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大明星的贴身保镖 > 第一千五百十七章 不再有第二个!

第一千五百十七章 不再有第二个!

    第一千五百十七章不再有第二个!

    房内的气温,再度跌破冰点。

    唐欢满嘴苦涩,却又无言以对。

    虽然这在林秋水口中,就是医生与病人的一场对话。

    可看在旁人眼里,这委实有些太伦理了。

    而且林秋水什么身份,想必秦家姑姑早已经摸清了吧?

    小姨身份,是真的。

    没血缘关系,也是真的。

    就冲唐欢这招花惹草的做派,想让秦家姑姑信他没半点暧昧。唯一的办法,就是把秦家姑姑的智商降为弱智。

    水果也吃了,该挨的训,也挨了。

    秦家姑姑没再揶揄唐欢,转而抿唇说道:“姚振北还活着。”

    唐欢眉头一挑,随即点头道:“我大概猜到了。”

    秦家姑姑闻言,狐疑道:“你见到了?”

    “他穿夜行衣,戴了面罩。”唐欢缓缓说道。“但没有否认他的身份。”

    “还是对敌人不够了解。”秦家姑姑眯眼说道。“至少年轻一辈,基本都被姚振北的这场骗局蒙骗了。”

    唐欢点头,的确如此。

    当初东窗事发,姚振北迅速下葬,谁也没见着正主。只知道姚家出了大事,而姚东亭又成功上位了。

    那么,也就不会有人再对此有所疑惑了。

    除了对姚振北极为了解的几个老江湖。

    他们了解姚振北,同样知晓姚东亭的实力。

    他们甚至可以评估,这对父子之间的较量,谁拥有更大的胜算。

    谁?

    也许就是姚振北。

    而在紫竹林,当他当面质问黑衣人时。

    黑衣人也丢给了身负重伤的姚东亭一句话:“我给你机会了,可你不中用。”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姚东亭能成为姚家掌门人,并不是靠他的真本事。而是姚振北给机会。

    你想当商界第一人。

    我给你当。

    你想掌舵姚家,我给你掌舵。

    可那又如何?

    你能将姚家带向更璀璨的辉煌吗?

    你能延续姚振北的风光吗?

    你一样都没有做到。

    你甚至连自知之明,都没有!

    “你也被骗了?”唐欢看了秦家姑姑一眼。

    秦家姑姑微微抬眸,扫了唐欢一眼:“我并不比你更了解姚家。”

    唐欢苦笑一声:“看来这姚振北,比想象中更加强大。”

    “你这是一句废话。”

    秦家姑姑一字一顿道:“他制霸华夏商界十余年,这十年来,他是华夏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或许在很多人看来,他不像你父亲那样,拥有强烈的传奇色彩。也不像我哥那样,霸气强势。但他在华夏商界,却实实在在的制霸了超过十年。”

    “能当第一人的,会是弱者吗?”秦家姑姑反问道。

    唐欢点头,深表赞同。

    姚振北非但当了第一人,还足足当了将近十五年。若没有足够的底蕴和实力,能守住那第一的宝座吗?

    如果唐欢没有记错,姚东亭虽然有一个从小教他的师傅。但他真正的启蒙老师,却是姚振北。他的亲生父亲。

    一个能教出姚东亭这等青年才俊的老一辈强者,谁敢小觑他?谁又敢,低估他的实力?

    “姚振北会选择重生吗?”唐欢好奇问道。

    “起码目前没有合适的契机。”秦家姑姑淡淡摇头。“要不然,姚东亭就死在你手中了。”

    唐欢闻言,不由得心头一颤。

    他听懂了秦家姑姑这番话的潜台词。

    姚振北是因为没有合适的重生契机,所以他才不得已出手营救姚东亭?

    如果他能公然复活,他就不打算营救姚东亭,他的亲生儿子了?

    唐欢懵了。

    但秦家姑姑这番话,并没有为唐欢带来足够震撼的效果。

    因为他这几年,见证了白家内斗。

    也接受了姚振北为姚东亭所害的事实。

    反过来说,姚振北虎毒食子,也就没那么难接受了。

    毕竟,姚东亭当初可是铁了心要上位,要制霸姚家的。

    这对父子的积怨,恐怕已经很深了吧?

    “好好休息。”

    秦家姑姑缓缓起身,看过了唐欢,也确定他没什么大碍。秦家姑姑没打算久留。

    唐欢挽留了两句,却见秦家姑姑冷笑一声:“巴不得我赶紧走吧?”

    “不能。”唐欢坚决摇头。“我昨晚梦到你了。”

    唐欢这话一出,秦家姑姑的脸色明显好转了些许。

    尽管她不知道唐欢这番话到底是客套,还是真话。

    “伤成这样,自己要懂得克制。”秦家姑姑朝房门踱步而去。淡淡道。“燕京见。”

    咔嚓。

    秦家姑姑夺门而去。

    留下了满心复杂的唐欢。

    他梦到秦家姑姑了,是真话。

    只是就算在梦中,他都有些惧怕秦家姑姑。

    小玩笑他是敢开的。可一旦秦家姑姑认真起来,他就秒怂了。

    “未婚妻一走,你就魂不守舍了?”

    没几分钟。

    门外传来林清水调侃的嗓音。

    小姨一口磁性嗓音,夹杂着江南水乡的温婉恬淡。十分诱人。

    唐欢渐渐回过神来,苦笑无言。

    “唐国柱的眼光还是毒辣。”林秋水将一条中华塞进了抽屉,还带来些点心水果进来。

    “怎么说?”唐欢好奇问道。

    “知道他儿子是个花花公子。所以挑了个有手腕也有气度的儿媳妇。”林秋水眯眼说道。“知子莫若父啊。”

    唐欢板着脸说道:“他知道个锤子。老子跟他势不两立。”

    “父子俩,当然不能两立。那是不孝。”林秋水轻描淡写道。“你得给他磕头,得跪着。”

    “——”

    唐欢斜睨了林秋水一眼:“你要不是我小姨,我反手就是一个大耳刮子。”

    “这么和你小姨说话呢?”林秋水清淡的脸庞上掠过促狭之色。“你就不怕我缠着你,把你生活搅得一盘散沙?”

    唐欢脸色微变,还真有点怕。

    叮咚。

    手机传来一条消息,唐欢看了眼,是秦家姑姑发来的。

    “她这一次,是真的出走唐门了。林-雄也放了话,再见必杀她。”

    唐欢看完短信,心中复杂得不像话,很不是滋味。

    随即抬眸看了眼林秋水那促狭的模样,终是忍不住轻叹一声:“缠着我就缠着我吧。反正我就你这么一个小姨。以后也不会再有第二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