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文化入侵异世界 > 第七百七十一章 我遗书都写好了

第七百七十一章 我遗书都写好了

    阿瑟克罗,奎伊托安的居所。()

    奎伊托安长老手持长弓对准了远处的岩壁,魔力在他的右手聚集一直延伸到了他指尖所拉的弓弦之上。

    当奎伊托安长老松开了手中的弓弦,箭矢撕裂了奎伊托安脸颊旁的空气,径直的贯穿了远处的岩石墙壁。

    奎伊托安长老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指,指尖已经因为拉弓过多而有鲜血溢出。

    他已经很久没有像今天一样高强度的练习弓术了。

    奎伊托安长老这么做的原因是为了发泄。

    他昨天在施法者论坛上很碰巧的读到了一本书,一本名为《异端审判者日记》的书籍。

    这本书给奎伊托安长老揭开了异端审判庭这个组织的真实面目。

    这也让奎伊托安长老开始在魔网上调查起了一切与异端审判庭相关的消息。

    一直到今天在千年前阿瑟克罗覆灭的真实原因,终于浮现在了奎伊托安长老的面前。

    他曾经认为让他的族人们变成怪物的…是那些可恶的人类。

    但仅存下来的高等精灵想要向人类复仇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理智告诉奎伊托安长老…他不应该将仇恨的对象扩散到整个人类的族群。(uc书盟最快更新)

    而如今奎伊托安长老靠着魔网已经调查清了千年前毁灭阿瑟克罗的组织,还有这个组织所在的具体位置。

    异端审判庭。

    名为复仇的火焰在奎伊托安长老的内心里面悄然的被点燃。

    “奎伊托安。”

    凯派斯长老在这个时候造访了他的居所。

    “如果今天你是为了争吵而来,我的回答是没有时间。”

    奎伊托安在看完了《异端审判庭日记》以后,仇恨与愤怒已经笼罩了他一整个晚上,所以面对这位保守派的长老,他连和对方谈话的心情都没有。

    “我来这里是想请你帮我做一件事。”

    凯派斯长老拄着拐杖缓步的找了一张椅子坐下。

    他和奎伊托安的年龄相差不大,但他的身体已经衰老到了无法拿起弓箭,在阿瑟克罗毁灭的时候,他为了活下来牺牲了太多东西。

    “什么事?希望我将那位混沌恶魔驱逐出去吗?”

    奎伊托安长老放下了弓箭,他俩身为旧阿瑟克罗时代的老古董,在族群之中本来就是关系比较好的朋友,只是在政·治立场上的意见不同。

    “圣树已经认可了那位亵渎者,不是你与我的意见就能将他驱逐出去。(最快更新)”

    凯派斯长老双手紧握着拐杖,似乎已经接受了阿瑟克罗如今的命运。

    “那你想让我做什么?”奎伊托安长老问。

    凯派斯长老紧紧的抿着自己的嘴,他的身体已经衰老到开始掉牙,如今唯有体内强大的魔力支撑着他身体的活动。

    “你…会打字吗?”

    凯派斯长老在这个时候已经不像是之前在长老议会上一样咄咄逼人,反而更像是一名被子孙抛弃的孤寡老人。

    “打…字,你指的是魔网上用那些虚拟键盘输入的话,我专门练习过一段时间。”

    奎伊托安长老在见证自己的孙女通过魔网得到了大量的信徒,自己也开始着手研究起了魔网。

    研究的第一步就是掌握魔网操控最基本的一项,那就是用虚拟键盘在魔网中输入人类的字符。

    “我有一些未完成的记录,还有一些没写完的故事。”凯派斯长老露出了苦涩的笑容说“放在阿瑟克罗的图书馆里面,终究会变成一本被人遗忘的东西。”

    “我想起来你以前是女王的书记官,好像还写了不少受欢迎的故事。”

    奎伊托安在和凯派斯谈到过去的时候,原本被怒火所笼罩的声音也逐渐变得柔和了下来。

    “都是过去,女王已经逝去,我写的故事也连带着旧阿瑟克罗一起被大火给焚烧。”凯派斯长老用着惆怅的声音说。

    “所以你打算把新的故事记录在魔网上?我可以教你打字,这是一门很简单的技艺,到时候你可以自己在魔网上撰写书籍。”

    奎伊托安长老花了一晚上在不动图书馆看完了《异端审判者日记》,他也大概明白在魔网上创作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我不打算继续留在阿瑟克罗了,奎伊托安。”凯派斯长老沉默了一会再次睁开了眼睛。

    这一刻奎伊托安长老在这个老人眼中看见了和自己同样的东西,那就是仇恨。

    “我本质上是一个被怒火冲昏头脑的复仇者,在焚烧阿瑟克罗的大火中侥幸活下来的亡魂,我是永远不会饶恕那些亵渎者,那些人类…我只想把那些亵渎者的脑袋一个个切下来献祭给圣树!”

    凯派斯长老的每一个字都清晰的在奎伊托安长老耳边回荡。

    “现在的阿瑟克罗选择接纳这些人类,我无法做出改变,所以待在这里是无法完成我的复仇。”

    凯派斯长老用衰老的手臂支撑起了自己的身体。

    “所以我打算离开阿瑟克罗,但在离开之前…我还有最后一个愿望,那就是把这些年想到的故事都记录下来,这是作为千年前那位书记官凯派斯的愿望,而不是千年后的这位亡魂。”

    奎伊托安长老听到这里就理解了凯派斯长老的想法,他和自己一样打算孤身去寻找那些造成阿瑟克罗毁灭的元凶。

    “你不是唯一一个幸存下来的亡魂。”

    魔网的界面在奎伊托安长老面前展开,他登录了施法者论坛的不动图书馆分区。

    “我也有一些血仇需要和那些亵渎者清算,在这之前先让你的故事留在魔网上。”

    奎伊托安长老刚打开不动图书馆的界面,一只白鸟就停在了他之前用来练习弓术的石壁上面。

    这只白鸟是世界之树的化身,它歪着脑袋在两名长老之间看了一会,然后直接出声给予了他们新的命令。

    “立刻去遗忘之地。”

    来自世界之树的命令,让这两位正准备写遗嘱的长老不得不暂时放下了这个念头。

    自从那位亵渎者通过遗忘之地来到阿瑟克罗以来,凯派斯长老从未踏入过遗忘之地,但今天可能是他待在阿瑟克罗的最后一天。

    “我正好有些事希望和那位混沌恶魔谈谈。”凯派斯长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