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九百零八章 再回人间

第一千九百零八章 再回人间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法则之力依旧如当年那般残暴霸道,只是却奈何不得张百仁分毫。

    不敢在法则风暴中显露祝融真身与共工真身,但张百仁本体有大道花护体,只是不紧不慢的在法则风暴中走着。

    所过之处虚空震荡,卷起道道涟漪,纷纷被定住,退开了去路。与来时的狼狈、朝不保夕相比,却是天差地别。

    袖子里,彭一双眼睛看着那法则风暴,再看看面色从容的张百仁,就连法则也要为之退避三舍,不由得赞叹:“道友道行是我十倍、百倍,是老朽小瞧道友了。”

    这般法则风暴,莫说如张百仁这般轻松懈意的行走,就算沾染他也不敢叫那法则沾染分毫。就在这法则风暴中,二人实力也已经分出了高下。

    “老祖却是想错了,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我只不过是对于法则有自己的心得体会罢了,论道行却远不及老祖的!”张百仁话语里满是谦逊,他大罗都未曾证就,道行自然远远及不上这老祖。

    虽然这老祖不曾施展过神通,但其周身极力隐藏的不朽气机,却是瞒不过他。

    这老祖已经证就了不朽,不过真的打起来,双方胜负难料。不出动诸般宝物的情况下,或许这老祖占据上风。但若自己使出宝物,这老祖非自己一剑之敌。

    水火法则交织,刹那间撕裂了虚空,一道黑洞凭空涌现,然后张百仁二话不说迈步进入了两界通道内。

    张百仁缓步在通道内行走,脚步出现了一丝丝沉重、迟缓,已经过去了两千多年,他不知道要如何面对外面的世界。

    沧海桑田物是人非,到那个时候自己该如何自处?

    七夕怎么样了?张须驼、鱼俱罗等人可还好?

    谁能想到自己此行竟然出了这么大岔子?

    难道回到二十一世纪吗?

    黑洞终究是有尽头,此时站在壁障前,张百仁反而陷入了迟疑。

    “怎么不走了?”老祖愣了一声。

    张百仁闻言苦笑,自沉思中惊醒:“是我失态了!”

    张百仁深吸一口气,伸头一刀缩头一刀,事情没有办法回转,那就只能往前走了!

    “临走前我曾留下凤血,料想这世间还有故人,七夕也不会进入轮回!”张百仁暗自给自己打气,然后屈指一弹虚空破裂,黑洞裂开了一道口子。

    “嗖!”

    张百仁身形一闪,落在了一处荒山中,刹那间熟悉的人道压制仿佛枷锁一般,套在了他的身上。这熟悉的气机,不但没有叫张百仁反感,反而叫其多了几分亲切。

    背后的黑洞在吞噬着天地间的草木山川,张百仁一伸手指轻轻抹过那黑洞,只见虚空刹那间恢复了平静。

    放眼打量八方,那冲霄而起的天子龙气,叫张百仁愕然。

    李唐的天子龙气?

    难道李唐皇朝存在了两千多年?

    还是说……

    张百仁忽然心中激动,那古井无波的心脏,此时亦开始不断抖动起来:“还是说两界流速不一样?”

    一股希望忽然自张百仁心中升起,却见其大袖一挥,彭出现在了场中。

    “这是……故乡的气息!!!”彭呆愣在那里,眼中满是激动,然后跪倒在地亲吻着脚下的土地。

    “这便是中土神州,只是如今中土神州与当年却不一样,现如今中土神州被禹王封印,老祖未曾摸清中土神州情况之前,切莫胡乱出手,免得坏了我人族大计!”张百仁面色凝重的叮嘱了一句。

    “你放心好了,能回到人族故土,我已经心满意足,这是我此生最大的愿望,老朽定要亲自走遍神州,亲吻这一片大地山河”彭跪倒在地,泪流满面。

    张百仁笑而不语:“老祖且去看看现如今的人族吧,日后若得空暇,便去涿郡找我。”

    “好!好!好!老朽告辞!”来到中土神州祖脉,彭的心中早就忍不住了,此时闻言对着张百仁一礼,然后脚踏大步离去。

    “呵呵,只怕人族会叫你失望的!”张百仁叹了一口气。

    乾坤图被其拿在手中,轻轻一抖齐桓公被其放了出来:“阁下,咱们回来了。”

    “张百仁!!!”齐桓公暴怒,一双眼睛怒火冲霄的看着张百仁。

    “能讨得一命,你就知足吧!”张百仁翻了翻白眼,一双眼睛看着齐桓公:“若非你自己不谨慎,被众位先天神祗抵触,岂会发生这种事情?若非不想浪费一颗魔种,我怎么会管你死活?”

