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交锋 >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监视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监视

    朱慕云对余国辉还是比较了解的,从曾山的办公室出来后,余国辉果然首先去了经济处的办公室。()然而,朱慕云却不在。他一问,得知朱慕云去了宪兵分队。

    这个时候了,朱慕云确实不应该在政保局。余国辉也没有在意,程吉路去了武尚天的办公室,他没有再等,坐车去了法租界宪兵分队。

    程吉路此时虽然心急如焚,但他还是在会后就向武尚天汇报了会议的内容。曾山并没有说起具体的怀疑目标,只说三处有个二号电台。

    程吉路作为中统在古星的调统室主任,当然知道这个二号电台是由陈秉南和顾兆鑫在使用。他们一个是三处的电讯科长,一个是副科长。前段时间,一直由陈秉南负责与中统局本部联系。

    程吉路不知道陈秉南是怎么暴露的,可事情已经发生了,他必须想办法把水搅浑。来政保局的时候,他就发现余国辉的车后,跟着一辆自行车。显然,曾山连他都监视起来了。

    在曾山的办公室,程吉路其实也没有听到实质性的东西。曾山只说,有一个神秘的二号电台,可能隐藏在三处。今天晚上,这部电台还会发报。让他给二号电台创造条件,继续向重庆发报。

    程吉路知道,陈秉南就算今天晚上能侥幸过关,也不可能再三处待了。此时陈秉南已经上了六水洲,对陈秉南来说,此时的六水洲就像牢笼。只要曾山一声令下,陈秉南插翅难飞。

    朱慕云在宪佐班的办公室,焦急的等着余国辉。他上午原本想去趟胜利街,可想着余国辉还没来,心里总是不安宁。他掌握的信息实在有限,哪怕他逻辑推理能力再强,也不可能得出准确的结论。

    余国辉没来之前,朱慕云设想过无数的可能。早上的会议,会不会是曾山的圈套?程吉路的身份是不是暴露了?陈秉南如果暴露,还能顺利撤出去吗?

    如果三处的中统组织暴露,会不会影响到住在法租界的林景伊?最最重要的是,朱慕云担心袁旺财和罗泉的安全。uctxt.com

    在朱慕云的授意下,袁旺财和罗泉都加入了中统。二号电台的暴露,很有可能牵扯到他们的安全。而袁旺财和罗泉一旦出事,他们给朱慕云挖的地下室和暗道,随时可能暴露。

    中统的事情,看似与朱慕云无关。可通过袁旺财和罗泉串起来后,他们已经融为一体。朱慕云一直在犹豫,是不是要通知袁旺财转移?

    “朱长官,三处要出事了。”余国辉见到朱慕云后,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说。

    这种事情,换成其他人,肯定不会泄露。可朱慕云不是外人,他不但要第一时间告诉朱慕云,也想听听朱慕云的意见。

    “三处能有什么事?”朱慕云不以为意的说。可他心里一动,曾山敢开会讨论这个问题,显然有了九成以上的把握。

    “电讯处发现了一部秘密电台,聂俊卿称之为二号电台。原本这个二号电台,聂俊卿只侦测出一个大概范围。根据最新情报,这部电台竟然借用三处之电台,秘密给重庆发报。”余国辉神秘的说。

    “警卫队也有电台吧,为何断定就是三处的电台在给重庆发报呢?”朱慕云问。

    相比之下,朱慕云更关心情报的来源。如果不把这个根源找到,以后隐藏在三处的中统组织,都有暴露的可能。虽然他推测,可能与桔娥有关。但如果推测有误呢?如果是三处的其他人,突然想举报立功呢?

    “曾局长有情报来源,应该是三处的人举报了。uctxt.com”余国辉笃定的说。

    “确定是曾局长的情报?”朱慕云诧异的说,他一直觉得,今天早上的会议,与昨天桔娥迟回六水洲一个小时有关。

    如果这是曾山的情报,难道说桔娥是曾山的人?桔娥是在李邦藩没出事之前,就到了六水洲。曾山当时就安插了桔娥,此人心机之深沉令人胆寒。

    “反正是曾山介绍的嘛。”余国辉也不敢肯定。他不能影响朱慕云的判断,自己下一步怎么办,还要朱慕云给他出主意呢。

    “参加会议的除了你和程吉路外,还有谁?”朱慕云问。余国辉确实很业余,曾山介绍的情况,难道就非得是他得到的情报?

