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交锋 > 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订

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订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出自《诗经郑风》,这首诗写一个女子在城楼上等候她的恋人,久等不到,有如一日三秋。()

    朱慕云看到于心玉的回复,并没有再次与她沟通。只是在晚上的通联时,他再次提醒于心玉,为了更好的潜伏在朱慕云身边,与之订婚是必不可少的。而且,目前是最佳时机。李邦藩住院,朱慕云在政保局正处于低谷,不会那么多人注意她。

    于心玉还能有什么办法呢,她觉得自己说得够清楚了,“鹅卵石”却一点回应也没有。只能说明,人家拒绝了自己呗。

    这是上级交待的任务,于心玉必须完成。而且,让她难堪的是,“鹅卵石”对她的暗示没有回应,并且,订婚这件事,她还得主动跟朱慕云说起。

    女方主动提出订婚,这是非常羞于启齿的。然而,上级的命令,特别还是“鹅卵石”的命令,让于心玉不得不执行。不就是订婚么,自己孤身一人,同样可以完成。

    朱慕云晚上回到家的时候,于心玉一个人坐在客厅,她递给朱慕云一封电报。这是一封家书,大意是询问她的个人情况。家里已经给她准备了一门婚事,希望她回去订婚。

    “你难道没告诉家里,已经准备嫁给我了么?”朱慕云微笑着说,于心玉能在这么短的时间,炮制出这样一封信,也算为难她了。

    “你都没有行动,我怎么告诉家里?”于心玉脸上一红。其实,在当初接受邓湘涛的命令时,她就一直在准备。

    刚开始潜伏在朱慕云身边时,她确实没有经验,差点被玉梅识破了身份。随着古星区和古星站接连遭到破坏,她也迅速成长起来了。

    期间,她与“公鸡”直接联络,让她心里起了涟漪。uctxt.com她对“公鸡”非常钦佩,一直渴望能与“公鸡”并肩作战。然而,“公鸡”为了更好的潜伏,一直没与她见面。甚至,还下令让她与朱慕云订婚。

    在自己向他表白之后,“公鸡”依然没有改变命令的迹象。于心玉确实很伤心,可是,她也因此变得更加坚强。自己一直想着卿卿我我,可“鹅卵石”一心只想着抗战。从这一点,她就比不上“鹅卵石”。

    “我马上安排人去提亲。”朱慕云高兴的说。他已经安排好了一切,从外地请来于心玉的“父母”,订完亲后,马上离开古星。

    “他们过段时间会来古星,到时候答不答应订婚,就要看你的本事了。”于心玉说。

    “请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他们答应的。”朱慕云坚定的说。

    于心玉没有再说什么,其实,就算朱慕云表现得再差,也不会遭到拒绝。因为,订婚本就是她提出来的,只要朱慕云点头,一切都好办。

    接下来的事情很顺利,剧本是朱慕云提前编好的,总部派人扮演于心玉的亲戚。朱慕云负责喊人来见证,特别是政保局的人。

    孙明华接到朱慕云的邀请,并没有觉得意外。他觉得,朱慕云应该结婚才行。在古星,像朱慕云这种年少多金的人,三妻四妾也很正常。至于余国辉,得知朱慕云订婚,并没有多想。只是一大早就过来帮忙,像朱慕云的大哥一样。

    至于华生,包下了所有的杂事。他原本就是朱慕云小弟,又在总务处庶务科干了一段时间,这些事情最是拿手。

    朱慕云的订婚仪式很简单,就在古星饭店叫了桌席面,很简单很低调。按照朱慕云的习惯,原本要大宴宾客,这可是捞钱的好手段。(最快更新)但是,古星的规矩,订婚并不收礼。朱慕云很是遗憾,自然也没兴趣大办了。

    “朱慕云订婚了?”曾山听到孙明华的汇报,很是意外。

    “此次他收敛了很多,只办了一桌。”孙明华微笑着说,朱慕云终于不再嚣张跋扈了,没有了保护伞,朱慕云连订婚都只能躲着办了。

    “算他有自知之明。”曾山说,朱慕云之前确实很张扬,如果以前订婚的话,怕理半个古星市的人都会知道。现在,要不是孙明华汇报,他都不知道朱慕云竟然订婚了。

    “局座,宪兵队对李邦藩内线档案一事有回复了么?”孙明华问,自从美座聡太和本清正雄在大冶地区遇到**袭击身亡后,宪兵队的工作,一度处于瘫痪。

    “本清正雄突然死亡,继任者还没有到任,我们的申请,还没有得到回复。”曾山摇了摇头,他思来想去,除了李邦藩办公室和家里外,恐怕就只有宪兵队会有这此档案了。

    “如果继任者一天不来,岂不是宪兵队的工作,就一天不能恢复?”孙明华不满的说。

    “据说很快就会来了……”曾山正要说话的时候,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他马上抓起话筒一听,却是特务总部打来的电话,通知他去特务总部开会。

