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交锋 >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 不能动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 不能动

    朱慕云的怀疑没有错,桔娥确实是肩负特殊任务到六水洲的。当初她去六水洲,是缘于陈旺金的推荐。之所以让陈旺金推荐,是因为陈旺金是总务处的副处长,并且陈旺金与朱慕云私交不错。

    果然,桔娥到六水洲后,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事实上,她是郑思远的人。是郑思远特意安排她到六水洲,调查警卫队以及看守所这些人员的。

    吴渭水身边的罗斌被杀,陈贤荣一直没有进展,让郑思远产生了怀疑。毕竟,当时情报处的安排很巧妙,可罗斌还是死在了古昌。

    郑思远有所怀疑,才派桔娥以厨娘的身份进入六水洲。可是,桔娥在六水洲这么长时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倒是余国辉看上了她,郑思远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让桔娥答应嫁给余国辉,但又不能离开六水洲。

    余国辉对桔娥的表现,从来没有起疑。对他这个打了半辈子光棍的老男人来说,一旦爬上桔娥的肚皮,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余国辉原本就不算真正的特工,他自然不会怀疑桔娥的身份。

    包括六水洲上的其他人,对桔娥的身份都没怀疑过,哪怕是三处的程吉路等人。只有朱慕云,在桔娥刚到六水洲的时候,就有过疑惑。甚至让组织调查桔娥的身份,可是,在战乱时期,又怎么可能查出一个精心安排的假身份呢。

    昨天桔娥之所以迟回来一个小时,是因为她要与郑思远见面。因为桔娥发现了新的情况,三处的电讯科长陈秉南有问题。

    桔娥现在炒的小灶,只对干部开放。另外,像技术人员,她也可以提供饭菜。像电讯科的人,虽然也是特务部门,但嘴并不严。正是因为电讯科的人,低声嘀咕了陈秉南几句,说陈秉南借三处的电台给自己发报,这才引起了桔娥的重视。

    朱慕云只知道昨天桔娥比往常晚回来一个小时,她就算对桔娥再怀疑,也没想到,桔娥竟然发现了陈秉南的异常。

    郑思远知道消息后,原本想行动队单独行动。可是,政保局没有了李邦藩,他如果擅自行动,会引起曾山和程吉路的强烈不满。

    郑思远在政保局待了这么长时间,对中国人的勾心斗角深有体会。这个时候,不能强出头。想着三处与武尚天的特殊关系,郑思远没有跟武尚天提及此事,而是直接向曾山汇报了。

    聂俊卿刚确定二号电台,而且六水洲也在他划定的范围内。曾山一听郑思远说起此事,马上联想到了二号电台。陈秉南作为三处电讯科长,完全有可能借着三处的电台,私自向重庆发报。

    朱慕云刚到政保局时,就发现今天的气氛有些不同。镇南五金厂的上空,似乎有一种紧张的氛围。原本,这种事只要问一声孙明华,很快就能知道。然而,今时不同往日。孙明华与曾山走得这么近,自己如果问起孙明华,曾山还以为自己别有用心呢。

    朱慕云一直以来,对情报和行动方面的事情,就不是很热心。只要是政保局这方面的行动,他都是能推就推,能躲就躲。只要能捞到油水的行动,朱慕云才会特别积极。

    曾山自然没想告诉朱慕云,他只是通知余国辉和程吉路,上午来局里开会。陈秉南每天都要去六水洲的,得知他去了六水洲后,曾山就派情报处的人去了码头。一旦陈秉南上岸,马上抓捕。

    余国辉不知道让他开什么会,心里没底,只好问朱慕云。朱慕云虽然到处跑,可他其实有着固定的时间和路线。这个时候,朱慕云应该在经济处的办公室。果然,电话打过来后,朱慕云亲自接听了电话。

    “朱长官,上午曾局长要开会,要讨论什么议题?”余国辉问,作为警卫队长,他对现在的生活已经很满足了。不管谁来当局长,都不会影响到他。

    “是谁通知你开会的?”朱慕云随口问,自己都没接到通知,余国辉竟然先一步知道,难道说,今天的会议与自己无关?

