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山沟书画家 > 第509章 再会秦海

第509章 再会秦海

    清晨

    阳光撒入不器斋的小窗内,钟岳看了眼怀里躺着的顾秦,打了个哈欠,昨天说了一晚上的经历,再加上后半夜的体力活动,确实有点精神欠佳,不过习惯了早起的钟岳生物钟还是令他早早地醒来,就这样看着那眼眸闭着,睫毛随着一起一伏地呼吸微微颤动的女人。

    不是有句话说得好,没有什么事情是一顿运动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是两次运动……额,钟岳也算是经历了一次洗礼,尝到了禁果的滋味,确实美妙。

    嘶。

    “怎么了?”

    顾秦惺忪地轻呼了一声,“你的手,压到我头发了!”

    “哦,对不起呀。”

    两人依偎着,钟岳感受着传来的温度,咽了口唾沫,继续闭上眼睛,享受着来之不易的爱情。或许是这场感情酝酿太久了,以至于等候了两年,原本没有这么急切的两个人,都像是要爆发了一般,就这样……

    反正钟岳还是一脸懵逼地在沉思,思考着是不是太随意了点。

    到了十点左右,两人才起来。钟岳透过镜子看到顾秦有些磨蹭的步子,刷着牙邪笑道:“还疼么?”

    啪!

    顾秦一下拍在了钟岳赤着的背上,“还不是你!”

    钟岳含糊着说道:“也不知道是谁,一直要个不停。嗷”腰间传来一阵巨疼,钟岳赶紧挣脱,看到顾秦那有些生气的脸,赶紧不再提起那些羞人的话题,说道:“快十点了,是吃早饭还是午饭?”

    顾秦漱了漱口,说道:“早点吃午饭吧,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好饿啊。你笑什么?”

    钟岳涂掉牙膏,偷袭了一下顾秦,在她脸上留下了一个白色的唇印,“为什么好饿,你心里没数么?”说完赶紧麻溜地跑了。

    “钟岳,你死定了!”

    ……

    ……

    “岳哥,你没事吧?”

    “啊?我能有什么事情。好着呢。”钟岳带着顾秦本来打算过几天二人世界,结果欧阳明提了秦海的事情,钟岳想了想,下午还得去一趟,于是抽空大家一起吃了个中饭。

    欧阳明眼神古怪地在钟岳和顾秦两人之间飘来飘去,“好是挺好,不过我看你刚才下车之后走路都是飘着的,岳哥,是不是有什么喜事啊?”

    顾秦接触欧阳明没机会,但是对于欧阳明身边的黄幼薇倒是经常在一起,连忙打岔道:“幼薇,待会儿吃完饭我们逛街去,和这些不正经的在一起,你都要被污染了。”

    钟岳轻咳了一下,“吃饭吃饭。对了,你刚才说秦海那里怎么说了?”

    “哦,他说你手机打不通,就让我照会你一声,不能忘记当初的情份。”

    钟岳轻笑一声,喝了口橙汁,说道:“他是在和我提之前那次造访,替幼薇治好了病的事情啊。”

    黄幼薇好奇地问道:“我的病,不是哥哥拜托张医师治好的么?怎么和他又有关系了?”

    钟岳说道:“病是张医师治的,但是这方法是我从他那里得来的线索,然后我自己找到的。行了,多余的事情你们不用管了,阿明啊,你下午也忙你自己的去吧,到了沪上,我还不至于不识路,当初在甘州啊,可愁死我了,手机经常是没信号。莎莎,下午跟姐姐们玩吧。”

    “丘山,你变了。”

    “啊,我哪里变了?”

    莎莎嘟囔着嘴,“以前你都还经常陪我玩的,现在你都是找人陪我玩,自己却跑出去了!你个负心汉!”

    旁边几个人先是一愣,然后哄然大笑。

    “哈哈,岳哥,你……哈哈。”

    “钟岳,解释一下,这又是你从哪里带来的小女友啊?”

    钟岳翻了翻白眼,肯定又是脑残电视剧看多了,便说道:“好了。今天姐姐们带你逛商场,等明天,明天好吧,我带你去最大的游乐场。”

    “好,一言为定啊。”

    钟岳和莎莎碰了下杯,才算逃过一劫。现在看来,这小妮子,是三个女人里面最难对付的啊……

    吃过午饭之后,钟岳终于是得了空,准备再去一趟永鑫,既然局已经被秦海识破了,犹如惊弓之鸟,钟岳也没什么好隐瞒了,也只能是破罐子破摔了,虽然对于书圣笔法钟岳确实很想要,但是要说不择手段地想要,这还是有点夸张了。

    毕竟无论再厉害的笔法,那都是筋骨,外面的皮肉都还是靠自己运笔行书的功底。

    来到那间边上都是做旧了的石俑的屋子前,钟岳便被两个人高马大的保安拦下来了。

    “请和秦先生说,钟岳拜访。”

    两人对视一眼,一人低头在带着的微型耳麦里低语了两句,然而便说道:“钟先生请。”

    从那高大的二开对门里都进去,坐了电梯上三楼,钟岳独自走到当初那间会客厅里,看到穿着老式衬衫的秦海正在泡茶,便说道:“秦先生好久不见。”

    “钟老弟这么见外啊,现在都喊秦先生了,坐吧。我这茶刚泡好,你就过来了,真是赶上趟了。”秦海给钟岳递了一小杯茶,“从甘州回来几天了?”

    钟岳笑了,这老秦还在试探着呢,便说道:“之前在敦煌研究佛窟,这不,才回来,打算开个个人书画展,到时候秦先生一定要赏个脸过来。”

    “一定一定。你这杂志上的这幅画,可是惊艳到我了,打你电话打不通,害得我大老远跑去甘州。”

    钟岳笑道:“之前手机不是掉了嘛,您看,这才换了个新手机。”

    秦海扫了眼,端起茶轻抿了一口,“之前钟老弟在日本大放异彩,怎么忽然就销声匿迹了?”

    “呵,这不是怕锋芒太露,便在甘州磨砺自己,以免被这些名利所困扰。”

    “佩服佩服,这样的心性,在这个时代可是少有了,秦某以茶代酒,敬老弟一杯。”

    钟岳拿起杯子回敬,两人还在你一句我一句地讲着客套话,还没有切入正题的意思,最后,钟岳率先问道:“秦先生去甘州找我,是为的什么?听说,是为了买那幅尺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