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山沟书画家 > 第506章 终有一天

第506章 终有一天

    付国强在敦煌呆了两天了便回去工作了,以前在马场,莎莎寒暑假都是独自一个人在家,充其量偶尔去去小叔家里,这回钟岳准备带她去沪上,也省得付国强担心莎莎一个人在家的安全问题了。

    “岳哥,你女儿?这……这两年不见,你连女儿都有了?”

    钟岳带着莎莎在敦煌机场等候着,见到一下飞机的欧阳明摘下墨镜,上来就是一句雷人语录,也是让钟岳笑岔气了。

    “用你脑子想想,两年,我生得出七八岁大的小丫头么?”

    欧阳明眉头一挑,“也是哦,那这小luoli是……”欧阳明本来要用手指挑挑莎莎的下巴,却被莎莎一下打开了。

    “丘山,这个坏叔叔是谁啊?”

    “叔叔,小姑娘,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啊,我这帅的小鲜肉,你叫我哥哥不过分吧,我可比你这位大哥年轻不少呢。”

    “行了,别贫嘴了。”

    欧阳明笑道:“岳哥,我这可是几个亿公司的总裁了,这为了见你一面,这分分钟上千万的生意啊,这往甘州跑了两趟,才好不容易见上你一面,怎么说,啥时候回沪上啊,咱别在这戈壁滩瞎闹了成不?”

    “嗯,事情办完就回去。”

    “还有事?这不是秦海都回去了,你还有什么事情没办完的?我这每次回去,咱嫂子,还是大妹子,都要对我严刑拷打一番,一定要我透露你的行踪,这以前我是真不知道,现在好几次我都快招架不住了。”

    钟岳拿过印刷好的画谱,这一工笔主题的画册,呈现效果还是不错的,不过在他看到那幅令人畏惧的十万佛州壁画后,自己心里仅存的那点得意也荡然无存了,穷丹青之妙,这一点上,钟岳相较吴道子这样的画圣,还是差在这样一个“妙”字上。

    “岳哥,没想到,你这两年就是窝在甘州画佛像啊,我给刘老看了几幅,刘老一直问我是那个大师所作,我都不敢告诉他是你画的,怕他心脏受不了。”

    钟岳笑道“那我这个人书画展一出,不是更让他们心脏受不了了?”

    “那我可管不着了。”

    “她……她们还好吗?”

    欧阳明出了机场,感受到这骄阳的不友好,又将墨镜带上了,“凑合着过呗,还能离咋滴?”

    钟岳一脚踹过去,“你是真的皮!”

    “哈哈……”

    莎莎在边上咯咯地笑开了花,眼睛弯成了月牙儿。

    ……

    ……

    “下午你带着莎莎去图书馆,或者去游乐场也行,但是记得,别把她给弄丢了就行。”

    欧阳明拿着手机正打游戏,听到钟岳这么说,顿时直起身来,“干啥啊,我这不是过来当奶爸的啊,岳哥你要干嘛?”

    “我得去莫高窟,有重要的事情。莎莎上次过去,晒中暑了。这次就不让她跟着去了。”

    欧阳明瞥了眼边上正在拿着钟岳手机玩游戏的莎莎,叹气道:“我真是放着几千万的生意不去谈,给岳哥你来当带娃奶爸了,真是的……”

    “别贫嘴,一点漆如今效益如何了?”

    说回到生意,钟岳想起来当初自己这徽墨一手拉起来的企业,虽然在日本打广告,已经将不少股份都转让给了欧阳明,但是毕竟这是自己的心血,关心过问一下还是没问题的。

    “如今墨业市场差不多饱和了,现在一点漆最赚钱的是影视业。岳哥虽然你股份少了,但是比起两年前,你这缩水的股份,总资产反而涨了不少。”

    钟岳换了件短袖,笑道:“行了,莎莎,把手机给我。虽然这个小哥哥很讨人厌,但是现在我要有事出去一趟,你跟着他,别乱跑,知道吗?”

    “丘山,你什么时候回来?”

    “晚上就回来,再过些时候,咱们就回沪上度假。”

    “好。”莎莎坐在沙发上。

    欧阳明撇了撇嘴,“什么话啊,什么叫讨人厌?我可是如今沪上有为青年,哪一个小姐姐见到我不都是青眼相看,真是的,喂,你说,我长得帅吗?”

    莎莎平静地看着欧阳明,说道:“没有丘山好看。”

    “你这破孩子,怎么这么不会说话呢,今天下午游乐园取消了,改图书馆做暑假作业,我就不信治不了你这小屁孩了!”

    ……

    这些日子,钟岳跑得最勤的就是莫高窟了,开始还买票,后来也就直接挂着免票的通行证进去了,眼看着暑假旅游高峰期要到了,钟岳也在加紧时间完成剧情任务。不过他如今最关心的,还是在那炳灵石窟内隐藏着的那幅稀释之作。

    “丘先生,昨日从那福田经变石窟内发掘出了数十卷佛经,怕被氧化,如今都搬离发掘现场了,你没过来看一眼真是太可惜了。你不知道,这些佛经是研究敦煌佛学的重要史料,这回我老徐,是真的要好好请你吃个饭了。”

    徐永年乐呵呵地像个两百斤的大胖子,他算是赌对了,本来以为仅仅是个衍生的石窟,没想到是藏经洞,这一下则,整个甘州考古界就都炸锅了,徐永年也一下子成了香饽饽,对于这个福星,徐永年也是感激万分。

    “徐教授,那个四百零七号石窟,我现在能过去考察一下么?”

    “就是那个半人高的炳灵石窟?”徐永年问道。

    “嗯。本来之前和吉旺法师一起勘察过,不过那回我身体有些不舒服,就不了了之了,今天吉旺法师在寺里有法事要做,所以我能单独去看一下吗?”

    “本来此次科考已经结束地差不多了,不过现在现场还有些收尾工作,现在这些封禁的石窟还在对我们开放之中,丘先生如果要去的话,就趁着这几天再去看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东西来。”

    钟岳看到徐永年这么爽快地答应了,问道:“不用派个人跟着么?”

    “嗨,这石窟里除了石头就是壁画,难道还怕你将整座山给搬走不成?丘先生也不是那样的人,那幅修缮好的壁画非常精致,如果丘先生您有空,可以来敦煌学术交流中心,很多老前辈想要认识一下我们甘州居然还有如此才俊,能用工笔画将壁画修缮得如此完美,现在很多修缮工作,都是交由油画来复制,毕竟如今国画画坛里,都是以写意泼墨为主了,再也难见吴带当风的古风了。”

    钟岳微微一笑,说道:“会重现的。”

    “什么?”

    “我说,终有一天,会重新当年之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