辰。”

    “那你呢,你什么看法?”他抬头看了看我,嘴唇动了动说道,雨点不断打在他的新手衬衣上,显得格外狼狈。

    “我的看法?”

    我将神流剑缓缓靠在树根上,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我知道,你不服我,也不服扶苏,你觉得凭自己的实力单挑不会输给我们,甚至在竞技场里可能会对上我们有一定的优势,对吗?”

    他抬头,望着我:“难道不是吗?”

    “可能是,也可能不是。”我淡然一笑,说:“你觉得自己的实力很强、操作很强,就能打出一片天下,对不对?”

    “是。”

    “呵~~~”

    “你笑什么?”他有些不满。

    我看着他,目光淡然,毫不留情的说道:“恕我直言,你北风之神就是一个只懂得游戏里杀人的蠢货罢了,你除了一流的操作和意识,还有什么?你真的带着脑子在玩游戏吗?你加入池白神域之后,有过自己的想法吗?你不过是沈丘白养的一条狗罢了,他让你咬谁你就咬谁,你说你算什么东西?现在,你还高昂着你的头颅跟我说话,你的骄傲真的不容亵渎?如果真的不容亵渎,又怎么会被林语花这种二流货色杀了那么多次?”

    “你……”他显得十分愤怒。

    山有扶苏双臂抱怀倚靠在一旁的树上,却欲言又止。

    “怎么,你觉得我说得不对?”

    我淡淡看着他,道:“你的骄傲太易碎了,也太不值钱了,扶苏这么帮你,你自始至终对他说过一句谢谢了吗?难道他有什么义务一定要帮你吗?是的,你实力强,你高傲,可你的高傲透着无知,你的骄傲建立在对他人尊严的践踏上,你自尊心强烈,强烈得像个傻子。”

    “我……”

    他看着地上的雨水汇聚成流,咬着牙,却一句话说不出来。

    我依旧看着他,道:“北风,你该好好想想了,你到底是什么?你是一件兵器,还是一个人?这对你以后的路很重要。”

    “我……”

    北风之神呆呆的看着我,泪水不争气的夺眶而出,身躯缓缓蜷缩在一起,哭得稀里哗啦。

    山有扶苏看着我,抿抿嘴,轻轻点点头。

    我的话似乎很成功,不但刺痛了他,也触动了他。

    ……

    雨越下越大,我纵身从断木上跃下,召出破风之雷,翻身上马,然后转身看了一眼目光呆滞的北风之神,道:“扶苏力排众议想拉你入北辰公会,我也有这个意愿,如果你想好了,就跟我说一声,跟扶苏说也行,北辰随时欢迎你加入,我们没有签约金,但会把你当成兄弟和朋友。”

    “我……我……”

    北风之神咬着牙,缄默了几秒钟,终于憋出了两个字:“老大……”

    “嗯……”

    我转过身,目光柔和:“你愿意加入北辰了?”

    “可是……大家会原谅我吗?你呢,你又能原谅我吗?”他问。

    我微微一笑:“我不会原谅你,大家也不会原谅你,所以你加入北辰之后就更加应该好好表现了,把亏欠大家的弥补回来,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们北辰的北风之神,再也不是池白神域的北风之神了,还有,你该好好的感谢扶苏,他就像是一个大哥一样照顾你,这份情谊,你应该珍惜。”

    北风之神咬着牙,看向山有扶苏:“大……大哥,谢谢……”

    山有扶苏终于松了口气,哈哈一笑冲上前,一把抱住了北风之神,狠狠的揉了揉他的头发,哈哈大笑道:“臭小子,客气什么,以后咱们就是自己人了,丢掉等级、爆掉了装备算什么,这些东西北辰的大哥们都能给你搞回来,大家对你用心,你也要对大家用心啊!”

    “嗯!”

    他重重的点头,又看向我,道:“老大,以前……真的很对不起……”

    “没事,过去的事情了,最快速度把等级、装备追回来吧,有什么需要的直接给扶苏说就行了,你加入北辰之后,分入他的军团。”

    “嗯,好!”

    ……

    “老大,我还有一个问题。”北风之神擦了擦脸上的雨水,现在神态轻松多了。

    “问。”

    “我在池白神域时,爆掉了不少好装备,就连暗夜流光都爆了,这也是沈丘白要跟我签对赌协议的原因,我这样的一个人,对北辰真的有用吗?你和扶苏大哥这样拉我入盟,会不会最后的结果……还是会让大家失望?”他问得小心翼翼。

    “不会。”

    我摇摇头,解释道:“首先,沈丘白想靠你一个刺客打开池白神域的局面,本来就是一种奢求,刺客只能暗杀、辅助攻击,打不了主力的,其次,北辰跟池白神域不一样,池白神域正面战的精锐玩家太少了,北辰不同,我们有一大批近战系高手,你不需要冲在最前方,所以你在北辰也不必打正面,跟着扶苏一起偷袭对手的后排就行了,可以说,是沈丘白自己的无能造就了你的失败,而不是因为你自己的失败。”

    “我懂了。”

    他点点头:“谢谢你~~~”

    “客气什么,拉你入盟了。”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