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大明星的贴身保镖 > 第一千五百十六章 贤内助?

第一千五百十六章 贤内助?

    第一千五百十六章贤内助?

    秦家姑姑进屋时,屋内的画面是这样的。

    唐欢上面穿着病号服,下面,直接拉过了膝盖。

    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正被林秋水“伺候”着。

    而欢哥的小姨林秋水呢?

    她洗了澡,身上香喷喷的,头发湿漉漉的。正用她那灵巧柔软的双手,服侍着唐欢。

    一旁,还有个工具齐全的箱子。

    这画面,这场景,就算是他妈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也绝对会想多。

    但秦家姑姑跟别人不一样的是,她既没恼羞成怒,也没当场和林秋水来一场武斗。

    她合上了房门,就这么倚门而立。

    一双手,还微微抱胸。

    就这么冷冷扫视着床上二人。

    哦,还记不记得秦家姑姑刚才说什么了?

    “打扰了。”

    对,就是这话。

    但很明显,秦家姑姑可不是真的有什么愧疚之心。也不是真的怕打扰了林秋水。

    说着话,明显是嘲讽,是揶揄,是警告。

    “不打扰。”

    林秋水故作镇定,开始整理医药箱的工具。包括银针啊,酒精灯啊,花里胡哨的药膏什么的。

    待得整理完这一切,林秋水抬眸看了秦家姑姑一眼,不卑不亢道:“别误会,我是他小姨。”

    秦家姑姑哦了一声,轻描淡写道:“我在某段时间里,也是他姑姑。”

    唐欢羞愤欲哭。

    还真他妈是这么回事儿。

    当初他是怎么跟柳姐介绍秦家姑姑的?

    不就是说,秦家姑姑是他姑姑吗?

    现在倒好,林秋水这真小姨,反而被秦家姑姑真误会了。

    当然,这也不怪秦家姑姑一叶障目。

    这就搁着全球最顶级的私家侦探,也绝对不会查出任何他们是正经人的蛛丝马迹。

    就是一对狗男女!

    “唐欢,你说是吗?”秦家姑姑直接质问唐欢。

    却是吓了唐欢一大跳。

    “是——是的。”唐欢委屈啊。

    刚刚饱受折磨、摧残。现在又被秦家姑姑进行道德审判。他招谁惹谁了啊?

    不是他才是唯一的受害者吗?

    他不是大病刚醒吗?

    连吃了那碗牛肉面,都有点胃胀气,好像消化不良。

    “工具挺多啊。”秦家姑姑斜睨了林秋水一眼,轻描淡写道。“专业的啊?”

    “——”

    唐欢抽了抽嘴角。

    林秋水专业,倒真是专业的。

    可他却知道,秦家姑姑口中的此专业,绝对不是彼专业。

    这话明显是在羞辱林秋水…

    “你是妖怪吧?”林秋水眉宇间略显不快之色,挑眉问道。“我跟我外甥的事儿,轮得到你唧唧歪歪?”

    得。

    又是个惹不起的大雪山女王。

    人家压根就不怂秦家姑姑的!跟大明星一毛一样!

    秦家姑姑猩红的唇微微一翘:“你刚才玩弄的那话儿,从法律角度来说,是我的私有财产。你玩弄,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林秋水还要说什么。却被唐欢拦住了。

    “小姨。刚才那香烟我抽不惯,能帮我买两包中华回来吗?”唐欢满嘴苦涩,眼看着战况升级,大有不可收拾的迹象。他忙拦住林秋水,将她支开。

    可林秋水不干啊。

    我再怎么说,也是你长辈吧?

    晚辈吩咐长辈去买两包香烟?你怎么想的?

    “你这话我不爱听。”林秋水挑眉道。“我是你姨,她是你未来老婆。不让她去买烟,让我买?唐欢,这道理说的过去吗?”

    唐欢头皮发麻,不得已,只能向林秋水投去哀求的目光。

    他知道,这时候找秦家姑姑商量,不过是自寻死路。

    “那你乖乖的。”

    林秋水捋了捋秀发,又轻轻拍了拍唐欢的脸:“姨一会就回来。”

    瞧这亲昵劲儿,说她跟唐欢没点事儿,秦家姑姑今晚就醉死在医院!

    “让开。”

    林秋水回浴室换上了朴质的衣服之后,要秦家姑姑让道。

    秦家姑姑也没挡道,让路之后,她口吻阴毒道:“出门小心点,当心被雷劈。”

    干出如此有伤风化的事儿,连老天爷都绕不了你。可不就容易被雷劈吗?

    林秋水斜睨了秦家姑姑一眼,也不吱声,径直走了。

    很快,病房内只剩两人。

    唐欢躺在床上,纹丝不动。

    他也实在没什么力气动了。

    之前饱受摧残,眼下又被吓得够呛。

    更怕秦家姑姑对他下黑手…

    反观秦家姑姑,却是步履从容抵达床边。然后随意地坐下。

    “吃个梨?”

    秦家姑姑毫无征兆地开口。

    却再次让唐欢头皮发麻。

    不审问一下吗?

    直接就让我吃梨?

    不对劲啊。

    这不是秦家姑姑的风格啊!

    说实话,就算秦家姑姑忽然拿出几瓶烧刀子想灌死唐欢,他也绝对相信,这就是秦家姑姑的风格。

    吃梨?

    真的不对劲啊。

    “好的。”唐欢点点头,心跳的厉害。

    随即,秦家姑姑拿起梨,还有水果刀。

    刀法精湛的开始削皮。

    是那种一刀削的手法。一刀下来,皮都没有断。

    可见力度刀法掌握娴熟,是个高手…

    可削了皮,秦家姑姑并没将那晶莹剔透的水晶梨递给唐欢。反而是切下一块,挂在刀尖上,送到了唐欢的唇边。

    “吃。”

    用近乎命令的口吻说道。

    再看那明晃晃的水果刀在面前晃悠,欢哥真怕秦家姑姑手一得瑟,抹了自己的脖子。

    唐欢艰难的张开嘴,有种刀尖舔血的错觉。

    就这般,秦家姑姑伺候唐欢吃了半个梨,这才放下水果刀:“以后要玩要浪,别解释。我不爱听。”

    “真没有——”唐欢满脸挣扎之色。

    “伤势如何?”秦家姑姑没接茬,随口问道。“想回京养伤吗?”

    唐欢摇摇头,说道:“问题不大,大多都是皮外伤。”

    秦家姑姑淡淡点头:“的确是皮外伤。要不也就不是脱裤子了,而是开膛破肚。”

    “——”

    这他妈解释了一遍,还这么危言耸听。

    这要没解释,还不得直接抄起水果刀,就把自己给大卸八块?

    女人啊。都是毒妇。

    一个比一个心狠手辣。还贼他妈口是心非!

    唐欢强颜欢笑,岔开话题道:“你怎么忽然过来了?”

    “你都快犯人伦错误了。”秦家姑姑姿势很优雅,还很霸道的翘起二郎腿。“我不得客串下贤内助,给你除一下戾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