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大明星的贴身保镖 > 第七百四十九章 幸好没动手!

第七百四十九章 幸好没动手!

    第七百四十九章幸好没动手!

    白烟既然是白家老二。(最快更新)

    那么她的确有理由和白母一样,将白庆阳和白万里的死,全都算在唐欢的头上来。

    所以正如白烟所言,唐欢更应该关心的,是他作为白烟的杀父仇人,该如何处理眼前的局面。

    唐欢对此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那晚在白家,他已经说完了该说的。做完了该做的。如果白烟和白母一样,只敢将怨恨宣泄到唐欢的身上。

    那也只能说明,她是一个不敢反抗白不臣的白家老二。

    这样一个女人,也就不值得唐欢太过重视了。

    眼看唐欢毫无波澜,似乎也并不担心自己的处境。白烟话锋一转,问道:“唐老板是不是觉得完全能够掌控局势。所以一点儿也不担心?更不在乎我这个白家后代?”

    唐欢抿唇道:“白小姐,事实真相如何,想必你也了解一些。我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反复纠缠。如果你觉得应该将所有的仇恨宣泄在我头上。我随时奉陪。”

    “当然。”唐欢目光一沉,一字一顿道。“也请你做好心理准备。”

    “我对你们白家,已经没有任何耐心了。”

    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只要你们白家再敢对我唐欢做任何小动作,我都不会放过你们任何一个人。()哪怕是白不臣,也一样。

    唐欢经过这两年的磨砺,的确成长了许多。也知道什么场合该说什么话,做什么事儿。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唐欢从来都不是一个打碎牙活血吞的窝囊废。

    谁敢整他,欺负他,他都会毫不留情地找回场子。

    包括上一次,梁吉成疯狂报复唐欢,想让他当着四九城上流社会丢人现眼。哪怕最终秦家姑姑没有现身。唐欢也不可能让梁吉成得逞。

    他连白庆阳也敢讨债,也敢公开叫板。区区一个梁吉成,唐欢会怕他?大不了鱼死网破,玉石俱焚而已。

    唐欢一个光脚的,没道理怕穿鞋的。

    得到唐欢的回答,白烟神色如常道:“唐老板难道就没有一点愧疚之心吧?我父亲,终究是因你而死。”

    “他不死,可能死的就是你大哥了。”唐欢反问道。“你希望得到怎样的结果?”

    白烟闻言,轻轻摇头:“唐老板明知道可以安稳度过。除了白万里,并不需要付出更多的代价。”

    唐欢微微眯眼道:“既然你知道的比我更多。现在来找我,仅仅是为了显摆你白家后人的身份吗?”

    白烟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我是想看看,唐家后人究竟有多么了不起。uctxt.com能在短短一年时间内,把四九城搞的天翻地覆。”

    “那你得到想要的答案了吗?”唐欢随口问道。

    “没有。”白烟淡淡摇头。“我并没看出你有多大本事。只是一个还算合格的商人罢了。”

    唐欢闻言,也不再逞口舌之争。

    他陷入了沉默。点上一支烟,等待白烟的回答。

    他来这儿。主要目的就是带走柳茗竹。其他事儿,都可以暂时放在一边。

    哪怕这个白烟的确引起了唐欢的好奇。他甚至觉得,白烟的所作所为,一点儿也不像是白不臣的妹妹。

    她对一切,都了如指掌。

    也并没有像白母一样,对唐欢充满怨恨。

    哪怕是对待白不臣——唐欢也能隐隐感觉到。白烟并不敬畏这位全新的白家家主。

    她所做的一切,都是擅自做主。

    最可怕的是,唐欢能够清晰地感受到。白烟有属于她的势力。而且这份势力,并不是白家。

    片刻之后,白烟重新站起身来。然后徐步朝别墅门口走去:“今晚这别墅的使用权就送给唐老板吧。你是想吵醒柳总,把她送回家。还是陪她在这里休息一晚。随你。”

    白烟走到别墅门口,忽然转身看了一眼唐欢:“唐老板,你有没有觉得,其实我大哥并没有那么强大。至少,他在杀或不杀你之间,太犹豫了。”

    “如果是我。”白烟意味深长道。“你会陪我父亲和三弟,一起消失。”

    唐欢一言不发,只是沉默地凝视白烟。

    这个女人,有点难搞啊。

    “唐老板动了杀机?”白烟很诡异地笑了笑。“想让我人间蒸发?”

    唐欢仍是沉默着。

    “以唐老板的实力,杀我应该是易如反掌的。”白烟唇角微翘。“可惜,柳总还在楼上。你一定不敢对我动手。”

    “唐老板。晚安。”

    目送白烟离去。唐欢吐出一口浊气,暗暗心惊。

    真是一个聪明又有胆魄的女人。

    她从唐欢出现,到她独自离去。

    她早已经掌握了一切。

    包括唐欢不敢动手。包括她可以安然离开。

    对普通人来说,哪怕能够料事如神,却也未必敢如此胆大妄为。

    要知道,如果真的了解唐欢在华夏这几年的经历。那就应该明白,唐欢的双手,早就沾满了鲜血。

    他可不是什么正经生意人。更是一个邪恶的刽子手。

    白烟一走。

    唐欢便快步上楼,来到了柳姐休息的卧室。

    如白烟所说,柳姐的确喝多了。甚至有点喝大了。连衣服都没脱,就直接睡了。

    唐欢有些无可奈何。

    这柳姐平时也没那么粗心大意啊。这回怎么跟一个陌生女人,都能喝得酩酊大醉?

    还是,这白烟的手段已经高明到能轻松摆布柳茗竹?

    应该就是后者了。

    否则,以唐欢对柳茗竹的了解。她不太可能跟陌生女人来到陌生地方,然后喝得酩酊大醉。

    楼梯口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唐欢听声辨人,猜到了上楼的不是别人,正是阎王。

    唐欢轻手轻脚为柳姐整理好了被褥,这才回身离开卧室,并合上了房门。

    “幸好我们没动手。”

    阎王叼着烟,倚着楼梯扶手说道。

    “嗯?”唐欢挑眉,从阎王手中接过香烟。

    “我不确定你能不能解决别墅内的暗哨。”阎王确定别墅内外都没了白烟的随从。这才意味深长地说道。“但我肯定解决不掉别墅外的暗哨。”

    略一停顿,阎王表情凝重道:“这女人不简单。而且相当厉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