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我被系统托管了 > 第五百二十四章 狗咬狗

第五百二十四章 狗咬狗

    次日一早,看到杏西正在院子里打扫卫生,侠客甲满意地点点头,不管是谁,长得有多漂亮,都不能吃大爷的白饭……

    某个还在呼呼大睡的家伙除外。

    侠客甲迎着朝阳,深深吸入一口气,新鲜的很。

    元气时代开启,科技工业萎缩,很多人开始修炼,逐渐习惯于什么地方都跑/飞着去……

    堵城的帽子第一次彻底摘下,加上前段时间月亮危机,大量建设彻底停工,人流迁徙,城市空了数月……种种因素之下,于是连带着齐城空气,也不药而愈。

    一声龙吟,伴随着吐气声出现,将一旁正在偷望他的杏西一下震住。

    她真实身份的地位固然很高,但上界真龙的地位更高,也只有凌云子那样生性狡诈阴狠,一心只有修炼大道的家伙,才会连真龙也不放在眼里。

    这样的人物,自己能算计得了?

    她不由地产生深深的忧虑,毕竟再怎么说,那也是上界真龙,不是下界池塘里的泥鳅。

    “阿嚏”某个睡梦中的家伙打了个喷嚏,随后出现“直觉上升”的系统提示,可惜没有听到。

    杏西低着头,继续打扫卫生,面对油盐不进,看她如同看一根木头的侠客甲,她以往习惯的一些手段,已经失去作用。

    她想了想,或许真的要用上凌云老道说的手段。

    “侠客甲不是一般人物,你们那些魅惑之术毫无意义。这人一向以正义自居,最是推崇忠义之士。他收取的下属,个个忠心耿耿,老道已经调查清楚。想要偷学到他的丹术,你们得忘掉以前的身份,以人间真情动之才可以。一句话,付出真心,才有回报。”

    可是,真心,是这么好付出的么?

    如果要付出真心,那第一件事要做的,就是说出自己的真名……星夕,还有真实身份,流云宫二宫主。

    那么这样的话,对方会如何反应?

    一掌打死自己?

    还是将自己关进传闻中的龙狱?从此不见天日?

    星夕犹豫地想着,千古艰难唯一死,尤其是她们这种修炼到一定境界,长生有望者,更是深深对死亡有着畏惧,本能地躲开一切劫数。

    她愣愣地将目光放在那个伟岸的身影上,对方的背影在清晨阳光之下,散发着万道金光,让人忍不住顶礼膜拜。

    “咳,回去吃早饭吧,不要太累着。”侠客甲运功一阵,然后在御剑离开之际,丢下一句。

    不知道有多少时间,没有人这样平淡地和自己说过话了,星夕听后,终于从摇摆的心思中暂时解脱出来,随后感叹道。

    她身为一宫之主,又是修炼界的高人,定力自然是有的。只是她毕竟还是个女人,不是女神,侠客甲这样完美的人物,上界也难得找出一个。

    凡人女子只能看到他的外表财富,她还能看出对方外表之下,潜藏的……巨大力量。这才是能真正打动她的东西。

    她其实对丑汉南风没有完全说假话,对修炼之人来说,相貌并不重要,力量和财富这两者更重要。

    …………

    侠客甲根本不知道还有女人为他纠结,当然为他纠结的女人其实也不止一个两个。

    只是系统大爷一直没有开发出“红颜知己”的模块,对这些会耽误它时间的事情,自然是敬谢不敏。

    不光如此,还要管着方宁不能结婚生孩子,省得浪费它修炼的时间。

    在这一点上,大爷是无师自通,结婚=失去个人自由,这句话,连系统都知道。

    长剑划空而过,突然在东南一片山区上空停了下来。

    “咦,下面好像正在狗咬狗?”

    “什么,黑狗子和黄狗子打起来了?”正在赖床的方宁,迷糊中听到这句话,当下一个激灵,立刻从床上翻腾起来。

    从这点上讲,凌云子还真没说错,方宁就是十分重视情义之人。

    他可不能看着黑狗子和黄狗子,因为争宠而内讧。虽然他后知后觉,但总算是察觉到其中的苗头。

    虽然都很忠心,但忠心不等于就互相谦让,恰恰相反为了表现忠心,它们的竞争会很激烈。

    因此方宁一听这句话,下意识就认为两狗之间的冲突已经白热化。

    黄狗在外,黑狗也在外,没有他这个主人压制,很可能会为大佬地位争斗起来。

    “我说,大富豪懒蛋,你内心戏还真多啊,”大爷十分郁闷道,“我就打了个比方,你给我来这么一大段念头。下面是老耗子和凌云子在战斗,我看老耗子有些危险。”

    “原来如此,那让他们打去吧,咱们就站在干岸上看戏就是,顺便看看能不能收个人头。”方宁一听,顿时给了建议。

    “英雄所见略同,我也是……这么想的。”大爷毫不客气地把方宁的建议据为己有。

    “那你好好盯着,我去补觉……以后说话,要简单直接,可别给我用比喻夸张拟人。”

    “知道了。”大爷老实道。

    只见山区之中,一道水雾人形,正围绕着一道金黄人形作战。

    它时而弥漫于天,时而收缩如针,时而寒冷无比,时而炽热吓人。

    而那道金黄人形,身上像是套了个金钟罩,将浑身上下的弱点全部封锁,似乎很是畏惧那无孔不入的水雾。

    可见凌云子的手段,无影之毒,的确厉害非常,强如四条真龙法身都要被废掉,白家老祖虽然强横,也不敢冒肉身被毒的一丝风险。

    正如大自然的猛兽,如果确认对方有让自己受伤的可能,往往就会选择退缩。这正是因为受伤的猛兽,在大自然中基本没有存活的可能。

    感染,觅食困难,被其他竞争对手攻击……都会让小小的伤口扩大,最后无法自愈,凄惨死去。

    上界修炼界也是这样,真正的修炼强者,都将自身庇护得极为妥当,然后才会上战场,轻易不树立势均力敌的敌手,一旦树立,那就要斩草除根。

    白家老祖没有办法,他现在修行神道,必须将信仰集中在自己身上;如果他也炮制一具化身出来,很可能造成这具化身反客为主,汲取信仰,弄假成真,变成神明,而他却成了对方分身……

    相反修行仙道的凌云子就没有这个苦恼,他的化身来自自身法力,力量来源有限,不可能反客为主,或者说几率极少,除非本体自己到了奄奄一息的边缘。

    白家老祖此时心中很是郁闷,他出来是想去找一下白若苍的,交代一些事。

    谁知道被上界这个凌云子缠住,对方问了几句,一口咬定是自己设下陷阱,坑了他大半法力还有积蓄,甚至险些死在万丈水涛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