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我在明朝当国公 > 第六百三十章 不要丢脸

第六百三十章 不要丢脸

    当十几艘商船看到突然出现的两艘悬挂大明旗帜的战舰后就像是受了惊的小鱼一般调转船头朝着热遮拦城的港口逃窜。

    但满载着货物的商船又怎么跑得过以速度见长的五级战舰呢,只是短短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被两艘战舰追了上来,一通火炮砸下来立刻就把好几艘商船给吓得不轻,乖乖的停了下来并升起了白旗。

    但甘愿乖乖停下来当俘虏的人毕竟只是少数,大部分的商船还是选择朝着热兰遮城逃窜,甚至还有两艘商船居然架起了火炮朝他们还击。

    这个时候摆在魏元尚他们面前的有两个选择,要么是停下来将那几艘投降的商船扣住,要么不管这几艘商船继续追击。

    “大人,咱们还是见好就收吧。”宁水生望着不远处正拼命逃窜的十多艘商船眼中无奈的说道:“咱们只有两艘船,根本没有分兵追击,还是将这几艘商船全都押解到厦门港口为好。”

    魏元尚有些遗憾的望着远处逃窜的十多艘荷兰商船,不甘的轻哼了一声:“罢了,便宜他们了,若是再有三四艘战舰在这里,我敢保证这些红毛鬼子一个也跑不了。”

    宁水生安慰道:“您也不必太过介怀,那些红毛鬼子逃回去又如何,充其量不过是暂且将东西寄在他们那里而已,待到咱们拿下热兰遮城,那些船和货物还不是咱们的?”

    “哈哈……”

    魏元尚笑了,“你小子倒也没说错,再过几天,等咱们打败了那些红毛鬼子,别说那几条船了,就算是整个热兰遮城都是咱们的,区区几条船算什么?”

    宁水生好奇的看了眼魏元尚,“大人,看样子您对这些荷兰人怨念挺深的啊!”

    “怨念?”

    魏元尚冷哼了一声。

    “何止啊,这些红毛鬼子自打来到台湾后就没干过一件好事。别看这些红毛鬼子表面上看起来文质彬彬的模样,但骨子里坏得很。

    他们向这里的原住民收税,盖教堂、派出洋教士传教等等,如果有谁不听他们的,这些红毛鬼子可是会杀人的,当年我跟着刘大当家……嗯,也就是刘副提督跟这些红毛鬼子干了一仗,却被郑芝龙、郑芝虎给阻止了,这些数宗忘典的东西!”

    魏元尚的话说得有些混乱,但宁水生却听明白了其中的意思,感情这些红毛鬼子跟刘副提督他们还有旧恨啊。看来这次攻打热兰遮城可是有热闹瞧了。

    俩人说话间,两艘战舰已经放出了七八条小船载着数十名水手登上了那三条抛锚的商船,开始指挥这些船朝着苯港驶去。

    热兰遮城的城墙上,一身戎装的索诺德正带着昂科斯等几名军官视察城防,一名中尉匆匆走了过来向他报告,“总督阁下,那些逃出去的商人又回来了。”

    昂科斯眉头一扬,叱喝道:“把那些该死的胆小鬼全部赶走,伟大的荷兰皇家海军不会为了保护这些胆小鬼而牺牲哪怕一名士兵!”

    这名中尉没有说话,只是将目光看向了索诺德。

    索诺德摇了摇头:“加利斯中尉,让那些商船靠岸把。顺便告诉他们,他们的人可以进城堡,但进城堡后所有的水手要全部上城墙协助士兵一起驻守。”

    “明白!”中尉干脆的应了一声转身就走了。

    昂科斯不解的问:“总督个下,那些胆小鬼先是不听从您的劝告背叛了您,现在被明国人追击之后又象丧家之犬一般逃了回来,您为什么要原谅他们?”

    “这不是原谅的问题。”索诺德望着港口头也不回的说道:“现在的热兰遮城满打满算也不过两千人出头,其中还有五百多人是没有战斗力的女人和小孩,所以每一名能拿起枪的男人都是宝贵的,既然这样我们为什么要把几百名年轻力壮的水手给拒之门外呢?”

    听到这里,昂科斯不说话了。

    被他们收买的探子已经把苯港的情况传了过来,那位明国的侯爵阁下正在率领着他的舰队满载着士兵浩浩荡荡朝着热兰遮城扑了过来,最迟明天就会抵达热兰遮城。

    这个时候,一股悲观的情绪笼罩在热兰遮城,不少人都不相信以热兰遮城不到两千的兵力能抵挡得住数万明军的攻击。

    但在这样的情况下,索诺德却站了出来给军官们打气。他向军官保证,只要坚守热兰遮城三到五个月,国内的援军就会抵达,届时他们甚至可以反攻明国本土,到时候他们这些人全都会成为荷兰的英雄,升官发财不在话下。

    以不到两千人的兵力抵挡数万明军,并坚守三到五个月,这乍听起来就像个笑话,但在索诺德和许多军官却不这么认为。

    他们的信心就来自于脚下的这个城堡。

    热兰遮城是一座典型的“棱堡”,这种城堡出现在文艺复兴时期,就是把城塞从一个凸多边形变成一个凹多边形,这样的改进,使得进攻方无论进攻城堡的任何一点,都会使攻击方暴露给超过一个的棱堡面(通常是2-3个),防守方可以使用交叉火力进行多重打击。

    曾经不足千人的马耳他骑士就能依靠这种城堡抵御数万名奥斯曼帝国士兵的进攻,所在经过详细的研究后,索诺德总督认为凭借着热兰遮城一千五百多名士兵,完全可以抵御得住两万多明军的进攻。

    而且如今正好是冬季,在这样的天气下对一座拥有完整的炮台以及射击阵地的城堡发起进攻无疑是不明智的,所以他们只要坚持一到两个月,明**队必然就不得不撤退。

    正是有了这个信心,索诺德才有信心坚持下去。而且他能感觉到,只要他能挺过这关,他的前途将士一片光明,到时候过往陛下如果不册封他一个伯爵恐怕说不过去吧。

    “呜呜呜……”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号角声在西南边响了起来,索诺德听出来了,这是发现敌情的警讯。

    果不其然,很快就有军官来报道:“总督阁下,明国人的舰队出现了,舰队指挥官安德诺中校询问应该怎么办?”

    看着这位脸色略微有些苍白的军官,索诺德闭上了眼睛沉默了一会才说道:“告诉安德诺,不要丢了荷兰皇家海军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