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大明铁骨 > 第95章 羽翼(第一更,求支持)

第95章 羽翼(第一更,求支持)

    其他的事情?

    其他的会是什么事?

    弑君篡位!

    恐怕也就是这种事情了,唇角微微一挑。()朱明忠有些嘲弄地说道。

    “当年他们可没有一个人怕过。”

    “那是因为当初大王是臣,现在大王很有可能由臣为君。所以他们不能不担心。”

    看着大王,钱磊继续说道。

    “即便是他们不担心,天下人也会担心,而且,若是朱由榔父子在万年有何意外的话,到时候,大王将如何向天下人解释?”

    钱磊的问题让朱明忠的眉头微锁,脸色略微一变。

    “到那时,即使是他们父子二人中的其中任何一人遭受意外,于天下人看来,都是大王授意,若是有人以此为由,挥师讨伐,又该如何?到那时,纵是大王有无数理由,亦无从解释,所以,于此看来,苍水的奏折,看似陷大王于险境,可实际上却又救大王于水火!”

    救大王于水火!

    眉头紧锁,朱明忠哼了声。“这样说的话,我还得谢谢他不成!”听出大王语气中的不满,钱磊只是笑了笑,然后继续说道。

    “倒也谈不上谢,毕竟,此事之后,朝廷对于大王的警惕,甚至杀意也是明摆着的,只是大王……”

    盯着若有所思的大王,钱磊笑道。

    “即便是朝廷有意加害大王,只要忠义军在,又能奈何得了大王?”这是实话,只要忠义军在,他们就不能怎么得了自己!

    “其实,现在闹了这么一出,对于江北来说,若是说坏处,不能说没有,可以臣等来看,恐怕好处只会更多!”

    “炳奇,看来你这次来沈阳,恐怕真的是有话要主部。uctxt.com”

    面上带着笑朱明忠不自觉地抚摸胡须了,这两年他已经完全融入了这个时代,包括如这个时代的人一般留起了胡须,尽管他的胡须并谈不上长,可有时候却不自主的想要摸上两下。

    “大王。”钱磊将上身倾斜过去,盯着大王郑重其事地说。

    “当年大王起兵于江阴之后,先复常州,后克南京,为大明可谓是立下了汗马功劳。可是大王又面临什么样的险境呢?当初于南京,大王险些为闽王所杀,后来只身北走江北,凭着数千人马,全靠弟兄们用命,方才奠定我江北今日的基业,再后来,达素南下,我忠义军以数万对十万,一场血战之后,达素所领十万精兵尽数为我忠义军全歼,自此清虏之势便江河日下,大王可谓是力挽狂澜。现在,大王领兵北上,克复辽东,断清虏后路,令其远走草地,从当初大王起兵,直到现在,大王所做的每一个决定都是极为英明的决定。可以说,若是没有大王,自然没有大明今日之势,可若是仗打完了呢?一旦天下的大仗结束,再养一支百十万的人马,既耗费粮饷,加重百姓负担,又让朝廷不放心,这自然不是什么好事。到时候,裁撤军伍自然是应该之事,到那时大王会怎么选择?臣说句不当说的话。”

    “你说吧,炳奇。”朱明忠点头说道。

    “这么些年,从本王于你结识以来,你于本王可谓是忠心耿耿,本王又岂能不知,无论何时你有什么想说的,只管说你的,本王绝不会有丝毫怪罪。”

    “谢大王,我也就不客气了。”大王的回答,让钱磊颇为动情的说道。

    “一但天下平定,到时候自然会有人提及刀枪入库、马放南山,毕竟那时候。时机也算是成熟了,况且自大明立国以来,从未曾有过今天这样的异姓藩王执掌天下兵权的事情,到那时,朝野上下必定以裁军为第一要务,忠义军、楚军、闽军以及晋军皆将大批裁撤,而大王会如何?以臣看来,大王届时必定会舍陆保海,以大王于国事之忠心,必定会同意裁军,但亦会尽量保全海军,毕竟,我等于海外之地,离不开海军舰队。uctxt.com”

    “炳奇,你说得对!”朱明忠对钱磊的这个说法,并没有选择,如果没有选择的话,他确实会选择保全海军,毕竟未来的时代是大航海时代,离不开海军舰队。

    “可是大王,这一切是都是为朝廷着想。至于为大王你个人着想嘛。”

    钱磊略停片刻后,语气坚定地说。“估且不说其它,就是大王自起兵以来,为了中兴大明,驱逐清虏,期间也得罪的人又岂止一二?请恕臣说句直话,天下于大王嫉妒者,仇恨者,恐怕早已经经是遍布朝野。倘若他日为大明朝廷把忠义军裁撤了,只恐后果不堪设想。”

