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我真不是开玩笑 > 第1664章 对不起,我这个老绅士也做不到!

第1664章 对不起,我这个老绅士也做不到!

    灯塔沦落成交通基本靠走、交流基本靠吼的时代,这画面也被全球所有大国,靠着卫星或其他通讯工具拍摄到,传递回了一个个国家内。

    此刻的地球,无数人都在幸灾乐祸,也有无数人在忧虑,忧愁,如果只有灯塔一个会变成这样,那大家就真不愁了,偏偏……长生丹啊,那位人大校长是炼制一颗就结束,还是继续找国家抽调国运继续炼制?

    牛牛境内。

    一道道身影聚集在庞大的会议室内,会议室最深处是实时的卫星拍摄画面。

    诺大灯塔原都城华府,黑夜下只有一栋建筑亮着灯,哪怕是纽约,洛杉矶这样的大都市,能亮起灯火的建筑也屈指可数,曾经多么辉煌的不夜城,一下子要跌回石器、铁器混杂的时代。

    这后果太可怕,太吓人了。

    大量的大人物,都是扯开领带再顾不得维持什么绅士风度,越看流的汗越多。

    “首相阁下,怎么办?如果等那位校长来了,我们约翰牛怎么办?只能眼睁睁看着,咱们也走向灯塔目前的处境么?”

    “首相阁下,必须要努力,想出一个解决办法啊!”

    “你有什么办法?”

    “我觉得岛国做的就不错,你看,现在的岛国境内,到处都是游行队伍,那些游行队伍全打起了华夏苗裔的旗帜,所有人都在说,他们是徐福东渡带走的几千童男童女的后裔,是标准的华夏苗裔,所以请校长不要伤害自己人。我们是不是可以……”

    …………

    大人物们抛弃了一切绅士风度后,各个都急的不能行,而在目前的地球上,所有国度都是风起云涌,华夏不说了,先不提高层一个个找现在的人大校长,让对方先做好打感情牌的准备。

    那些曾经是人大毕业,或者正在读书的学生们,也到处都在举牌子,或是游行或是静坐,举着旗帜请求那位校长,不要对华夏下手。

    就算这些人是分散在全华夏各地,但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做的一切,校长肯定可以看到。

    灯塔现在遭遇的局面太吓人了。

    习惯了21世纪文明时代,电子电器时代的现代生活,谁特么想沦落到交通靠走、交流靠吼的时代?现在灯塔的社会结构,也从国度变回村落部落性质了。

    你有车?没有路啊,到处都是建筑倾塌的废墟,车子全被包围在废墟里,开不动,只能走着和周边人类交流,村落部落们也逐渐在形成了。

    所以华夏的一个个队伍,都在祈祷求情呢。

    岛国也不例外,要说以前对于岛国人类起源,还有很多说法,各有各的理由和坚持,但徐福这么个活了2200多年的老家伙一出,所有人都坚信,他们是徐福带走的三千童男童女后代了。

    只要脑子没进水的,都会那样坚持,打感情牌求放过。

    这样的局势下,自然也有绅士们,想让首相阁下去运作类似的方案。

    但是某绅士言辞落下后,首相阁下一脸沧桑,“打感情牌么?怎么打?你让我用两次鸦片战争、上百年殖民史,去诉说咱们和华夏的深厚情谊么?”

    “即便我们这几代人,和华夏没有一丝仇恨,但在场哪个不是坐在祖辈们劫掠来的财富上享受人生的?”

    “我爷爷或者祖爷爷抢了你们,杀了你们祖先,我从小吃穿用度的花费大部分都是那些赃物,是抢劫的你们祖上的财富,但我没伤害过你,所以这两者没关系?”

    首相阁下很忧伤,他觉得呼吸间的空气都充满了沧桑感,岛国可以用徐福打感情牌,但伟大的约翰牛,真的找不到感情可言啊。

    一二鸦么?百年殖民史么?这到底需要多么神奇的口才,才能把这些事件,说成是和华夏的几百年友谊友情?

    对不起,我这个老绅士也做不到!

    约翰牛这一代人的确和华夏没什么仇怨,但那么那么多的百年贵族,几百年财阀,有多少人吃穿用度和花费,以及财富,都是爷爷或祖爷爷从华夏抢来的?

    总不能厚着脸皮说,我爷爷抢了你一家基业,我从小是富三代,你家被抢后,你从小就是吊丝,但我这个富三代,是你这个吊丝的好朋友好哥们?祖上那些恩怨是深厚的友谊,是为了让你体验一下“天降大任于斯人”的感觉,为了更好的磨砺你?

    我真没有那样的口才啊!

    随着首相忧伤的言辞,众绅士默然。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所有人眼神都在鼓励左右的绅士们,但被鼓励的绅士们,没有一个敢站出来的。

    人群默然中,唐准的身影才骤然出现。

    一下子,庞大的会议室尽是汗流浃背的身影。

    “你们,做好准备了么?”唐准扫视一圈,才笑着开口,“你们牛牛一个国度的国运,无法炼制长生丹,一颗都不够,但牛牛加上枫叶国、袋鼠国,三合一就可以了。”

    老绅士揉了下满是皱纹的脸庞,才笑着走出一步,“校长阁下,我们做好准备了,只需要现在对全民发一下公告,就行了。”

    “不过我们希望阁下能宽容两天,我们只求宽容两天,想做的也不是很重要的事,就是想让民众们,在被挪移时,多带一些工具,比如小型发电机、铁锹、斧头锤子类小工具,或者工程车清障车?”

    老绅士没有神一样的口才,没有颠倒黑白的能力,只能尽量在参考了灯塔的案例后,为自己多争取一些事后福利。

    只带着食物饮水和车子离开的灯塔,太傻了。

    就算你们回归了,面对遍地废墟,到处都是破败崩溃的道路,难道靠双手去清理一切?

    一群逗比。

    看他们约翰牛多聪明,乖乖顺从唐准的意志,然后离开前祈求下,多带点现代工具,最好还能带走一批工程车,那才是美滋滋啊。

    若能带走工程车、清障车之类,就算事后的雾都也成废墟,没有路走,也能靠着各式各样车辆清理出一些道路。

    “……”

    唐准楞了一下,才笑着点头,“可以。”

    完全可以嘛,都要抽走人家的国运了,这点小事情他没必要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