    “除曾山外,就是聂俊卿、孙明华和郑思远。”余国辉回忆了一下,缓缓的说。

    “郑思远?”朱慕云意外的说,自己没参加会议情有可原,毕竟这件事跟二处和经济处都没关系。

    但这跟郑思远有什么关系呢?孙明华的情报处,本就有一定的行动能力。退一万步,就算真的需要行动队配合,曾山也应该选择何梁的一处。除非,此次侦破二号电台,郑思远也发挥了作用。

    朱慕云推断,郑思远一定是发挥了作用。朱慕云又想到,桔娥昨天晚回来一个小时。或许,这就是郑思远参加会议的原因。当然,这些都只是他的分析,没有证据支持。

    “朱长官,曾局长要求,回到六水洲后,配合情报处和电讯处行动。只要今天晚上二号电台再发报,当场抓捕。”余国辉说。曾山与朱慕云之间,并不是那么和睦。就算如此,他也坚定的站在朱慕云这一边。

    余国辉很清楚,就算他站到曾山一边,也不会长久。没有朱慕云作为他的后盾,他相信自己很难走下去。

    “程吉路的任务是什么?”朱慕云说,其实,这件事他不用操什么心,有程吉路在,很难抓到把柄。至少,程吉路会通风报信。

    朱慕云需要考虑的是,此事会不会影响到袁旺财。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刚开始与袁旺财接触的,正是陈秉南。中统人员的忠诚,朱慕云是不放心的。为了以防万一,他决定让实惠饭馆暂时休业,袁旺财和罗泉,马上转移到九头山。

    “给二号电台创造机会。”余国辉说。

    “二号电台到底由谁使用?”朱慕云问,虽然他怀疑是陈秉南,可是没有证实之前,永远只能是怀疑。

    “这就不知道了。”余国辉摇了摇头说,他只是配合情报处和电讯处行动,并不知道全部内容。毕竟他不是曾山的亲信,事情的来龙去脉不可能让他知道。

    “你赶紧回去吧,好好配合行动。这是曾局长亲自指挥的一次行动,同时,也是对你的一次考验。不要多想,全力配合就是。”朱慕云叮嘱着说。

    余国辉来向他汇报,既有示好之意,同时也是想讨个主意。目前来说,让余国辉正常表现就行。

    “是。”余国辉说,一个人的一生中,总有关键的几步。如果这几步没走好,一辈子都不会出头。

    余国辉当初只是一个小排长,能调到经济处,是他人生一次重大转折。而到经济处后,他一直紧眼朱慕云的步伐,才能平步青云。哪怕现在当了警卫队长,很多事情,他也会征求朱慕云的意见。

    “回去之后……不要有特别的举动,免得打草惊蛇。”朱慕云说,原本,他想提醒余国辉,注意一下桔娥。

    可是,话到嘴边,他又收了回来。余国辉没有受过专业训练,心里如果有事,根本藏不住。桔娥如果真是特工的话,一定训练有素。只要告诉向余国辉透露一点风声,回去后桔娥马上就能知道。

    “知道,全力配合局里的行动。”余国辉说。

    此时在政保局,孙明华正在向曾山汇报工作。既然二号电台确定在三处,而且还是由陈秉南使用,那么程吉路也是不可靠的。

    程吉路在接到曾山的通知,来政保局开会的时候,就受到了严密监视。曾山有理由怀疑,程吉路也有问题。甚至,整人六水洲的人,都有问题。他让程吉路和余国辉来开会,也确实有试探之意。

    “程吉路去了趟武尚天的办公室,就坐黄包车去了码头,然后回到了六水洲。”孙明华说。武尚天虽然没有再分管三处,但程吉路算是他的老部下。

    “余国辉呢?”曾山又问,他怀疑所有的人。哪怕余国辉是从军队调过来的,但谁又敢保证,余国辉就没问题呢。

    “他去了法租界合作路一号。”孙明华说,那里是法租界宪兵分队所在地,余国辉去那里,不用猜也知道,一定是与朱慕云见面。

    “看来朱慕云的影响力还不小。”曾山缓缓的说。他已经极力打压朱慕云,然而,余国辉第一时间见的,还是朱慕云。

    “余国辉与朱慕云的关系一向很好,他这个警卫队长,要不是朱慕云,肯定当不上。”孙明华说,朱慕云在缉查一科的时候,余国辉就与他配合查货。两人的关系,由来已久。

    “武尚天呢?”曾山又问,他对余国辉与朱慕云走得近,只是心里不舒服,并没有怀疑其他。

    可武尚天就不一样了,三处可以说是武尚天创建的,武尚天现在是专职副局长,哪怕陈秉南跟武尚天没有关系,他也会把这个责任,推到武尚天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