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重生之财源滚滚 > 第1577章 就不能消停几天?

第1577章 就不能消停几天?

        接着,李东又往下扫了一圈,等看到百佳的时候,李东轻轻敲着桌面道:“百佳在内地业务不算太多,内地的业务大部分都集在华南地区。

    而华南地区,百佳营收为40亿人民币,不算低,但是也不算太强大。

    百佳真正厉害的还是港澳地区的成绩,港澳地区,百佳营收达到了120亿人民币以,在这些地方市场占有率很高。

    内地这么大的市场,营收超过百亿以的零售企业也不多,何况在港澳这两小块。

    所以,我们并购百佳,其实看重的不是百佳在内地的业务,而是港澳地区。

    不过,和黄也是财大气粗的主,并购算能达成一致,对方开价也不会太低。

    这次我们给百佳发出并购要约的同时,其实也有别的企业伸出了橄榄枝,包括不少国际零售集团,他们也希望能进入港澳地区。

    华夏内地市场,现在竞争太过激烈,可港澳还算可以。

    而且作为桥头堡,还可以窥探内地市场,随时进入华夏内部。

    昨晚,我给老李的长子打了个电话,大概沟通了一下,对方开价不低,虽然借口是别人的报价,可显然对方的心理价位很高。

    35亿美金,240亿左右人民币的报价……”

    众人一听,陈浪顿时皱眉道:“这个价格太高了!

    当初家乐福的业务百佳还要强许多,营收甚至达到了对方的两倍。

    现在的百佳,哪怕加内地,总营收也才160亿人民币。

    还有,百佳的自有物业其实很少,大部分都是和黄旗下的商场,这次我们并购的业务,其实不包括这些商业地产项目。

    单纯的一个百货业务,开价240亿,真觉得我们的钱不是钱?

    还有,百佳的利润率也不高,堪堪达到6%,按照去年的营收来算,算盈利10亿人民币。

    如果花240亿并购了对方,那投资回报率只有4%多一点。

    当然,单纯的看投资回报率不足以说明什么,毕竟港澳地区我们的零售业务是一片空白,可以给我们产生不小的附加值。

    可投资回报率低于8%,其实对我们而言,有些得不偿失。

    120亿左右并购了对方,这个价格可以接受,哪怕起到了附加作用,附加值也不会超过20%。

    也是说,140亿人民币左右是我们的最高承受价。

    现在对方开价240亿,高出百亿资金,李总,我觉得对方是没有任何诚意的。

    这种报价报出来,再怎么谈,我们都很难谈下来。”

    袁成道也点头道:“的确,240亿,百佳不值这个价。

    哪怕是国梅,当初我们虽然花费不少,可国梅是华夏零售第一,意义不同。

    百佳在香江都不是第一,更别说内地市场,想要240亿,和黄的胃口大的吓人。

    商业并购,遇到这种对手,一般都代表对方没太大的诚意去谈,用高价位赶走那些希望参与并购的企业,李总,对方应该还没考虑好到底要不要出售百佳才对。”

    其他人也纷纷出言,240亿的价格的确虚高的有些过分。

    之前并购家乐福,远方只花了100多亿,而家乐福的营收是对方的两倍。

    而且两家一样,都没有太多的自有物业,这也是很重要的一点。

    不过那时候家乐福岌岌可危,在华夏受到了很大的排斥,加远方在内地压制,对方可以说亏本甩卖,远方是捡了便宜的。

    然而算如此,百佳以对方一半左右的营收,价值也不会虚高到这个地步。

    李东听了几句,接着又忽然道:“如果现在并购大商的话,我是说他们的零售业务,你们觉得多少钱才够?”