    曾山就算排挤朱慕云,可也没到这个地步吧?难道说,桔娥是曾山的人?华生昨天汇报桔娥出现异常,今天就通知余国辉开会。不会是余国辉被曾山抓住了什么把柄吧?以通知开会为名义,要抓余国辉吧。

    “曾局长亲自打的电话。”余国辉说。他对曾山并没有尊称“局座”,这也是跟着朱慕云喊的。

    “你来就是,我还没接到通知呢。”朱慕云说,可以肯定一点,并不是要抓捕余国辉。否则的话,曾山一定会按照正常程序,让尹有海通知余国辉来开会的。

    朱慕云一直等着,看曾山会不会也通知他去开会。可一直等到余国辉的车子到了政保局,他也没接到曾山的电话。这让朱慕云很失落,曾山已经开始将他挤出政保局的权力中心了。

    放在以前,如果李邦藩不通知他开会,朱慕云根本不会在意。不能让他开会,能省不少事呢。可现在的朱慕云很敏感,如果连会都不能参加,意味着什么?

    与余国辉同时下车的,还有程吉路。显然,程吉路也接到了通知,与余国辉同时来开会。政保局在外面的干部都回来了,是全局一起开会?还是只有余国辉和程吉路?

    看到余国辉和程吉路进了曾山的办公室,朱慕云暗暗揣测。可他掌握的信息实在太少,唯一知道的是,此事可能与桔娥有关。

    “武副局长,忙么?”朱慕云突然想到了武尚天,换在以前,他遇到武尚天都像是没有看到。可现在,为了应付曾山,他必须与武尚天同仇敌忾。

    “有事?”武尚天白天都会在政保局,晚上再回显正街的安清会。哪怕安清会的事情再重要,他人也要待在政保局。

    如果武尚天白天再去显正街,只会将政保局的工作拱手让出。他已经吸取教训,再也不会干这样的蠢事了。

    “没什么事,刚才我看到余国辉和程吉路到了局里,不知道出什么事了?”朱慕云问。

    “可能是查二号电台吧,据说,在码头和六水洲一带,出现了一个神秘电台。”武尚天随口说,作为政保局的局长,曾山不可能什么事都瞒着他。

    正因为武尚天待在政保局,所以这种事情,他才能知道。如果像以前那样,他整天待在显正街办公,一段时间后,人们会忘了,还有他这个副局长。

    “二号电台?”朱慕云惊讶的说,之前聂俊卿要查一号电台,最终不了了之。现在又要查二号电台,可据他所知,在码头附近并没有抗日人士的电台啊。

    蓦然,朱慕云突然想到,码头确实没有秘密电台,可六水洲上一定有。因为程吉路、陈秉南和顾兆鑫,都是中统的人。陈秉南作为电讯科长,正好可以借助三处的电台与重庆联系。

    以陈秉南的手段,这种事情应该神不知鬼不觉才对,可怎么能被聂俊卿侦知呢?

    朱慕云并不知道,中统在电讯侦察方面,不如军统有经验。陈秉南与重庆联系的波长与呼号,已经超过半年了。只要被发现,再掌握他的发报规律,慢慢就能缩小范围。

    如果陈秉南也跟军统一样,经常更换波长、呼号和密码本。哪怕电台被政保局掌握,很快又能消失。电台发报,只要不知道波长,哪怕就在你对面,也不可能知道。

    朱慕云原本想到武尚天办公室去坐会,可是事态紧急,他得想办法通知陈秉南才对。像陈秉南这样的人,一旦再次被捕,很容易真正叛变。到时候,不仅仅是他,就连程吉路也很危险。

    朱慕云的手,拉开了办公室的门。正当他准备出门的时候,又将门轻轻关上。他暗骂自己,这个时候怎么能如此不冷静呢。陈秉南的顶头上司程吉路,就在曾山的办公室。

    再也没有谁比程吉路更合适通知陈秉南了,曾山恐怕也想不到,他要抓的陈秉南,竟然还有上线。而且,这个上线,此刻正坐在他对面。

    朱慕云想给孙明华打电话,既然程吉路和余国辉来了政保局,是不是约个牌局。然而,孙明华办公室的电话无人接听。朱慕云都不用猜,就知道此时孙明华一定在曾山的办公室。

    朱慕云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不能有任何异常。特别是关于三处的事情,按照组织原则,此事与他没有任何关系。先不说陈秉南是中统的人,哪怕就是地下党的同志,朱慕云也不应该出手营救。

    两条线的同志,如果因为一条线上的同志出现危险,另外一条线的同志就冒险营救,那是严重违反规定的。所以,朱慕云就算知道陈秉南已经暴露了,他也不能有任何行动。

    就算他有行动,至少也要等到余国辉出来后再说。以朱慕云对余国辉的了解,开完会后,余国辉一定会向他汇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