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恽夜遥推理 > 第七百八十一章皮卡车海边酒桶杀人事件推理篇第五十二幕

第七百八十一章皮卡车海边酒桶杀人事件推理篇第五十二幕

    刑警和演员进入园景别墅区的东门,因为东门就在大路边上,进入之后,左前方是一间便利店,右前方是社区大厅,还有一个快递站点,恽夜遥家是左手第一栋,一眼就可以看到种满了花草的院子。

    出示门卡之后,两个人径直朝前走去,谢云蒙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小遥,真的不回去吗?确认一下伯母在不在也好啊!”

    提起继母,恽夜遥停住了,对啊,他光顾着害怕父亲的态度,把继母的事情差点忘了。

    “小蒙,那我就先回去看看吧,你要不躲一下。”

    这句话出口之后,恽夜遥才感觉到不对,立刻看着谢云蒙的目光带上了抱歉。

    “对不起,小蒙。”

    “没关系,你已经很努力了。”谢云蒙刮了一下恽夜遥的鼻尖,笑着对他说,对于两个人的感情,恽夜遥确实一直都很努力,谢云蒙也看在眼里。

    他们两个人的互动门卫不会注意,但却被回来不久的恽峄城全都看在眼里,他回家之后并没有上楼,而是站在院子里想心事,不光是恽夜遥和谢云蒙,还有莫海右。

    这是他第二次见到莫海右,第一次是从照片里,那个严肃认真的人真的是他失去的血脉吗?没有见到本人之前,恽峄城的心是很坚定的,但今天偷偷看了一眼法医,他瞬间感受到了过去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

    ‘他真的是吗?那个人早就死在黄色蝴蝶花的陷阱里面了,真的还会回来吗?’

    恽峄城闭上眼睛,这就像是老天爷给他开的一个玩笑,无比残忍的玩笑。

    努力调整着自己的心绪,恽峄城再次看向院子外面,他的视力同儿子一样好,从没有因为年龄减退过,天空中的云层渐渐变得浓厚,仿若恽峄城的内心波澜。

    片刻之后,两个人就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中,是恽夜遥和谢云蒙,他们似乎没有意思要回到家里来,而是匆匆向正前方走去。

    正当恽峄城疑惑的时候,他们又停了下来,不知道说了什么,谢云蒙很亲昵的在恽夜遥鼻子上刮了一下,恽峄城的火气也因此上来了,他本来心绪不定。

    大踏步跑出院子,恽峄城站在恽夜遥可以看见的地方怒视着他,这让刚刚还沉浸在幸福中的恽夜遥倒抽了一口冷气。

    但演员先生还是鼓足勇气走到父亲面前,当然刑警一直跟着他。

    “爸爸。”

    “不要叫我爸爸,你还知道回来吗?”

    “对不起,伯父,我们能好好……”

    谢云蒙想说“能好好谈一谈吗?”可瞬间被恽峄城打断。

    “闭嘴,小遥,跟我回去。”

    说完,恽峄城拉起恽夜遥就往家里走,根本不理谢云蒙,刑警紧追上几步拦下老编剧说:“伯父,我们现在来不仅仅是过来见您,还有凶杀案现场要去勘察,所以请您让小遥和我在一起。”

    “凶杀案现场?!”恽峄城一点面子都不给谢云蒙,吼道:“你是刑警,勘察现场是你的责任,与我儿子有什么关系?现在请你立刻远离我们家!”

    “爸爸,你不要对小蒙这个态度,他救了我很多次了,而且是我心甘情愿和他在一起的,是我非要入侵他的生活!小蒙没有错!”

    恽夜遥挣脱父亲的手,对着他吼道,大门边的值守门卫纷纷朝他们看过来,以为他们随时会打起来。

    “什么叫做你入侵了他的生活?!他救你也是因为他把你卷入了那些莫名其妙的案子里!”

    恽峄城的毫不退让,让恽夜遥火气也直往上蹿,谢云蒙在背后拍了拍他说:“和伯父进去再谈吧,门卫都在看着呢。”

    “让他们看好了,我和你又不是见不得人!我说的都是事实,爸爸!当年,如果不是你放弃,母亲和小左会那么轻易从我生活里消失吗?现在,我找到了幸福,找到了小左,你却又要拼命拆散我们!为什么!!”

    “回去!让他离开!!”

    恽峄城明显不想回答恽夜遥的问题,再次去拉他,想要强行带他离开,可是老人的力气毕竟比不上年轻人,恽夜遥挣扎之间无意中推了恽峄城一把,令他朝后踉跄了好几步。

    刹那间,他们一个眼中闪出惊愕,另一个则是更加高涨的怒火,恽峄城回头就走,根本不给恽夜遥解释的机会,谢云蒙想要拦住愤怒的老人,也晚了一步。

    “那你们就永远不要回家!!”

    “爸爸!!”

    “老公!”

    恽夫人的声音成功阻止了恽夜遥父亲的脚步,她是听到吵架声匆匆下楼来看的,没想到正好拦住恽峄城。

    看着自己疼了半辈子的继子,眼中满是伤痛,恽夫人忍不住责备恽峄城说:“你有什么话不可以好好说,小遥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就非要吵架吗?!”

    “好,好,连你也来指责我,那你们就都给我离开,一个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恽峄城绕过妻子,气哼哼消失在别墅院子里,恽夫人也顾不得他,一把拉过恽夜遥,然后招手让谢云蒙也一起过去,对他们俩说:“不要跟那个老头子计较,越老越糊涂了,你们有什么事赶紧去办吧,老头子交给我就行了,不用担心。”

    “妈妈,辛苦你了。”恽夜遥平复一点情绪,对继母说。

    边上的谢云蒙也说了句:“谢谢,伯母。”

    “好了,快走吧,没事了我会打电话的。”

    恽夫人说完,目送两个人离开,正想要回楼上劝慰恽峄城,后面却突然之间又传来谢云蒙的招呼声。

    “伯母。”

    不知什么时候,谢云蒙回转过来,身边却没有恽夜遥,恽夫人好奇的问:“小遥呢?”

    “小遥在那边拐弯处等我,我说想要回来跟你道个歉。”

    “啊,不用的。”恽夫人以为他真的是来道歉,赶紧回答。

    谢云蒙说:“夫人,我还有一件事想要问问你。”

    “什么事情?”

    “今天早上九点之前,是不是有一个警察进入你们家了?他应该穿着交警的制服。”

    “警察吗?没有啊,早上我一直在家里打扫卫生,没有任何人到访。”

    “哦,我知道了,那么恽先生早上在家吗?”

    “老公啊!他也在家,是九点之后出门的。”恽夫人回答完,才意识到谢云蒙似乎话里有话,她反问:“谢警官,你不会是怀疑我们和凶杀案有什么关系吧?”

    “不是,伯母,你不要误会,今早九点之前我来过这里,本来想和恽先生好好谈一谈小遥的事情,可走错了,没有找到你们家,后来我看见一栋房子里出来跑出来一个交警模样的人,很好奇就跟上了他,发现他在这一带消失,但我不确定是进入了哪栋房子,所以才回来问一声。”

    “原来是这样,我等一下到隔壁去帮你问一问。”

    “不用麻烦,伯母,我先走了,谢谢你。”

    再次目送远去的背影,恽夫人轻叹一声,向别墅里面回进去,恽峄城那里还是个‘定时炸弹’,她也没有信心能让老公冷静下来,只能先打发走两个孩子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