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道辟九霄 >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道君背后的人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道君背后的人

    神庙之中,只留孤零零一人。

    若非地砖上的斑斑血迹,恐怕连道君死亡的痕迹都没有,仿佛祂还活着。

    姬飞晨盯着道君消失后遗落的血迹。

    “所以,神庙地上的血迹是道君留下的?”

    此刻的神庙,已然恢复姬飞晨第一次来访时的模样。

    地砖上留有殷红的血迹,而在门口还有一具森森白骨。至于方才道君点化的茶壶,如今正摆放在神坛下。

    “道君和巫女……”这两位和神庙结缘的存在,最终都送葬在这里,死亡的痕迹永久留在神庙。

    默默望着血迹,忽然姬飞晨眼睛一亮,想起一件事:“李静洵可以转世,道君难道真的不行?”

    黄庭道君最擅长的领域便是精神与灵性,难道祂就不能转世?

    “就算为了挡劫,可大劫度过之后呢?”姬飞晨在神庙中踱步,连他都能给自己留几张底牌,更别说黄庭道君。不过看道君刚才的态度,似乎并不想让人知道祂的布局?

    仔细回想道君方才说过的每一句话,反复咀嚼研究,姬飞晨疑惑越来越多。

    为大义舍身?

    嗯,依照道君的性格,或许真有这么高洁神圣的一面。但是祂的死带着某种无可奈何的宿命感,以道君的性格,真能容忍自己这样毫无意义甚至被迫死亡?

    比起被玄圣们逼迫死亡,自己平息大劫之后好好活下去,这才是道君所应该做的吧?

    “直接选择死亡,莫非这里面还有祂不得不死的缘由?”

    想到这,姬飞晨坐不住了。

    他对黄庭道君的了解过于片面,需要找龙王、教主等人商议。而且自己害死道君这件事,怎么也要跟二人说一说。不然被外人挑拨,那就更麻烦了。

    “若是龙王愤怒之下被玄圣们诱导对我出手……”姬飞晨匆匆忙忙离开神庙。

    出来之后,姬飞晨忽然扭头审视这座破落的小庙。神庙挂着一块匾额,黑漆漆的字体诡异阴森。

    “以前来神庙过于匆忙,倒没看到此匾。”此刻,终于让姬飞晨明白这个神庙的意义。

    终庙。

    这个庙正是作为道君送葬之地而准备,唯有命中注定的亡者才能进入这座神庙。

    “就连我也跟着死了一次。只不过我跟这二人还有所不同,至少我没有在神庙中留下东西——”姬飞晨再度上前想要重新推开大门,走入神庙。但此刻,神庙大门紧闭,再也不肯向他开启。

    前番进入神庙,除却姬飞晨和神庙结缘之外,另一个缘由是因为神庙之中有人。不论是作为主人的黄庭道君,亦或者代理神庙的无名巫女。这两位“亡者”都跟姬飞晨大有干系,所以姬飞晨能顺利进入神庙。

    可现在神庙失去主人,黄庭的遗泽辉光已经散去,神庙拒绝任何人的靠近。恐怕要等到未来道祖和魔祖大战时,一位巫女前来神庙避难,才能再度开启这座神庙的大门。

    是啊,自己并没有死在神庙里,和巫女道君终究不一样。

    “因此,这是我最后一次进入神庙了。”姬飞晨神情怅然,扭头前往人间。

    泛大陆破碎,天地三十三洲确立,诸圣忙碌在各地重新建设。姬飞晨望着诸圣擎天立地的法相,不欲惊扰众人,便化作一缕清风潜入玄冥秘境。

    秘境孤立天地之外,不受任何影响。

    姬飞晨进来后,重新找了一处雪山寒潭,再度留在自己的痕迹。

    “这是我第三次在玄冥秘境遗留烙印。”

    第三次回溯上古,这次时间更为古老,姬飞晨绕开后面两次遗留的印记,重新在玄冥秘境刻录一道全新的印记。

    “这么算的话,等回归后世的时间点,我便相当于自己一个人在玄冥秘境中占据三道玄冥本源?”

    须知,在后世他和荡魔玄圣决斗时,秘境只存留六股精神烙印,分属三位玄圣和三位大圣。荡魔玄圣、万魔之主以及一个从不现身的神秘玄圣。大圣境有姬飞晨外加太霄宫道君和一位普通大圣。

    “如果那尊普通大圣,是雨师在上古遗留的痕迹。那么最后一位神秘玄圣的烙印……”

    姬飞晨看着自己印在雪地的手掌印,沉吟不语。

    假如这个玄圣是自己在这个时间点遗留。那等自己回去之后,岂非只剩下魔祖、荡魔外加一位太霄道君的异种印记?

