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逍遥梦路 > 第五百八十八章 女儿

第五百八十八章 女儿

    “一个优秀的猎魔人,除了要有良好的身体素质与精通格斗枪斗技巧之外,还至少应该懂得一定的野外求生知识、自我医疗能力、以及神秘学的内容,对各种眷族与魔怪,堕落者的分类了如指掌……”

    记忆中,一个白发苍苍,眼睛宛若鹰隼般的教官正在大声呵斥着:“作为一名猎魔人,要懂得保养好你的武器,它是与你并肩作战的战友,比你爱人还亲密的伙伴!”

    诸多格斗术、枪斗术、野外求生的记忆,被方元翻找出来,共同构成猎魔人体系的基础。

    可惜,这个浩克资质实在是一般,辛苦锻炼到现在,也不过一个新手菜鸟的级别。

    此时,方元就看着自己的大剑。

    它是标准的猎魔人长剑样式,一米多长,手掌宽,通体泛着银色,这是在锻造之时加入了秘银的效果。

    阿尔卡大陆上的秘银,与前世西幻传说中的秘银,完全是两种物质。

    虽然也十分珍惜,但产量还算不错,至少能供应到最底层的猎魔人身上。

    “秘银对于黑夜眷族有着灼伤的能力,因此是所有猎魔人武器的标配……当然,秘银的质地很脆,完全用它锻造武器等于自杀,只能用来铸造合金,各种搭配秘方便是锻造师们的独得之秘……”

    方元伸手握住自己的佩剑,一种似乎血肉相连般的感觉传来,那是无数次练习之后产生的结果,自己的手掌,已经对于这柄剑的每一处都十分熟悉。

    “星夜!”

    剑柄用细麻丝密密地包裹了一层,在尽头有几个字母,刻出了这柄剑的名字。

    “以后……你就跟着我了!”

    他披上黑色的皮衣,将长剑用皮带背负在身后。

    星夜是重剑,有着超过50磅的重量,放在平时,这不过寻常,但现在方元却是感觉犹如背了一座大山一样。

    “呼……”

    方元吐出一口长气,又将自己的爱枪收好。

    这燧发枪的红木把手上已经有了一层光泽,带着难以言喻的流畅美感,不过前身的浩克,却是给它取了一个糟糕的名字哀嚎!

    “这一剑一枪,组合起来就是星夜下的哀嚎?”

    方元有些无语地对着镜子:“想不到你曾经如此恶趣味呢……”

    出现在镜子中的,是一个青年人的面孔,鼻高眼深,皮肤雪白,纯种的西方人框架,但眼眸却是漆黑之色,宛若宝石一般,一头酒红色的短发根根笔挺,好像尖锐的倒刺,显得十分精神。

    “该走了。”

    他推开房门,来到外界的酒吧。

    顿时,喧嚣与酒精的气息,立即将他包围。

    在吧台上坐着的,大多都是这一区的猎魔人,身穿皮衣或者风衣,戴着帽子,身上偶尔展露出飞刀等等的武器,大口大口地喝酒吃肉。

    作为猎魔人,朝不保夕是常态,搞不好哪一天就死在战场上,因此及时行乐才是其中的普遍心理。

    “哦,快看这是谁?”

    这时,一个金发猎魔人看到了方元,顿时举杯:“这不是好运的浩克么?我们应该为他的侥幸逃生而干一杯!”

    “干!”

    诸多猎魔人或者挤眉弄眼,或者发出善意的笑容,又或许只是为了找个喝酒的藉口,大声起哄着,干掉了杯里的啤酒。

    “听说你之前被那头魔怪狠狠地干了一下,身上有没有少些零件?”

    金发青年靠了过来,有些不怀好意。

    “贝奇,不要闹了!”

    见此,在吧台后面擦拭着玻璃杯的乔克大叔不由皱着眉头,训了一句。

    “我哪里有胡闹……我只是在关心浩克而已啊!”贝奇忽然间一拍额头:“难道那个传言是真的……浩克被魔怪重伤,已经失去作为猎魔人的能力了?”

    他故意说得非常大声,吸引来一片惋惜的目光。

    若是换成另外一个少年,自尊心差点的,此时就要夺门而出了。

    但方元毕竟阅历丰富,闻言只是一笑,忽然间一步逼近:“哪怕我受到一点小伤,现在也可以一只手干死你,你信不信?贝奇?”

    即使他此时手无缚鸡之力,但略微凝聚的气势,还是令贝奇连连退步,几乎撞到了吧台上。

    这种无形的交锋,顿时让乔克与几个老猎魔人眼睛一亮。

    ‘想不到浩克此时,就有了几分强者的气势了,可惜……’

    乔克缓缓摇头,看着坐上吧台的方元:“你不能喝酒!”