    “我去特务总部开个会,你继续与朱慕云保持联络,要随时掌握他的动态。”曾山说。

    他也知道,孙明华一直与朱慕云走得较近。虽然他在朱慕云身边,已经安插了宋鹏和吴国盛。但他还是觉得不够,一定要想办法,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朱慕云压得抬不起头来。

    曾山目前最想干的,除了迅速整顿内部事务外,还是想干出一番成绩。躺在陆军医院的李邦藩,就像一颗随时会爆炸的定时炸弹。一旦李邦藩醒来,曾山的局长梦马上就会破灭。所以,他得整顿内部,统一所有人的认识。

    朱慕云在陆军医院陪了李邦藩七天,吃住都在病房,可见朱慕云对李邦藩的态度。这种人,曾山或许有一线的欣赏,但绝对不会重用。朱慕云无论在哪里,只要一看到他,都会想到,此人是李邦藩的爪牙。

    所以,只要是李邦藩的人,曾山都会极力打击。这些人,如果不能倒向自己,就只能被边缘化。他在经济处安排吴国盛这个副处长,又与宋鹏接触了几次,都是为了架空朱慕云而作的准备。

    曾山希望,哪怕就是李邦藩今天醒来,明天来政保局主持工作,也无法动摇自己的根本。要做到这一点很难,可曾山正在努力去做。

    另外,就是立功了。只有迅速建功立业,才能让日本人觉得,他比李邦藩能力更强。李邦藩受了伤,就算真的醒来,在病床上,至少也要躺三个月吧?因此,曾山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朱慕云与于心玉订婚一事,也是经请示上级,得到批准之后才敢实施的。订婚之后的第二天,朱慕云送走了于心玉的“父母”。他亲自送出了城,等他们走后,此次订婚的任务,才算基本完成。

    “从今天开始,我应该可以睡楼上了吧?”朱慕云笑嘻嘻的说。

    “不行,只有结婚后,你才能上楼。”于心玉脸上一红,宴席上,孙明华和余国辉起哄,让她早点给朱慕云生个大胖小子。

    于心玉当时一脸的娇羞,什么话也不说。可她心里,真是又羞又急。难道说,与朱慕云订婚后,这一切很快就会来么?于心玉虽然早就作好了准备,可是她希望那一天,永远都不要来。

    “那好,我们马上结婚。”朱慕云“迫不及待”的说。

    “你跟我爸不是说,要明年才结婚么?”于心玉振振有词的说,朱慕云虽然答应订婚,但并不急于结婚。这让她暗暗松了口气。

    “如果我要结婚后才能上楼的话,当然要提前结婚了。”朱慕云望着于心玉,一脸渴望的说。

    “你总不希望,我是这样不顾廉耻之人吧?”于心玉以退为进,她觉得,朱慕云在这方面还真绅士。如果换成其他人,与自己单独相处这么长时间,早就用强了。

    然而,朱慕云对她,一直彬彬有礼。哪怕是订婚后,也没有表现得猴急。或许朱慕云嘴里说得很亲近,但一直没有作出进一步的举动。

    朱慕云订婚后,在政保局和宪兵分队,都被责怪,为何没有通知。比如说尹有海、聂俊卿,得到消息后,特意找到朱慕云。就连郑思远,在走廊碰到朱慕云时,都怪他没有通知。要不然,郑思远也要参加朱慕云的订婚宴。

    至于宪兵分队这边,大泽谷次郎得到消息后,也跟朱慕云说起此事。

    “朱君,虽然我是日本人,但你与于小姐订婚,还有应该让我通知才对。”大泽谷次郎见到朱慕云后,责备的说。

    “此事惊动的人越少越好,你也知道,曾山上任后,一直想挑我的错。目前来说,我越收敛,他就越无从下嘴。”朱慕云说。

    “有我在,他还敢动你不成?”大泽谷次郎冷冷的说,在中国人面前,哪怕就是一名普通日本人,也是高高在上的。

    “现在他还不敢动我,但以后来就不知道了。”朱慕云叹息着说,曾山最想坐稳位子,而朱慕云则打定主意,不能让曾山得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