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六分之一

第二百七十七章 六分之一

    “这里的主人?娃娃你问的是哪一个?”归不归回头冲着郭染笑了一下之后,指着壁画上正在分桃子的六个人说道:“这下面一共有六座古墓,如果老人家我猜的没错,就是这六个人了。不过想知道他们是谁,还要继续往前走。什么时候逛遍了这六座大墓,你就知道这里面埋着都是什么人了。”

    “六个坟墓埋葬在了一起……”虽然刚才从两只妖物的对话当中,郭染已经猜到了一些端倪。不过他还是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当下郭师兄愣了一下,自言自语的说道:“为什么南山堂的人没有和我说六座古墓的事情,他们应该知道的……”

    原本已经转回头继续看壁画的归不归,到听了郭师兄的这句话之后,再次将目光转移到了他的身上。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说道:“南山堂……看来他们指导的事情不少,等我们在下面逛完之后,回到南山县再去找他们聊聊。”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顿了一下,老家伙想到了什么事情。随后继续对着郭染说道:“娃娃,这个南山堂是个什么来历?老人家我个一没留意,竟然冒出来了第二个‘泗水号’?”

    郭染陪着笑脸对归不归说道“这个您老人家算是问对人了,吴省找来南山堂生意的时候。我担心他在当中有古怪,还特意去查了一下南山堂的来历……”

    根据郭师兄所说,南山堂是最近一百来年刚刚冒出来的商号。是后周一个姓傅的官员所建,一开始他们学习泗水号的经营模式,在各地开展商号,然后自己组建商队贩运货物。不当过时泗水号已经将各地的买卖垄断,各地南山堂的买卖根本无法生存。最后各地的南山堂商铺都关门歇业,只龟缩到老家南山县这一亩三分地继续维持。

    原本以为这样南山堂就算一蹶不振,只能在这个偏远县城里面苟延残喘了。没有想到的是,南山堂这几年出现了一个叫做傅羌的年轻人。傅羌是上一带南山堂家主傅恒的父子,十二岁的时候其父傅恒早逝,他便接过了南山堂的家业。

    成了南山堂家主之后,十二岁的傅羌开始重新整合南山堂。他专门挑选泗水号不碰的买卖去做。什么赌坊、当铺和娼馆南山堂都有涉足,而且在当中还结识了不少的达官贵人,上到朝廷的亲王宰相,下到一个小小的九品驿丞,南山堂都有交集。几年之前竟然起死回生,隐隐有了一种能和泗水号分庭抗礼的架势。

    不过南山堂不满足只做偏门生意,又了财金之后,他们开始继续走当初和泗水号一样的老路。虽然现在看起来还只是泗水号的一个零头,不过按着南山堂的崛起速度来看,早晚有一天,他们就会成为和泗水号相仿佛的大商号。

    这些年南山堂的名声并不好,除了赌坊、当铺和娼馆这样灰色的买卖之外,另外一些贩卖五石散,买卖人口。以及暗地里想敌辽走私军械的生意也有南山堂的身影,不过他们的东家傅羌操控的极好,这些年过去,竟然没有漏出来一点马脚。

    而这次来盗取的古墓就在南山堂总号的附近,按理说他们应该早就查明这下面埋葬着六座古墓。却一点都没有向郭染他们透露,看起来南山堂暗地里还有其他的目地。

    “傅羌……”听到了这个名字之后,归不归的脑海当中又出现了那个男生女相的阴柔男人。就是为了这个人,自己还撵走了李广全。当时并没有觉得这个傅羌是个多了不起的人物,现在听郭染说起了南山堂的来历,老家伙才知道自己小看了这个这个好像女人一样的男人。

    “傅羌?这不就是上次差点被老子扒了裤子的那个小娘们吗?”听到了这个名字之后,百无求哈哈一笑,随后继续说道:“他那娘们唧唧的样子,怎么和刘喜、孙小川他们俩比?再说了,泗水号这么多年不倒,那是有刘喜、孙小川哥俩在前面撑着。他们哥俩长生不老能一直管理泗水号下去。这个叫做傅羌的最多也就是五六十年,他一死,只要子孙当中出一个败家子,那南山堂就废了。”

    “傻小子,你这几句话说的有些老人家我的意思了。”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南山堂也只能算昙花一现,成不了大事的。不过他们做事不挑食,吃像太难看就不好了。”

    说话的时候,吴勉已经看完了壁画上面的内容。当下他也不管身边的人、妖,转身向着尽头处的出口走了过去。归不归和两只妖物早已经习惯了他的作派,当下也不在意,笑眯眯的跟了上去。郭染自然也不敢走远,他紧紧的跟在归不归的身后,只要有个风吹草动,这个老家伙和白发男人就是自己的挡箭牌。

    走到了出口的时候,小任叁指着大门后面说道:“再往里面走就是墓室了,不过是谁的你们还要自己去看。我们人参可不能保证咱们的运气这么好,第一个就是燕回的大墓。

    小任叁说话的时候,吴勉已经推开了石头打造而成的大门。随后,众人便看到了里面雾蒙蒙的一片。这座古墓竟然笼罩在一团薄薄的雾气当中。白发男人也不管雾气,当下他第一个走了进去。

    归不归和郭染也跟着走了进去,不过就在百无求想要跟进去的时候,它手里一直拖着的泅蛇突然好想发了疯一样。它张开自己有些夸张的大嘴。拼命的挣扎了几下,想要从百无求的手里挣脱出去。发觉这个几乎不可能之后,泅蛇竟然将身子横了过来,张嘴去咬二愣子的手。

    辛亏百无求发现的及时,当下它妖物的蛮劲起来。在泅蛇身体横起来得一瞬间,它先一步下手,将这条大蛇伦了起来,对着其中一扇大门的门框使劲抽了下去。十几个抽打之后,泅蛇的脑袋已经成了浆糊,就这样百无求依然不解恨,继续对着门框开始抽打大蛇的身体。

    “好了……它已经被你抽烂了”归不归有些可惜的看了一眼百无求手里的半条大蛇,顿了一下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可惜了,这条泅蛇带出去之后,将它的蛇筋抽出来也算是个稀有的天才地宝了。现在都这样了,那条蛇筋也算是废了。可惜……可惜了……”

    “老子我差一点被它咬死!”看着归不归一个劲的可惜那条大蛇,百无求的眉毛便立了起来。它没好气的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老子这条性命还比不上一条烂蛇吗?呸!难怪它们都说你们人的老祖宗就是两条人身蛇尾的怪物。刚才老子我弄死你祖宗,老家伙你心疼了?”

    “傻小子,你吃一条蛇的干醋做什么?”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突然皱了皱眉头,随后对着还在继续往前走的吴勉背影,说道:“这条泅蛇只能在隔断里面活动……它不是防止盗墓贼的,泅蛇是这六个墓主人相互制约的异兽。他们六个人相互也不相信……”

    此时,走在最前面的吴勉突然停下来脚步,随后对着走在他身后的小任叁说道:“你躲起来……”这句话还没有说完,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了吴勉的面前。正是刚才跑到山里来的那位吴省,此时的吴省脸上出现了一丝古怪的表情。看着面前的吴勉,竟然又惧怕又兴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