    “你说说会有什么后果出现。”钱磊的话让朱明忠的心头微微一紧。

    “马放南山、刀枪入库之日,就是大王身死之时!”这样的一句话从钱磊的口中道出时,朱明忠的眉头紧锁,他沉默着,只是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远处。

    “就像现在,即便是大王的手中掌握天下雄兵,可是一但朝廷怀疑起大王,大王于朝廷的眼中,又是什么?是威胁,是欲除之后快之人!今日大王为天下中流砥柱尚是如此,至于他日,若是大王手中无兵,恐怕现在与大王说话的人就不是臣,而是朝廷的锦衣卫了,大王此时恐怕也已经身陷锦衣卫的诏狱之中!大王!”

    钱磊的提醒,让朱明忠的心头猛跳,是的!如果不是因为这次“警告”,恐怕他真的很有可能不反对裁军。如果真的如此,那等于把脑袋拱手相让,这种事情他会做吗?

    会与不会,恐怕只有老天才知道。但是经历了这次风云之后,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把自己的脑袋瓜子拱手让人。这终究也算是一件好事吧!

    “若是裁军便等于自剪羽翼,如此既失豪杰心!焉能长久?所以,凡天下英雄必不可自剪羽翼!”

    钱磊的提醒,让朱明忠心里一怔,两眼直直地望着钱磊。他一向将出身师爷的钱磊视为那种精通政务的官吏,但是在另一方面,钱磊在参军府中却很少发表意见,因为他更擅长处理寻常政务,而不是作为幕僚,参谋军政。可是刚才这句“凡天下英雄必不可自剪羽翼”的话,引起了他的强烈震动。

    “羽翼不可自剪!”朱明忠点了下头,看着钱磊说道。

    “这次,他们提醒的对啊,若不然,本王自剪羽翼之时,恐怕就是本王身死之日,功高盖主啊……”

    功高盖主!

    古往今来,多少人因此这四个字没了性命?在史书上这样的例子可以说是数不胜数,忠臣……又有几个有好下场的?这么于心底哀叹一声,朱明忠苦笑道。

    “看来,我真的要好好谢谢苍水,他这个奏折,可以说是彻底打消了本王所有的幻想!”

    是的,幻想已经完全消失了。尽管这一次,朝廷并没有表现出想要杀他的意思,但是朱明忠却很清楚,朱由榔想要杀他,只是时间问题,待到还朝京师之后,于他们而言,最大的威胁,可能不再是满清,甚至他们都不会去考虑什么西征,只要自己还活着,他们就绝不会放心。

    “在来沈阳之前,臣等已经就此事进行过讨论,如果臣等所产不差的话,待到还朝京师之后,必定会令大王领兵西征!”看着大王,钱磊道出了他们的猜测。

    “哦!”冷笑一声,朱明忠说道。“他们想借刀杀人啊!”

    “是想借刀剪大王羽翼,一旦大王打不好仗,皇上会如何看待大王呢?朝野官绅又会如何看待大王呢?他们必定会以此机会,剪除大王羽翼,待到大王手中无一兵一卒时,一切自然可以徐徐图之了!”

    朱明忠点了下头,这正是古往今来最常见的法子。沉默不语的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坐在那里,手中端着茶杯,在沉默良久之后,才看着钱磊问道。

    “那么,你们怎么看?”他口中的“你们”,指的自然是几位参军,他需要知道他们的意见。更重要的是需要知道他们的想法。

    “大王现在已经无路可退,再退,便是死无葬身之地!”钱磊的这番回答,让朱明忠的心里又是一怔。死无葬身之地!这绝对不是什么危言耸听,钱磊说的是事实,如果这一次,他不做出准确的应对的话,那么,将来肯定是死无葬身之地,不但他个人,包括他的家人同样也是如此。

    “大王……”看着面色不时变幻的大王,钱磊继续说道。

    “无论大王是不是先帝的子嗣,其实于朝廷而言都不重要,李子渊不会错过这个落井下石的机会,甚至就是郑经,也乐意看到淮藩被废,至于李定国、张煌言他们势单力薄,若是朝廷一意孤行,他们又能奈何得了朝廷?”

    “那么……”话声略微一顿,朱明忠反问道。

    “炳奇,你说说,现在应该怎么办为好?”如果不是因为看到了自身的险境,朱明忠绝不会如此恼怒,现在他已经没有任何退路可言了!

    “大王。”钱磊不加思索地说道。

    “其实天下人都想知道,大王到底是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