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三百零七章 和斩鲲的关系

第三百零七章 和斩鲲的关系

    归不归的话说完之后,傅羌脸上已经看不见一点笑容。他长长的出了口气之后,说道:“我知道这么做有些冒险,不过当时眼前已经没有第二条路了。傅羌的身体原本是等着大事成了之后再夺舍的,我甚至已经计划好了,在你们的面前舍弃这个身体,让你们亲眼看到我死后,然后用傅羌的身体找个没有人烟的地方生活下去的。可惜这一切都被姚山河打乱了……”

    说话的时候,‘傅羌’苦笑了一声。随后他看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这个身体太吃亏了。如果现在还是童戚振的话,归不归,今天可能就是另外的一种局面了。”

    “这个老人家我承认”归不归笑眯咪的点了点头之后,继续说道:“你夺舍之后,连术法都没有敢重新找回来。怕身份泄露连和你一起叛逃的方士,还有自己的弟子都不敢告知你的真实身份。之前用惯了的人都指望不上了,有只广仁、火山那些人还能用一下。换做老人家我是你一样捉襟见肘……”

    看着归不归对‘傅羌’的遭遇颇有些同情,吴勉翻了翻白眼,对着‘傅羌’说道:“现在你已经这样了,是不是可以说说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了?之前打得旗号是重建方士一门,这个早就说不通了。

    是实话吧……你是怎么打动广仁和火山的?”

    “这个你还是去问那位大方师的好”‘傅羌’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有件事我要提醒你们二位一下,我与那两位大方师定好的,只要一天之内他们俩找不到我,广仁师徒便会认为我已经死了,到时候他们会替我完成剩下的事情……”

    “什么事情? ”没等‘傅羌’说完,吴勉已经打断了他的话。

    “只要我今天没有从这里出去,你们马上就会知道的。”‘傅羌’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说句题外话,广仁大方师这么多年一直都被规矩卡着,如果拋开这些规矩得话,他可能会作出来超乎你们想象的事情来。”

    说到这里的时候,‘傅羌’转头和吴勉的目光视对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吴勉先生这段日子过的也很辛苦吧?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您现在这头发是染白的,之前因为帮着高如柏成为长生不老之身之后,您便一直都没有恢复,对吧?我能看出来的事情,广仁大方师也会看出来……”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吴勉身后突然飞出来一道厉闪。还没等‘傅羌’明白过来,一柄闪耀着秋水一样光芒的长剑剑尖已经低在了自己的咽喉处。

    随着剑尖慢慢向里推动,‘傅羌’的脖子已经被刺破,鲜血慢慢的流淌了下来。

    吴勉的眉毛挑了一下之后,看着脸色已经发白的‘傅羌’说道:“刚才你说什么来着?我没听清……”

    ‘傅羌’的脸上都是惊诧的神色,高如柏变成长生不老的身体之后,他便派人将汴梁城及其周围府县的大小染坊都安插进了人,每天都要检查明矾、石灰等染料的存量。结果在京城一家染坊当中,每格五三日便会丟失少许的染料。如果不是有意检查的话,谁也不会发现这么细微的变化。凭着这点染料的丟失,‘傅羌’才敢肯定吴勉的术法还没有恢复,甚至他的头发还要靠染白来保持以前的白发相貌。

    可是这柄法器又是怎么一回事?他不可能还有可以操控法器的能力。‘傅羌’夺舍之后,虽然没敢修炼回来之前的术法,可还是能清晰的感觉到抵在他脖子下面这柄长剑巨大的威力。他甚至连躲避的念头都不敢有,担心稍有躲闪的念头,这柄长剑就会刺穿自己的咽喉。

    “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你能看出来的事情,广仁能看出来那就太好了。我等了他很久,等得都有些烦了。”

    这时候,一边的归不归也笑了一下,对着‘傅羌’说道:“老人家我还以为第一个来探虚实的人会是广仁,想不到来的会是你。这样也好,你只要今天没回去,说不定明天他和火山就要到了。今天招待你,明天招待他们俩。想想老人家我都开心……”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就见大门口传来百无求那破锣嗓子一样的声音:“老家伙!听说那个假娘们儿来了?人呢?他带没带帽子,进门的时候先迈的哪条腿?哈哈……姓傅的,你可想死老子了……为什么你要站在左边!”

    就在百无求准备冲过来,抡圆了给‘傅羌’一个嘴巴的时候,却被归不归拦住,说道:“傻小子,他哪里是什么傅羌,是童戚振夺舍了这个身体。我们之前一直都在和他在打交道。”

    “他是童戚振?”百无求愣了一下之后,上下打量了一番面前的这个人。最后二愣子还是摇了摇头,说道:“老子是看不出来了……反正都不是什么好人,这次你就让老子直接弄死他。”

    “他现在还是不能死”归不归笑咪眯的看着脸色已经木然的‘傅羌’一眼,随后继续对着他说道:“你说的对,广仁这一辈子都在学徐福。他用徐福的规矩在规范自己,不过就在和你结盟的那个时候起,这个便已经有了变化。你变成了他的规矩,再完成你们要做的事情之前,你不可以死……”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再次笑了一下。随后凑到了‘傅羌’的耳边继续说道:“你来我们这里试探的事情是不是和广仁大方师说过?你今天没有回去的话,他要做的是过来救你。你们要做的事情太大,他一个背不起这个黑锅。现在是不是有点后悔告诉他你来这里了?晚了……他和你一样都在怀疑吴勉的头发是不是变黑了。你这么重要的人,可以让这位大方师赌一下的……”

    说到这里,归不归在‘傅羌’的身上派了一下。

    封印住了他身上少得可怜的术法之后,对着百无求说道:“傻小子,你搭把手,就在这里挖个坑把童戚振埋在里面,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广仁那位大方师的到来……”

    原本百无求对归不归再次放过童戚振的决定非常不满,当下它也不要工具,直接徒手在地面上挖出来一个深坑,随后将脸色惨白的‘傅羌’扔了进去,就在它要填土的时候。归不归找来一根空心的蒿子杆来,将一头塞进了‘傅羌’的嘴巴里之后,笑眯咪的说道:“你就在这里等着,看看广仁什么时候能过来。”

    说完之后,归不归让百无求将土填满,等到‘傅羌’被活埋了之后。他和吴勉竟然都长出了口气,随后老家伙转身对着白发男人说道:“如果不是他不知道斩鲲是什么样的法器,刚才已经泄露了……”

    斩鲲这一下并非是吴勉靠着术法所操控的,严格说出来白发男人只是这法器的主人。他和斩鲲心意相通,刚才只是吴勉靠着意念操控斩鲲飞到了‘傅羌’的身边,。童戚振从小就守在徐福身边,见过的都是用术法做媒界来操控法器的。像吴勉和斩鲲这样大哥和小弟的关系,他听都没有听说过。

    原本归不归对广仁、火山的话,老家伙多少有些吃力,不过现在他身边还有前任要往百无求。就算广仁师徒俩杀到了,胜算也还是在归不归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