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交锋 > 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乱蓬蓬

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乱蓬蓬

    孙明华的任务,主要是监视。uctxt.com至于查找电台,是聂俊卿的任务。他只要确保,这些知道消息的人,没有异常就可以了。

    “武尚天刚刚也出去了,去的是法租界方向。”孙明华说,他其实一直觉得,朱慕云是个识时务者为俊杰之人。

    如果朱慕云能像对待李邦藩那样,向曾山效忠的话,政保局的事情就会很简单了。可惜,自己提醒过朱慕云多次,但朱慕云似乎都没有听懂。或者说,朱慕云拒绝了自己的建议。

    “我们去六水洲吧,今天晚上,一定要抓个现行。”曾山冷冷的说,根据聂俊卿掌握的规律,今天晚上又是二号电台与重庆的联络时间。

    “局座,此事要不要向特高课汇报?”孙明华提醒着说。

    “等抓到人再说。”曾山摆了摆手,植村岩藏担任特高课长后,还兼了一个职务,政保局的顾问。

    这让曾山心里很不舒服,李邦藩当局长的时候,为何没有这个“顾问”呢?自己代理局长后,就增设了这个顾问,特高课在业务上领导政保局还不够,竟然要把手伸到政保局内部。

    曾山并不知道,李邦藩是日本人。他担任政保局长,日本人当然很放心,自然也不用设什么顾问。可曾山就不一样了,他只是代理局长,日本人对他自然不会放心。

    之所以要设这个顾问,就是希望政保局有任何行动,都提前汇报。日本人要把政保局完全掌控,植村岩藏除了担任政保局的顾问外,还安插了朱慕云这个秘密情报员。

    武尚天确实是去宪兵分队,三处的事情,与他现在没有关系。可是,之前他可是分管三处的。三处出了内鬼,他责无旁贷。

    “武副局长,你可是稀客。(uc书盟最快更新)”朱慕云看到武尚天的时候,笑吟吟的说。

    余国辉刚走,朱慕云就向植村岩藏汇报了政保局的事情。他是植村岩藏的秘密情报员,向植村岩藏汇报工作理所当然。

    朱慕云能及时汇报政保局的工作,植村岩藏自然很满意。同时,他对曾山的表现很失望。暂且不论自己是政保局的顾问,身为特高课长,政保局发现敌方电台,是不是要第一时间汇报?

    朱慕云不管植村岩藏如何生气,他尽到了自己的职责。至于植村岩藏因为愤怒,而影响,甚至是破坏了曾山的行动,就与朱慕云无关了。

    “没打扰你的工作吧?”武尚天说,自从调到政保局后,他还是第一次来朱慕云在宪佐班的办公室。

    “那怎么会呢。”朱慕云笑吟吟的说,武尚天确实影响到了他。

    朱慕云原本想与袁旺财见个面,可因为武尚天的到来,只能往后推迟。

    “三处出事了,可能有人暗中还在与重庆联系。”武尚天叹息着说,他既像是特意说给朱慕云听的,又像是自言自语。

    “早上曾山开会,就是说的此事吧。”朱慕云说,他在武尚天面前,没有再提“曾局长”,而是直呼其名。这也是变相表明他的态度,自己与曾山是两路人。

    “你也知道,以前我分管三处。曾山巴不得我出点事,我看他想借机生事。”武尚天对朱慕云的态度很满意,或许他们之前也有芥蒂,可现在为了应付曾山,两人自然而然的走到了一起。

    “这件事是不是真的,还不知道呢?再说了,就算有人暗中与重庆联络,难道就一定是重庆的人?或许是三处在重庆发展了内线,通过电台联系,源源不断的从重庆获取情报呢。(最快更新)”朱慕云说。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武尚天眼睛一亮,程吉路向他汇报的时候,他并没有任何暗示。

    对武尚天来说,让一名中统的人溜掉,不算什么大事。但如果被曾山揪住了小辫子,后患无穷。

    “植村课长是政保局的顾问,政保局的工作,应该及时向他请示报告。但是,今天曾山的行动,我敢肯定植村课长是不知情的。”朱慕云笃定的说,他的意思很明显,让武尚天去找植村岩藏。