    这话一出,几人眼神微微有些变化。

    陈浪考虑了一阵才道:“对大商的情报,我们不是太了解,包括他们的盈利水准,负债率多少,自有物业例,还有其他的一些参数,我们都不是太清楚。

    之前,我们对大商的研究也不是太多。

    不过据我所知,大商的利润率也不是太高,对方采取的是薄利多销的手段,这也是他们营收很高的原因之一。

    如果按照披露的数据来看,750亿的营收,6%的利润,加10%左右的自有物业例,负债率20%以下的话。

    想并购大商零售业务,低于500亿几乎没希望。”

    这话一出,不少人都有些牙疼。

    李东也无奈道:“500亿以,有这么高吗?国梅大概也花了这么多钱……”

    众人无言,情况不同。

    当初国梅是遭遇危机,被远方趁虚而入。

    实际不止国梅和家乐福,远方一般干的都是乘人之危的事,所有远方并购的企业,出价都不是太高。

    可大商现在的日子过的很不错,在东北称霸,无人竞争。

    这种情况下,想并购大商,代价不会小。

    而且对于这些零售企业,不管没市,市值都不足以代表什么,还得看切实的价值。

    除非你和对方合作,可以对对方产生产业互补作用,对方可能会用低代价让你进场。

    可单纯的想并购对方,那得高价了。

    李东摸着下巴,想了一会又道:“大商按照你们的标准,价值高达500亿。

    那物美呢?

    要知道,当初物美开价可不是太高。

    当时对方想要置换我们的京城门店,给出了25%的股权和10亿的现金,物美实际作价也100亿出头。

    物美加京客隆,这一次营收也不低,达到了430亿……”

    陈浪打断道:“李总,这不一样的。

    而且物美的负债率不低,当初因为负债太多,银行拒绝贷款,物美放弃了并购时代,被我们抢占了先机。

    而大商那边,我们虽然没做调研,可绝对物美的情况要好的多。

    还有,物美的利润率也不高,大商在东北是独霸,物美在京城则是需要激烈的竞争。

    还有,当时我们是置换,是不用出钱的,而且对方还能和远方达成联盟,这才给出了那样的代价。

    可想收购对方,那不是这么算了。

    单纯的想收购物美,没有150亿以的资金,也没希望。

    这还是建立在对方愿意的情况下,要是谈不拢,开价200亿,物美不答应都正常。

    总之,想靠资金强行收购,花钱肯定会更多。

    大商加物美两家,想完成收购,做到北方独霸,集团起码需要准备700亿资金。

    前提是,全资收购,如果只是单纯的入股,那代价要小很多,入股和收购,又不是一个概念……”

    陈浪作为曾经的并购之王,在华闰并购过很多企业,尤其是并购苏果,让华闰在零售业务崛起,是华夏零售业不可忽视的存在。

    他说的这些,算因为材料不精准,可能给的评估不是很到位,可只要对方实际情况和他预算的差不多,价格应该也不会差太多。

    700亿,这便是远方打开北方市场的代价。

    再加之前远方在北方自己的投资,以及并购家乐福的时候,家乐福在北方的投资。

    最后算下来,光是北方市场,远方想完成布局,做到绝对的第一,耗资在千亿以那是绝对的。

    李东微微有些头疼,这还没进行国际扩张呢,也没想着并购之前一直当成目标的几大零售集团。

    单是一个大商和物美,要花费700亿资金,这还是最好的情况,这么算下来,想完成自己的计划,3000亿都打不住了。

    见李东沉思,陈浪不由道:“李总,您不会真想和对方谈并购的事吧?

    其实在我看来,现在并购这些企业,是不太划算的。

    我们的业务已经铺的很广,整体进行并购的话,很多资源都重合了。

    而拆分并购,这些企业哪怕想出售,恐怕都不会答应。

    当初并购家乐福,我们资源重合不少,关停了一些门店。

    不过那时候,家乐福开价不高,我们还能接受。

    现在大商和物美不一样,还是我们主动提出并购方案,那其浪费的资源,需要我们自己去承担。”

    李东打断道:“先不说这个,如果,我说如果我们完成了百佳、大商、物美的并购,那么我们在华北、东北、华南包括西北四大区域,都会有完善的布局。

    华,华东,西南我们目前已经做的很不错,其他四片区域布局完善的话,我们在国内,真做到了无敌了。

    不,还得加华的武商联。

    完成了这四家的并购方案,我们是不是彻底无敌手了?”

