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我真不是开玩笑 > 第1715章 我还没那么大面子

第1715章 我还没那么大面子

    苦笑声里,帝辛突然就悲从中来,觉得自己真的挺苦的,先提一点,他的赫赫武功吧,你特么以为他一个大王,堂堂商王,喜欢没事就自己亲征啊?

    他隔三差五带队祭拜祖先,祭拜圣人们已经很忙了,每次都还要亲手煮肉献祭品,隔三差五来一遭,很累的好不好。

    就这,东夷不断叛乱入侵商境,自己想指使一些大臣去平叛,都没人可用,指望那群同族兄弟?只知道吃喝玩乐欺压平民的奴隶主贵族,早就腐朽的不能用了。

    几乎次次都没人可用,他才动不动亲征。

    你说闻仲太师?那是军方大牛,很强,但大商的敌人不止一个东夷啊!

    说是大王,商王朝最猛最有权势的男人,可他经常忙的团团转不说,还要天天安抚那些只知道惹祸欺压良善的同族兄弟,给他们擦屁股。

    不管他们多么没能力,再怎么闯祸霍乱民众,那总是宗族兄弟,在目前这个时代大环境下,他不可能视而不见,也不可能随便下手,否则骂名绝对吓死人。

    你想想之后周武王起兵反商,最重要指责竟然是不重用同族兄弟而去使用平民和奴隶……这指责作为主要的天下大义之一,还能得到众多诸侯响应!

    就明白这个时代的人们心目中,不用同族兄弟不护着他们,是多么可怕的名声名望了,所以,帝辛不只是仁慈,对经常诋毁抹黑他的微子不管不问,更是不敢轻易处罚。

    身为大王一言九鼎?省省吧,目前大商高层贵族,原有的统治阶层八成都和他不一条心。

    他那么做了,国内马上会烽烟四起,外面也是奴隶主时代的贵族们,同样会对他这个阶级叛徒下手。

    说来说去还是大商延续几百年的国运,旧有阶层越来越**,阶级矛盾越来越尖锐,帝辛不知道阶级矛盾这个词,但他能看出来这个事实。

    几百年累积的阶级矛盾即将大爆发,东夷不断入侵,天灾连绵而至,手下不管文武拎出来**成是废物,渣渣,没人可用!

    话说他还能靠威望压制各式各样的野心家,全是自身能力做到的,这情况下,历史上他能做三五十年的大王之位,成老头了才因为连年用兵,国内兵力不足被西周抓住机会偷袭致死,足以见证他实力有多牛,有多猛!

    换一个差的,登位没几年就挂了。

    有他坐镇的大商,累积了几代人实力的姬昌到死都不敢叛乱!

    “不是我仁慈,是我大商内情况太复杂,贵族和平民奴隶阶层对立情况太严重,我若处理那些没用的废物,恐怕没处理几个,他们就聚众叛乱了,而今东有东夷不断入侵,西有西伯侯虎视眈眈,真正的将领手下没几个能用的,两位王兄和比干为代表的族兄族老,也各个看我不顺眼,难啊,若非还有一群从平民和奴隶中挑选出来的干才为我所用,本王早就撑不下去了。”

    随着帝辛的吐槽和诉苦,杜兴也蒙圈了,懵了一阵子又伸手搓了搓脸,他也苦笑道,“我还真没想到,大王处境这么复杂,怪不得……”

    怪不得你被人骂了几千年的荒yin无道,酒池肉林什么的,最终竟然只有一个儿子。

    这位苦逼啊,被骂几千年,哪种罪行没背过?最夸张的就是宠幸妲己了,然而真实的大王一后三妃,一子。

    另一位贤明圣主文王亲儿子加义子,足足一百个。这是传说中的反差萌??

    笑过后,杜兴认真思索起来,帝辛和大商目前的局面到底该怎么解决?这里若是纯粹历史位面,解决起来也简单,以帝辛的文治武功,现在就先在继续征讨东夷中,好好磨练一支精兵,在下狠手对国内叛徒阶层下手大清洗。

    内部叛徒清洗干净了,即便外面诸侯国会被他的“残暴”吓住一起攻商,也没什么,反正你清不清洗,他们以后都会那样做的,到时候还是一群叛徒扯着你后退帮倒忙。

    就算外面西岐带领更多诸侯一起来攻,手握精兵,内无隐患,靠着大商划时代的国力,也能耗死联军。

    大商的真正国力是划时代的,对东夷几十年用兵,境内还有充足的粮食能酿酒,平民奴隶不缺衣食,青铜器制造工艺,我大周用了八百年时间,一直追不上……

    这里不是纯粹历史位面?那更简单了,因为封神演义中大商境内各式各样的人才,还是很多很多的,内有闻仲、黄飞虎这历史上不存在的大牛猛人。

    外有李靖、孔宣等等一票历史上不存在的大才,都在等着大商的号召呢,只要阐教别像演义里那样不要脸,动不动就让圣人出手,提前做好了准备,大商想逆天改命不算太难。

    考虑到这点,杜兴直接上干货了,“大王发愁手中人才不够,其实我倒知道很多人,才能不俗,放在合适位置上,不用大王亲征就能扫平周边一切不服了。”

    “唯一顾虑只是圣人们……”

    演义中的世界,不管元始还是准提接引,都有些腹黑不要脸啊。

    帝辛眼前一亮,“当真?我大商还有很多贤才没被发现?”

    顿了一下他也兴奋了,“至于诸圣,先生还请放心,送先生前来的那位老先生,已经告诉过本王,他会给圣人们施加一些压力,免得他们随意出手,只有圣人之下的力量,才是需要我们去面对的。”

    “……”

    杜兴震惊了!

    封神演义的世界,谁敢打包票说压制圣人,给圣人压力?擦,难道是鸿钧?可不对啊,鸿钧不是站在老子元始一票人背后,云端坐看通天被血坑的么?

    难道随着自己的穿越,引发了蝴蝶效应?这蝴蝶效应太强大了吧?自己是被鸿钧送到的商王宫?若鸿钧愿意,直接让封神之战停下,强制阐教截教交名单不就行了?

    “我也不知道那位是谁,但朕相信,他有能力给圣人们施加压力,那位的能力,也不至于为这种事欺骗本王。我还没那么大面子!”

    帝辛也很好奇唐准的身份,可他猜都不敢乱猜啊,这个世界你不管在哪,提到圣人名字都能被圣人感知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