    武尚天是政保局的副局长,向植村岩藏汇报工作,更是理所当然。如果武尚天再在植村岩藏面前,说几句曾山的坏话。或许,曾山今天的行动就要泡汤了。

    “不错。”武尚天笑逐颜开的说,只要能破坏曾山的行动,他不在乎采取什么手段。

    武尚天走后,朱慕云去了趟济南路,在实惠饭馆的地下室,他见到了袁旺财。朱慕云告诉了袁旺财,陈秉南可能要出事的消息,让他马上转移。

    “朱先生,就这么放弃,实在太可惜了。”袁旺财心疼的说,实惠饭馆不但是九头山的联络站,同时也凝聚着他的心血。

    “暂时的放弃,是为了更好的将来。你对外宣称,因为粮食统制,暂时歇业。你跟罗泉,正好去九头山休息一段时间嘛。”朱慕云说,其实从他的安全角度来说,袁旺财和罗泉已经不能再待在古星了。

    朱慕云的机密,袁旺财和罗泉都知道。他们留在古星,确实是朱慕云的一大隐患。当然,他们对朱慕云是忠诚的。可是,敌人的手段很残暴,真要是进了审讯室,谁也不敢保证,他们就能坚贞不屈。

    “好吧,我听你的。”袁旺财说,既然朱慕云已经决定了,他自然不好再多说。

    “另外,你将陈秉南的家人也一起接走。我想,你很快也会接到中统的指示。”朱慕云说,程吉路知道陈秉南出事,除了给陈秉南创造机会逃脱外,恐怕最担心的,就是陈秉南的家眷。

    陈秉南把家眷放在古星,确实是很好的掩护。毕竟,敌人见到他有家眷,自然会更相信他。之所以他是电讯科长,顾兆鑫只是副科长,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没有问题,明天我们就走。”袁旺财说。

    “等不到明天了,今天你们就得走。陈秉南的家眷如果中统不好安排的话,你们直接带他们去九头山。”朱慕云想了想,说。

    很多抗日人士,面对敌人的酷刑,能坚贞不屈。可是,当他们看到家人落入魔掌时,很容易变节。

    朱慕云下午,接到了尹有海的通知,让他去六水洲。朱慕云很意外,今天晚上曾山有行动,怎么还会通知自己去六水洲呢?这么多人上去了,陈秉南哪怕再笨,也应该知道出事了。

    然而,朱慕云到六水洲上后才发现,不仅仅是政保局的人到了,植村岩藏与武尚天也到了。武尚天看到朱慕云的时候,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显然,植村岩藏之所以会来六水洲,是因为武尚天的功劳。

    当然,植村岩藏来六水洲,表面上并非调查二号电台。他是以视察六水洲看守所的名义,把政保局的主要成员,全部叫到了六水洲。而电讯处的电监科,也借着机会,将设备全部搬到了六水洲上。

    “曾桑,发报的时候是几点?”植村岩藏看了一眼手表,问旁边的曾山。

    “八点半。”曾山说,看到植村岩藏出现在六水洲的时候,他就觉得事情不对劲。再看到植村岩藏身边的武尚天后,他终于知道,为何会不对劲了。

    然而,到八点半的时候,二号电台并没有如约开机。这让曾山开始紧张起来了,如果今天二号电台不开机,以后再想找到二号电台的机会就不大了。

    快十点的时候,电监科依然没有发现二号电台。这让植村岩藏很不满,原本他对曾山就不满,政保局的工作,竟然不请示报告,要不是曾山刚上任,他真想当众给他几巴掌。

    “曾局长,你解释一下,这是为什么?”植村岩藏冷冷的说。

    “可能是改期了吧。”曾山说,他突然觉得,今天晚上二号电台不开机是很正确的,政保局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此事,再想保密几乎是不可能的。

    “程吉路,你说说看,三处的陈秉南是否还在为重庆服务?”植村岩藏转而问程吉路。

    “不可能。”程吉路郑重其事的说,回到六水洲后,他就跟顾兆鑫见了一面。

    程吉路直接与陈秉南见面,很容易引起怀疑。可是,通过顾兆鑫转达的话,就要隐蔽得多。电讯科的人,或许发现陈秉南在私用电台。可是,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电讯科的正副科长,都是重庆的人。

    “程吉路,三处电讯科是不是应该下班了?”武尚天突然说,他到六水洲后,也与程吉路碰了个头。他告诉程吉路,就算陈秉南真正重庆的人,现在也不能让他露馅。

    三处的性质本就不一样,当初史希侠带着他们投诚,其实是想换个身份,好公开对付。中统对很有经验,如果三处的人,真要与重庆有联系,也不算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不错,如果再不下班,就要令人起疑了。”程吉路忙不迭的说。

    “不行,就算二号电台没露面,也要抓捕陈秉南。”曾山冷冷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