    陈浪苦笑道:“业绩的无敌手,前提是能顺利完成整合。

    别的不说,起码百货业务,是真的没人能超越我们了。

    可并购这四家,资金起码在1000—1200亿之间。

    这甚至还要超越我们现在零售集团的总价值!

    李总,这样其实是不划算的,耗费的资金太多不说,一次性并入这么多企业,集团的压力太大了,大到远方零售还能不能完成整合都是未知的事。

    我都不说钱的事了,光是整合工作,没有一两年也无法完成。”

    “千亿以的资金,四家加在一起,1800—2000亿的营收业绩……”

    和远方一,好像的确不划算。

    现在的远方零售,不算线这一块,单纯线下加国梅的话,今年的目标是冲击3000亿大关。

    而远方零售之前价值才多少,李东虚估1000亿都有人质疑。

    现在对方自有物业例,利润率都不见得远方强,用1000亿以的资金,换来2000亿左右的营收,好像是亏了不少。

    不过远方能有现在的成绩,都是后期慢慢增长的,现在强行并购,自然要多付出一些代价才行。

    李东再次敲起了桌子,喃喃道:“并购了这四家,今年线下的零售营收应该能达到5000亿大关了。

    5000亿……”

    大概猜到李东目标的袁成道,不由得提醒道:“算能达到5000亿营收,可这种不挑食的并购,算完成了并购计划,我们的成本开支都会浮,利润率会再次下降。

    到最后,利润率恐怕会低于5%。

    甚至,会更低一些!

    规模是大了,可也许之前的利润,提升的不是太多。

    而我们则是动用了千亿的资金!

    这些资金,哪怕存在银行,恐怕都超过这个回报率了。

    李总,三思啊!”

    5%挺起来好像是挺不错的,可实际,惨不忍睹。

    对于大集团来说,低于10%的回报率,都不值得去投资。

    当然,零售企业提供的现金流多,利润率可以稍微降低一些,可低于5%以下,在没受到电商冲击的时候,是绝对不划算的。

    单纯的营收涨,真的有意义吗?

    起码在袁成道看来,意义不是太大。

    有这个钱,可以干很多事了,也可以挑选一些合适的企业进行收购,而不是现在光看谁业绩高,谁在当地强大,去收购谁。

    还有,千亿的资金,远方到哪弄去?

    算贷款能贷到千亿,结果并购来的企业,赚的钱全成了银行的利息,相当于远方没有实质的盈利,有这个必要吗?

    不仅袁成道无奈,陈浪大概也听懂了李东的意思,皱眉道:“李总,超负荷的运转,其实意义不是太大。

    如果只是为了第一的话,我们现在已经是了。

    在别的企业遇到危机的时候,对方又有并购的价值,那我们可以不计成本地进场。

    可现在,其他企业都没遇到大危机,这时候不计成本的入场,从集团成长的脚步而言,并不是太符合我们的预期。”

    两人都劝说了几句,李东却是笑道:“有时候,也不要光看眼前的利益嘛。

    真要并购成功了,而且纳入了我们的体系范畴,华夏这边,除了华南还有点竞争力,其他地方的竞争都可以平息了。

    09年达到线下5000亿的营收,10年我们有可能翻倍,当然,这个可能性有点低是了。

    企业发展初期,我们可以不以赚钱为目的……”

    他一句企业发展初期,让在场的人瞠目结舌。

    都这时候了,还企业发展初期?

    远方做到了这个地步,按理说,这时候该以盈利为目标才对,而不是一味地扩张规模。

    除非,李东真的想做到世界零售第一这个位置,要不然,这时候盲目扩张在所有人看来都是不值得的。

    李东也不管他们怎么想,语气加速道:“其实还是可以试试的,哪怕现在不行,后期也可以继续谈下去。

    1000亿,收购了四家,在我看来也不是不能接受。

    至于资金方面……先谈吧,谈完了再说。”

    这种不负责任的话,再次让大家无言以对,甚至翻起了白眼。

    1000亿,你现在是一分钱没有,你倒是敢说!

