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二百六十五章 甩锅

第二百六十五章 甩锅

    见到了童戚振师徒还在洞府当中,吴勉有些微微错愕。刚才道馆里面的惨象,怎么看都以为会是童戚振所为,想不到他们师徒俩还在洞府当中。看着童戚振伤口还在时不时的渗血,这样子一个三岁的顽童都能了结他,童戚振哪里还有本事去杀人?

    吴勉又查了一下洞府的阵法,凭着胡勇的本事有没丝毫可能解开阵法从这里逃出去。童戚振更加不可能,他下床走到门口说不定都会将伤口再次崩裂。这样的伤势再来一次的话,就算胡勇在这里守着,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师尊亡故了。

    这时候,胡勇从地上站了起来。满怀希望的对着吴勉说道:“吴仙长,您和归老仙长的事情办完了吗?是不是可以把我的脖子掰来了?我这样一直看着后面也不是个事,您受受累”

    “走错了”吴勉只答了三个字,随后便再次施展五行遁法在原地消失。看着白发男人消失之后,胡勇叹了口气,将刚才掉在火堆里面的面馍捡了起来。继续背对着火堆开始继续烤了起来。

    等着吴勉再次出现在道馆的时候,归不归冲着他笑了一声,说道:“怎么样?他们俩都好端端的待在洞府里面吧?童戚振还是躺在床上,胡勇也还是脑袋在背后转瞎悠?”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吴勉一言不发的盯着他。直到老家伙说完之后,白发男人这才说道:“我肯定道馆里面的事情和他有关。”

    “老人家我也肯定。”归不归站在道馆后院的深坑里面,仰着脖子对着吴勉继续说道:“既然他们俩还在洞府里面,那咱们索性就当这件事和这师徒二人无关好了。姚师爷,辛苦你带着我们跑一趟了。现在轮到你了你也看到了,东西老人家我没有拿到手,你的事情你自己说要如何办吧?”

    终于轮到了自己,姚山河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对着归不归说道:“当初我伤害同门的时候,已经犯下了死罪。侥幸多活了这么多年,山河我已经知足了。姚山河没有脸面再去见徐福大方师,还是劳烦归老先生您,送我最后一程吧。”

    说话的时候,姚山河对着东方跪了下去,对着徐福船队的方向拜了几拜。等到他头准备向归不归领死的时候,才发现吴勉、归不归连同两只妖物此时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封印住自己术法的术法也在不知不觉当中解开了

    姚师爷愣了一下,他想不到吴勉、归不归他们会真的放过自己。缓了半晌之后才明白过来,当下他看着道馆里面自己徒子徒孙的尸体,眼角出现了一丝狠辣的目光。姚山河施展控火之术将房子点燃,看着熊熊大火之下的道馆,姚山河嘴里自言自语的说道:“童戚振,这件事解不开了”

    与此同时,吴勉、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出现在大名府的客栈当中。原本他们是要直接到华山洞府,向童戚振、胡勇追查道馆的事情是不是他们俩做的。不过归不归改了主意,要先道客栈当中,等到明早天亮之后在华山。如果童戚振安排下了什么陷阱的话,白天总比晚上容易察觉出来。

    到了客栈当中之后,百无求直接对着归不归嚷嚷了起来:“老家伙,怎么说那个姓姚的也是格杀令名单上的人物,你就这么把他放了?不弄死送给广仁他们处理的也还好啊。”

    “姚山河死了,这一道馆的人命,谁给他们报仇?”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这件事和童戚振脱不了干系,不过却不是他直接下手做的。那就是说童戚振身边还有其他人,这个妖山河也是个激灵鬼。让他把那个人挖出来吧,再说了,徐福的格杀令咱们几个那么卖命做什么?这样的话广仁、广义他们可下不来台。”

    “童戚振还有同党,那么消息是怎么传出去的?”这个时候,吴勉说了一句让他有些困扰的话。顿了一下之后,白发男人继续说道:“这个同党也不是一般人,我们这边刚刚知道地址,他能在我们之前找到,还有时间杀了这么多的人”

    “那是姚山河要头疼的事情,和我们无关。”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有点佩服童戚振了,对自己下手都那么狠。他的伤势是我老人家处理的,在往里一点点,就算是徐福那个老家伙越不可能把他就来了。”

    “老不死的,你都说他这样了,咱们还不去杀他一个措手不及,还在等什么?”这时候,小任叁窜了出来,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我们人参怎么看你对这个姓童的下不了手了?”

    “因为他想要做什么,老人家我还是看不清楚。”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小任叁继续解释道:“人参你想想,童戚振说要重建方士一门,这么多年了他做过一点重建宗门的事情了吗?东拉西扯的事情却做了一大堆。而且那个禁术到底是做什么的,到现在也说不清楚”

    “你真的不清楚?”没等归不归说完,吴勉先是用他特有的目光看了老家伙一眼,随后说道:“在局外就好,走进去了那就真的看不清楚了。”

    两只妖物不明白吴勉话里的意思,正要想要询问的时候,天色开始微亮。白发男人对着归不归说了一句:“童戚振还在,法器和禁术没有了。姚山河还被你放走了,你猜猜看这个黑锅谁来背?”

    “老人家我又不是没有背过黑锅,无所谓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冲着吴勉说道:“那你说说,如果我们不童戚振的洞府,那么里面会发生什么情况?”

    归不归的话说完,吴勉的眉毛一挑,马上明白了老家伙想要做什么。当下他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说道:“你倒是会找背黑锅的”

    这一天早上,开封府福缘寺里,一个小沙弥打开山门,准备迎接施主们进香的时候,突然在大门上面发现了一封信函,上面写着广孝大师亲启。小沙弥不敢怠慢,一溜小跑的将信函送到了广孝大师的手里。

    看完了信函上面的内容之后,广孝叹了口气,犹豫了半晌之后,叫来小沙弥取过纸笔。他将信函上面的内容照抄了下来,只是在台首上面改了广仁的名字。随后对着小沙弥说道:“我有要事去办,如果有人来找,告诉他十年之内我不会来”

    随后,广孝也不避讳。当着小沙弥的面施展五行遁法,消失在了原地。

    过了半天,到了申时的时候,华山洞府外面响起来有人再破解阵法的声音。原本躺在石床上动也不动,好像睡着了的童戚振突然睁开了眼睛。他深吸了口气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归不归你就这么把我让出去了”

    还没等胡勇明白过来,洞口的阵法已经破解,随后两个头发一白一红的两个男人走了进来。正是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火山看了脑袋在背后的胡勇一眼,皱了皱眉头之后,抬手点晕了他。

    看到唯一一个外人倒地之后,广仁走到了童戚振的面前,说道:“我不能不来”

    童戚振冲着这位大方师微微一笑,答道:“我明白”

    此时,火山也走到了童戚振的身边,对着他说道:“既然你明白了,那就不要让大方师难做”

    半晌之后,广仁、火山再次从洞府里面走了出来。火山手里端着一个木匣,里面装着童戚振的人头

    百度搜索【uc书盟】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