    “算你狠!这一遭却全都成全你了,我不但没捞到好处,反而遭受了重创,咱们日后山不转水转,告辞!”齐桓公不敢与张百仁动手,他知道张百仁已经修成了无上真身,就算自己蜕变为飞天吼,怕也难以讨到便宜,更何况是现在自己被人镇压?

    齐桓公刹那间没入泥土,身形消失不见,他要做的是恢复伤势,而非与张百仁拼斗。

    “呵呵!”张百仁冷然一笑:“我倒巴不得你恢复伤势,到时候好为我所用。”

    “有人过来了……也是,黑洞这般大动静,怎么可能不被人察觉到!”张百仁念动间冲霄而起,身形已经散开远去。

    张百仁离去不久,却见一道道朦胧模糊的影子降临场中,瞧着被黑洞吞噬过的狼藉大地,其中一人面色凝重起来,过了一会才道:“这是破界之时两界通道的吞噬力,与当年张百仁离去的样子一模一样。”

    “是他回来了吗?怎么回来的时机这般巧?”张衡的身形显露于场中,过了一会远去:“怕是**不离十,大家提前做好准备吧,这厮一回来,天下又开始卷起风雨了。”

    自己离去了多少年,这是张百仁目前想要搞清楚的事情。不过李唐依旧存在,而且还国力鼎盛,甚至于他察觉到了李世民的气机,他的一颗心便放回了肚子里。

    还好,最坏的事情终究是没有发生。

    洛阳城

    现如今洛阳城繁花似锦,大街上人来人往,百姓脸上虽然不见油水,但却也不见饥荒之色。

    城墙边缘处有几个懒洋洋晒着太阳的乞丐,一副散懒的样子,现如今太平盛世,乞丐的日子都好过了许多。

    李世民的治国之道确实不错,没有叫张百仁失望,至少百姓吃饱了,没有被饿死。

    “按理说他们应该在洛阳老宅吧?不知东华帝君觉醒前世今生了没有!”张百仁背负双手,一袭华贵的紫色衣衫,头上乌黑发丝浓密的挽起,被一根玉簪约束在玉冠上。

    只是面孔太过于苍白,显得有些酒色过度,弱不禁风的感觉。

    “快看!快看啊!那仙女又出来了!”就在此时只听得人群一阵轰动,众人发疯一般向着前方拥簇而去。

    一辆马车,一辆华贵的马车。

    三只毛发油得发亮的骏马拉扯着一辆马车,马车的木材是上好金丝楠木制作,宽两米长三米,上面雕龙刻凤怕是比之帝王车撵也毫不逊色。

    十几位易骨境界的武士腰跨长刀,围绕在马车的周围,赶车的车夫是个三十多岁的汉子,手中鞭子啪啪作响,控制入微,以张百仁目力不难看出,那车夫竟然是见神境界的修士。

    不单单车夫,就是前面三匹马的开路者,也是两位见神强者,分别在马车两侧,防止马匹受惊。

    “好大的架子,就算王公贵族,怕也不能如此奢侈吧”张百仁瞧着暗自咋舌,见神强者只配做马夫,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人潮滚滚,俱都是向着那马车拥簇而去,只见那车上的马夫手中长鞭一抖,仿佛惊雷般向前方的人潮抽去。

    刚柔变换,劲道连绵。

    马鞭在靠近人群的一瞬间,刹那间势若奔雷的刚劲化作了柔劲,只见那柔劲一震,马车前拥簇而来的人群纷纷被那股柔劲推开,却不伤及分毫。

    “好精妙的控制力道,这厮已经离至道不远了,差一个锲机而已!”张百仁暗自心惊。

    “我说兄台,这是谁啊?出门怎么这般大排场?”张百仁诧异道。

    “我亦不知,只是知晓马车中的是一位公主,尊贵无比!!!那容貌你若见了,便会永世不能忘怀,天下间女子再难比肩!这世间女子皆为庸俗粉黛,唯有此女才是九天神女临凡尘!”此人是个书生,眼中露出了一抹陶醉,然后二话不说继续冲了进去,面色癫狂的呐喊着。

    瞧着堵得水泄不通的大道,怪不得需要一位见神武者开路,张百仁摇了摇头,转身避开人群,向着自己记忆中的房屋走去。

    巷子依旧是那个巷子,门前大红灯笼高高挂,两尊石狮子威严无比,霸道无双。

    朱红色的大门前,多了几分风雨的沧桑。

    即便是隔着数百丈,张百仁也能感应到院子中细密的呼吸,鼎盛沸腾的气血。

    高手如云!

    门前台阶的青石依旧

    “铛!”

    “铛!”

    “铛!”

    一阵敲门声响起,张百仁敲击着府邸的大门。

    ps:补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