    “荡魔那边的烙印,若我没记错,在他击杀我的时候应该便已经消失。就算他未来重新夺取玄冥本源,我们俩之间也好协商。”

    在上古证道,姬飞晨对自己证道玄冥很有把握,已经有底气跟荡魔玄圣谈条件。而且随着因果消失,他也失去对玄圣的最后一份敬畏。

    “那时候,便只有一尊太霄道君和魔祖作为阻碍。”想到这,姬飞晨一扫心中阴霾,露出笑容:“距离证道,是越来越近了。”

    当然,前提是后世所见的玄圣印记,的确是自己现在所留。

    稍作整顿,姬飞晨开始操控时光长河,和未来的幽冥教主联络。

    不得不说,宙光大道很好用。雨师将天河升华为时光,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在时光冻结后,姬飞晨就如同这个宇宙的道标。他从泛大陆崩碎这一刻介入时空,留下玄冥道印。他所行进的时光便是宇宙运行的时光,他所看见的历史,便是宇宙经历的历史。伴随他的足迹,时光才会真正盖棺定论,再也无人可以更改。

    换言之,虽然是黄庭道君出手,但真正冻结时光的力量来自玄冥,是姬飞晨的玄冥大道冻结时光。当姬飞晨意志附着时光长河后,他冥冥之中感知玄冥大道延伸向过去与未来。

    过去已然确定,玄冥光辉回溯宇宙开天辟地之初,在混沌之中确立一尊虚幻不定的玄冥圣者。而未来,先是落入雨师的历史,然后穿过上古进入后世的时间线。最终,向宇宙终结奔腾而去。

    “道君帮我确立过去的道标,在混沌之中确立玄圣道印。但是未来,却需要我一步步走下去。”

    意志伴随时光长河而动,姬飞晨感知过去存在的“玄冥圣者”。但目前,这尊圣者并未真正确立,仅仅是道君提笔勾勒的虚影,需要姬飞晨一点点将光辉与时光结合,亲自前往宇宙开辟之刻。

    至于未来,只要姬飞晨走到宇宙终结的那一刻,便可以真正审判众生,从这方宇宙超脱,证玄圣果位。甚至,他可以亲手摧毁这一方宇宙,以此在下一次宇宙大轮回中占据先机。

    越是感应,越能明白黄庭道君在临终之时为他留下的优势。

    “你找我?”在未来,教主的光辉照入长河。青辉和姬飞晨的玄冥道光短暂接触。

    这一接触,姬飞晨顿时惊道:“教主证道了?”

    的确,投过未来的光影,在一朵浪花中看到教主证道的画面。

    “仅仅在这方宇宙。”真界那边的浩劫还没消失,教主不敢在真界证道,只是在这方宇宙尝试。毕竟,他更加在意他那个宏愿,想要在宏愿完成后证道。

    姬飞晨没有多问,直接讲述自己和黄庭道君的经过。

    听到一半,教主马上打断:“这件事我清楚。你找我来,不是单单想要说这个吧?”

    “以教主对道君的了解,祂故意求死,真是为所谓的‘大义’?”

    教主沉默,过了半响才回复:“为了大义,这方面的因素肯定有。但如果仅仅是为平息浩劫,最佳办法是跟我们一起联手,而不是一个人傻傻牺牲。这不符合祂一贯作风。”

    姬飞晨笑了:“教主也这么想?这么说,果然背后还有局?祂还有转机?”

    “那倒也不见得。”教主语气古怪:“祂这么做,可能是为一个人。”

    “为了一个人?”姬飞晨急忙问:“那是何人?”

    “一个能让祂心甘情愿去死的人。”

    姬飞晨还要说话,教主继续说:“当然,不是你,也不是我。”

    姬飞晨苦笑,他虽然尊敬道君,将祂视作同一阵营的领袖,但还不会自恋到,道君是为自己而选择牺牲。

    回想自己刚才所见的记忆碎片,姬飞晨迟疑说:“莫非是龙王?”

    “不是。而且这话你别乱说,你怕是不知道,在未来的时间段,他直接炸了,已经从这方宇宙离开。”

    “离开?”

    “我虽然知道祂死亡的真相,但其他人并不了解。那家伙更不清楚,暴怒之下已经离开。不过你放心,回头我们会将他重新拉回来,如今的局面还少不得他坐镇。但关于你杀死黄庭的事,千万别乱说。不然的话,我担心有人拿这件事作恶。”

    目前只有教主才清楚内幕,只要教主和姬飞晨不说,其他人根本不了解。

    “那要是龙王大哥问起?”

    “你推给我,就说是我封口,不让你说。”

    姬飞晨点头称是,再度提及刚才的疑惑:“那教主所说的那个人,到底谁?让道君为其牺牲,这个人我认识吗?”

    “或许认识,也可能不认识。”教主说得含糊:“但那人早已死亡,祂的打算应该是用自己的死,交换那人复活?”

    说到最后,教主无奈一叹:“生死迷障,到底是连祂都看不破吗?”

    一个让道君用自己的命作交换,所要复活的人?

    姬飞晨摸着下巴:“这么看,道君之死的确存疑?与其一换一,更加的道路是二人共存,不是吗?这么说,道君之死只是开始?接下来会按照祂的计划,一步步将‘那人’复活?”

    说着说着,他笑了。虽然姬飞晨可能不认识那个能让道君舍命复活的人。但来日方长,让道君舍命复活的人绝非易于之辈,他们总有相见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