    真要谈成了,最后没钱支付,谁来买单?

    一旦出现这样的状况,那远方会成为全世界的笑柄。

    感情,远方一直都是在虚张声势,打肿脸充胖子是吧。

    既然没钱,那还到处谈并购干嘛,闲得慌。

    场,这时候没人接话茬,也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总之,对李东的心思,大家现在都有些摸不透。

    在气氛陷入尴尬的氛围的时候,旁边忽然有人道:“李总,华地区,江城那边出现了小规模的示威活动。

    五十多位远方员工聚集在江城总部,要求我们提高工资待遇,缩减工作时间……”

    “李总,沪市那边也出现了一些情况,原家乐福的几位高管和离职管理层,带着家乐福的员工向我们讨要说法。

    尤其是离职的那些高管,现在都要求我们赔偿他们损失。

    孙总和王总都已经去处理了……”

    “李总……”

    旁边接电话的人,这时候纷纷汇报了起来。

    而李东几人,却是都松了口气。

    发生串联的地方不多,总共有八处,包括京城这些撤离的地方,参与的员工和管理层,总共大概在300人左右。

    相较远方几十万人的规模,300人算是小例了。

    之前大家都担心出现几千甚至万人规模的示威活动,现在只是零星分布在一些区域,大家预期的要好的多。

    听完他们的汇报,李东这时候也不再说并购的事,大声道:“告诉当地的负责人,离职的员工和管理层,一分钱都别想要!

    别跟他们客气,让警方出动,光天化日之下,非法集会、游行那都是犯法的!

    而远方的员工,先让人去安抚,如果还聚集不走,那别客气,直接开除,补偿费用一分都没,想告我让他们去告去!

    远方做到这个地步,几十百号人想击垮了远方,那也太小看远方了。

    何况,我们也没有任何对不起他们的地方,远方的工资待遇,也没有什么值得他们参与非法集会的。

    至于工作时长的问题,这点我清楚,让人盯一下,有些地方克扣了员工的加班费用,这不是假的。

    如果真的出现工作时长增加,没拿到加班费用,那我们全权负责,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

    可要是拿到了加班费用,还跟我说时间太长,也麻利的让他们滚蛋!

    我没让大家免费加班,对得起他们了。

    让他们出去问问看,有几家公司,真正做到了加班给工资的地步?

    不愿意加班,那不加班,想加班的人多的是,自己不加班又嫌弃工资低,真当远方是福利院了?”

    李东一边骂着,一边说着自己的处理方案。

    这次要是几千万人参与,那李东得考虑一下后果,这时候,他得甩出一系列福利新政策了。

    可全国加在一起才几百号人,还有一半都是以前离职的人,真正参与的远方员工也百来人左右。

    这样的规模,分布在全国各地,李东跟他们客气才怪了。

    做企业,真要说一点不剥削员工,那肯定不存在,可将这种剥削,压制到最低的程度,压制到所有人都能接受的地步,那是企业的成功。

    几十万员工,百来人不满意,这样的例,不足以影响到什么。

    李东这次这么强势解决,袁成道几人都没什么意见,一味的怀柔也不是好事,既然规模不大,那说明情况已经被压制了下去。

    这时候,强势将剩下的人也镇压下去,这样也许能将影响降到最低。

    松气的同时,几人还在想着李东之前的话。

    09年,为了让远方零售的线下营收突破5000亿,李东很有可能真会实施他的计划,并购了面说的四家企业。

    关键还是在于,从职业经理人的角度来看,是真的不值得。

    李东,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有钱,也不是这么玩的,难道他真以为他可以冲击世界五百强第一名?

    如果冲不到第一,第二和第十又有多大差别?

    想着想着,袁成道和陈浪几人对视一眼,都有些头疼,这家伙不能真的消停几天吗?

    之前呼吁李东回归的那些混蛋,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主,这位一出山,麻烦的可是他们。

    明明说好了忙完了眼前的事休息几天,结果倒好,这位恐怕早忘了自己说的话了,难道这位还准备把“以后没事了”的话再说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