    “我知道,给我一杯苏打水,再来一份牛排!”

    方元笑了笑,将几张纸币按在吧台上。

    “还跟我客气什么?玛丽亚!玛丽亚!”

    乔克怔了怔,将钱收好,顺手给方元倒了一杯苏打水:“牛排马上让玛丽亚送来,你多吃点!”

    一个少女从厨房里面转出,大概有着二十来岁,身材高挑火辣,看得不少醉汉吹起了口哨。

    “你的牛排!”

    砰!

    她将盘子摔到方元面前,与桌面发出沉闷的声响。

    “谢谢!”

    方元点点头,拿起刀叉飞快吃着,醇厚浓郁的牛肉十分有嚼劲,配合着黑胡椒的味道,在嘴中炸开形成冲击。

    而看到旁边贝奇有些迷恋的眼色,他大概也知晓为何这个年青猎魔人对自己总是看不顺眼了。

    不得不说,作为乔克大叔的爱女,玛丽亚在这一块年轻猎魔人中的地位很高,简直就是梦中女神一样的存在。

    当然,若仅仅是这样,还不至于让贝奇疯狂仇视之前的浩克。

    ‘乔克大叔退役之前是精英猎魔人,积蓄不错,并且还开了这样一家酒吧……又只有一个女儿,如果娶了她,那就是人财两得……光是女色,或许还不至于让他失态,但再加上财富,特别是乔克大叔很看重我之后,就立即变成了死仇!’

    方元心里宛若镜子一般,将这个金发猎魔人的心态映照得一清二楚。

    ‘此时……通过打击我,来展露他的威风,就好像雄性动物争相秀肌肉以争夺雌性一般,真是幼稚!’

    当然,崇拜强者,也是人类的天性。

    刚才玛丽亚对他的态度转冷,显然也是知道了其中的原因。

    这就是世态炎凉,能始终如一的人,实在太少了。

    吃饱喝足之后,方元来到乔克面前:“大叔……我这次来,是要向你告别的!”

    “是么?看来你还是选择了幼年的梦想啊!”

    乔克大叔叹息一声:“准备去工会总部?我可以为你安排门路……”

    “不用了,我想先四处转转,碰碰运气!”方元笑了笑。

    “运气?!”乔克眼睛中闪过一丝狐疑:“你该不会是想……不行,那太危险了,至少要将你的身体养好再说!”

    “我的身体,恢复到这个地步已经是极限了……接下来,不解决那个,根本不可能痊愈的!”

    这次,无论乔克怎么挽留,方元都是下定决心,非得出走了。

    不离开这里,他怎么治疗身上的伤势?并且飞快提升,还要隐瞒这些熟识的人呢?

    “请放心,我向你保证,没有十足的把握,绝对不会去招惹那些东西的!”

    方元略微欠身:“感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了!”

    旋即,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酒吧。

    “唉……”

    乔克喉咙动了动,终于没有将挽留的话继续说出口。

    他来到后面的厨房,看着装作忙碌的玛丽亚,怒气冲冲:“为什么要这样?他毕竟跟你一起长大的。”

    作为经验丰富的老猎魔人,他明显察觉到了女儿态度的冷淡,不仅仅在今天这一件小事上!

    “为了什么?当然是让他死心啊!”玛丽亚骄傲地昂起了脑袋:“如果他还是之前的猎魔人,我或许会遵从父亲您的意思,与他成婚,毕竟只要守住家业就足够了,但此时的他,明显不能给我带来庇护,我为什么还要像以前那样?父亲……你也为他做得够多了,光是那瓶疗水,就足以偿还他当初父母……”

    “等一等,这件事,是谁告诉你的?索菲亚?”乔克眉头大皱,旋即自己猜到了答案。

    在这一瞬间,他仿佛被抽走了骨头,整个人都显得更加苍老了数分。

    “唉……你们年青人的事,自己做决定吧!”

    乔克叹息一声,缓缓走了出去。

    他原本,还有着让浩克入赘之类的想法,但此时,却是什么都没有了。

    见到这一幕,玛丽亚不知道怎么的,也是心里一凉,感觉好像做了一件大错事一般。

    但旋即,她就握紧了小拳头:“我没有错,我要追寻自己的幸福!找一个能真正爱护我,保护我的男人!”

    ……

    夜风凄凉。

    在一片说不出是善意还是嘲弄的笑声中,方元缓缓离开了斧头酒吧的小巷。

    “我现在的遭遇,怎么看怎么像那些废柴流的主角模版,先重伤再退婚,不崛起打脸都对不起老天啊……”

    方元裹了裹身上的风衣,有些苦中作乐地想着。

    此时,外面的煤气灯还未普及,走出两条街区之后,周围环境一下昏暗起来。

    而方元也是一个激灵,神色肃穆地握住了星夜之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