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大明星的贴身保镖 >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岂容鼠辈?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岂容鼠辈?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岂容鼠辈?

    所以,这就是三十年前唐家倾覆的原因吗?

    因为唐家不倒,*就必杀唐家满门?

    因为母亲的凄惨命运?

    唐欢微微皱眉。很不喜欢*的豪放。

    现如今,他重建唐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何尝不是与*作对,和他叫板?

    但现在的唐家,只有他唐欢一人而已。

    他不怕唐门的报复,甚至能欣然接受唐门的挑战。

    可前提是,他必须对唐门多做一些了解。

    他相信,唐门对自己早已经了如指掌。

    可反之,他却对唐门,所知甚少。

    敌在暗我在明。

    这对唐欢来说,还是非常危险的。

    林飞的挑衅。

    小姨的暗示。

    都是对唐欢的告诫。

    他不能无动于衷。也必须做充分准备。

    “唐门不会放过你。”白不臣一字一顿道。“你跳的越欢。唐门就越要让你受尽折磨。而且据所了解,唐门旗下,强者如云。说是天下之最,也绝对不过分。”

    唐欢对此丝毫没有怀疑。

    他虽然不了解当年的唐家究竟是何原因倾覆。

    但至少多多少少,还是和唐门有关系吧?

    或许,就连唐国柱那个老东西,也抵挡不住唐门的攻势?

    从而远走他乡三十余载,至今未归?

    唐欢点上一支烟,神色凝重道:“你说的这些,我大多都知道。意义不大。”

    摇摇头,唐欢不太满意道:“还有其他信息吗?”

    比如说,唐门这个远古豪门,内部是怎样的结构?

    他们在华夏政坛,是否同样拥有巨大影响力?

    若是他们要向唐家发难,会获得怎样的支持?

    这些,才是唐欢想要知道的。

    所谓知己知彼,便是如此。

    白不臣闻言,似乎也不着急。

    他点上一支烟,深深看了唐欢一眼:“不如先谈谈我们的交易吧?”

    白不臣抢先说了这些,也算是表态了。

    不可能唐欢什么姿态都不拿出来。就让白不臣一股脑全都说了吧?

    这不是公平交易该有的态度。

    “可以。”唐欢点头。

    白不臣沉了沉,忽然朝不远处喊道:“雷少!”

    话音刚落。

    一道熟悉的声音飘然而至。

    正是许久未见的天下第二。白不臣口中的雷少!

    此刻的天下第二,西装笔挺。看起来也是一副成功人士打扮。

    却是让唐欢觉得诡异。

    这个木讷的家伙,实在不适合这样的穿着打扮。也完全颠覆了他在唐欢心中的既定形象。

    “你怎么来了?”唐欢问道。

    心中却是纳闷。

    白不臣什么时候把天下第二给勾搭上了?

    “我和雷少聊过几次。”白不臣邀请天下第二入席。气定神闲道。“众所周知,雷少和姚家有过节——”

    “白不臣。”唐欢话锋一转,口吻森冷道。“我劝你别打他的主意。”

    天下第二和姚家的恩怨。的确众所周知。

    但如果白不臣想凭借这一点,利用天下第二的话。唐欢会当场翻脸。

    剑奴临终前,委托过唐欢。

    务必要照顾好这个没什么生活常识的武痴。

    可现在,白不臣似乎想将天下第二拉进漩涡。

    “我自愿的。”天下第二木讷道。

    唐欢愣了愣。困惑地望向天下第二。

    “不久之前。”天下第二平静道。“姚东亭和唐门有过接触。”

    唐欢皱眉道:“和你没关系。”

    “如果姚东亭真的和唐门联手。”天下第二一字一顿道。“那我就亲自出手,除掉姚东亭。”

    唐欢目中闪过冷色。直勾勾地凝视白不臣:“这就是你要从我这儿得到的东西?”

    唐欢明白了!

    白不臣要唐欢点头!

    否则,他是难以说服天下第二的。

    可是,站在唐欢的角度来说,天下第二会是姚东亭的对手吗?

    很难。

    哪怕是唐欢亲自出手,也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这个京城第一少的实力,非常恐怖,甚至达到了鬼神莫测的地步。

    白不臣点头道:“雷少说了。只要你点头答应。他就行动。”

    唐欢深吸一口冷气。

    读懂了白不臣的内心。

    他要兵不血刃,利用天下第二去克制姚东亭。

    至于是否成功,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是一次好机会。一次让姚东亭暴毙的机会。

    成功了,万事大吉。

    就算不成功——

    凡事都需要尝试。

    即便失败,也只是一次不成功的尝试而已。

    反正,对白不臣来说,没有任何的影响和损失。

    “我不准你插手。”唐欢冷冷瞪了天下第二一眼。“你敢动手,我打断你腿。”

    天下第二闻言,仍是木讷道:“我变强了。”

    “这是我的事儿。与你无关。”唐欢皱眉道。“和你是否变强,没关系。”

    “我可以帮你。”天下第二冥顽不灵道。

    “不需要。”唐欢斩钉截铁道。“好好经营你的雷家。不要多管闲事。”

    “我欠你一条命。”天下第二不依不饶道。“姚家,也欠我师父一条命。”

    唐欢知道,天下第二已经被白不臣洗脑了。

    虽然天下第二不傻,却也不是白不臣的对手。

    所谓的洗脑,自然也不会是无缘无故的。

    他动用了唐欢的关系,利用了剑奴的恩怨,成功让天下第二上了这条贼船。

    而且看架势,唐欢的劝说,似乎并没能彻底让天下第二放弃这个念头。

    唐欢心中有些恼火。他能够理解白不臣的心意。可他这一次却打了天下第二的主意。这让唐欢无法接受。

    吐出一口浊气,唐欢目光冷冽地扫视了白不臣一眼:“你打算延续老路吗?”

    “嗯?”白不臣有些费解。

    “当初利用我,夺得白家大权。现在,你还是要利用别人,来实现你的王朝梦?”唐欢口吻森冷道。“是吗?”

    白不臣淡淡摇头:“我在帮你。也在帮雷少。”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如果成功了。我也能因此获利。”白不臣很坦诚地说道。

    唐欢沉默起来。

    直至他将手中的香烟抽完,他才掷地有声道:“姚东亭说的没错。你的确不配参与到我们的斗争中来。”

    “王者之争,岂容鼠辈?”唐欢斩钉截铁道。“白不臣。你不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