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山沟书画家 > 第511章 授业

第511章 授业

    “钟老弟,你先收下,无论小斌的病治得好与坏,这份薄礼,都算是我秦某人答谢你的。”

    钟岳看着盒子内放着的那一叠用塑料密封袋装着的灵飞经残卷,叹了口气,他最吃不得这套了。

    这秦海先兵后礼,之前迟迟不肯拿出灵飞经残卷,搞得自己心里痒痒的,现在忽然又变得大方起来,直接送给了他,现在拒绝了,可能将来再也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钟岳轻触塑料袋,看着表面那熟悉的小楷,没有人比他更熟悉这《灵飞经》的残卷真容了。换句话说,这个世上,能够在纸张、排字、墨色以及笔法上,和原本如出一辙的,除了钟岳,那么只有可能是藏有真迹的那个人。

    “钟老弟想必对书法鉴定没什么难度,若是还拿捏不准,可能将当初钟老弟在甘州得来的那份灵飞经残卷拿出来比对一二,看看到底是我的是真迹,还是钟老弟手中那份是真迹。”

    钟岳将残卷放回到盒子里,说道:“那《灵飞经》残本实不相瞒,是我写的,所以比对就不用了,而且秦老你这份,毋庸置疑是真品。想来当年董其昌手中得来的《灵飞经》全本,在沪上流落到他人手中,才导致各分东西。”

    “除了我手里这份,还有那大都博物馆中的那卷四十三行本的,还差一部分,也不知道如今在何人手中。”

    钟岳不答,在谁手中,那必须在他手中了,不然他何必如此心心念念过来登门拜访。

    “这卷《灵飞经》我先不能要,能不能治,得看缘分。”钟岳将那盒子退还给秦海,这东西现在拿了,到时候治不好,反倒是自己的不是了,他毕竟不是医生,怎么可能去接这样的生意,只能说尝试一下。

    “什么意思?”

    钟岳笑道:“您先在外面等候,我进去看看他。”

    “诶,钟老弟,小斌他……”

    “秦老,你若是觉得我信得过,叫我钟岳就好,至于你这宝贝儿子小斌,试问你还要把他豢养在这玻璃安全室内多久了?一辈子么?”

    秦海犹豫了一下,看着钟岳握着门把手,等待他许可的样子。

    “那就拜托你了,钟岳。”秦海如今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了钟岳身上。

    ……

    ……

    钟岳将门打开。

    屋子里由于很安静,而且秦斌对于声音很敏感,立马转过头来,看到钟岳陌生的脸庞,立马吼道:“你是谁?赶紧给我走!给我走!”

    钟岳仿佛没有听到秦斌怒吼似的,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着。“挺宽敞啊,一个人住这个大间房子,采光又好,吃穿不愁,秦家小少爷,生活真让人羡慕。”

    “羡慕?你是在嘲讽我吗?我都这副模样了,秦海难道还有脸带着人来嘲讽我?”

    看到秦斌情绪激动的样子,钟岳双手环抱着,审视了一番,说道:“你很恨他?”

    “他害死了我妈,还把我弄成了这样一副鬼样子,难道还要怎样?嗯?你跟他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赶紧给我滚。趁着我还没有彻底仇视你的情况下。”秦斌捏紧了拳头,一副忍辱负重的样子。

    钟岳感觉有些不解,坐在那沙发上,“你说他害死了你妈,具体说说,如果真是如此,我出门的时候替你报个警。”

    秦斌眼睛扫过来,盯着钟岳,“我妈当初因为秦海得了抑郁症,后来带着我跳了楼欧,我是倒在了我妈的怀里,亲眼看着她断了气的,你说,是不是他害死了我妈的?”

    “那秦海他知道吗?”

    秦斌怒道:“他不应该知道吗?当时把我们母子俩扔在家里,而他呢,他却在京北,为了收藏到他喜爱的古董,一去就是一个月,连我母亲的电话都不接!他不配当我的父亲!”

    钟岳说道:“确实挺遗憾的。”

    “你是心理医生吗?走吧,我心理没病,我只是恨他,除了恨他,我没有任何的心理问题。”

    钟岳笑道:“那么你对这个恨,做出了点什么实际性的举措么?譬如说,绝食什么的?”

    秦斌盯着汇总月,捏紧了拳头,“我母亲掉下楼,在清醒的那段时间里,唯一和我说的一句话就是如果能活下去,就让我一定要活下去。所以我不会这么轻易地死了,我这样活着,就是对秦海内心最大的愧疚和无法抹去的伤痛。”

    “你就不想站起来踹他一脚么?”

    “你说什么?”

    “我说,你就没有站起来踹他一脚的**么?”

    秦斌盯着钟岳,最后低下了头,“我不能……”

    “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帮你试试。”

    “你是说你能治好我的腿?”虽然恨秦海,但是作为一个正常人,当然希望自己能站起来行走了。

    钟岳点了点头。

    秦斌立马警惕地说道:“你不要想着,这样我就能原谅他。”

    “你原不原谅他我管不到,我只是问你,想还是不想?”

    秦斌由于了再三,抬起头说道:“他带我都去国外治了,治不好,所有法子都用了。”

    “我看你这里有不少关于书法的书籍,跟我学书法,如何?”

    “学书法?不是治病么?”

    钟岳笑道:“如果我说,学书法能让你站起来,你学不学?”

    “学。但希望你不是骗我的。”

    钟岳笑道:“好,每星期三和星期六下午,我过来教你,时间暂时这么定了,至于其他的,你什么都不用准备。”

    “我希望你别骗我。”

    钟岳轻笑道:“就算我骗你,顶多是让你多恨一个人罢了。”

    啪。

    钟岳走出房间的时候,将门带上了。

    秦海在外边其实一直在侧耳听着,将钟岳拉到远处,皱眉问道:“钟岳,这样子真的……行吗?”

    “有疗效了,我再收下你这份诊费。”钟岳轻抚灵飞经,“现在,送我下去吧。”

    “小斌的腿,就拜托你了。”

    钟岳摇了摇头,“我只是教他书法而已。”

    秦海眉头一皱,沉默片刻,“那我送你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