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我真不是开玩笑 > 第1542章 屁股决定脑袋

第1542章 屁股决定脑袋

    山海宗宗主峰大殿外,正坐在殿外平台上,喝茶看书的许少翰神色一动,感知放出后就惊奇的放下书本,对一千多米下,宗门白玉石阶路入口,一跪一步向上走的青年道,“你是胡振广?有什么事。”

    山海宗目前容纳四十多万人。

    四十多万人都在围绕主峰盘旋飞舞的悬空岛,悬空城里生活起居,主峰依旧是很清静的。

    唐准闭关的大殿,根本不需要人来守着当看门人。

    但这里时时刻刻都有人轮值守候,许少翰是第一批加入人大阵法学院的天才,目前也是神师中期,教授之一。

    现在的看门人位置都是他动用自己现任教务处成员的权利和优势,抢来的。

    守门两年,许少翰第一次见到有人来登山,还是跪行登山,他也认出那青年是大扩招里的修炼学院学生,目前的宗师中期强者。

    “许教授,我儿子死了,我小儿子死了,求求你帮帮忙,让我见见校长,我知道,我知道校长一定可以让他活过来的。”

    本来想跪行上千石阶体现诚意,但许少翰发问,他不敢不回答,胡振广只能坦白,抬起一张充满悲伤心痛的脸看向上。虽然内心深处知道,唐准这次入小世界前明确发过信息,灵武大陆是一个血腥大陆,带家属入内,可能会有意外,带不带你自己考虑,真出事也是自己负责。

    而几万师生团,真有一部分并没带家属。

    胡振广更明白,胡恒的死,是这个儿子自己把自己作死了,蠢死了,里面更有他管教不善的责任,不止平时太宠爱,胡恒第一次出门前后的心态变化,他也察觉到了,但……反正想着外面没人敢惹,他也就没怎么纠正。

    他同样知道,校长闭关是修炼,不能轻易被打扰,但他还是来了,那是他最疼爱的亲儿子啊。

    许少翰愕然,“怎么死的?”

    人大师生团进入灵武大陆三年多了,这是第一次有家属团成员死亡,以随国目前的情况,还会死人?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问询下,哭着的胡振广都呐呐无言……怎么说?他儿子死的原因太奇葩了。

    几十个呼吸后,胡振广还是硬着头皮把胡恒死因说了出来,包括自己去追查都讲了。

    许少翰无语,静静盯着胡振广看了好久,他才认真道,“第一,进入小世界前,一切都说的很清楚,你自己选择带人进来,自己不去看管照顾,不懂教儿子,他的死,最大责任在谁?”

    胡振广低着头不说话,只是哭。

    他自己都明白,儿子的死,他要担任最大一部分主因。他的儿子,当然是自己去看护好,你默许他出去浪……浪死了怪谁?

    “第二,校长正在闭关,你明白什么是闭关么?”许少翰声音很冷静,又问的胡振广哑口无言。

    “第三,我现在让你见校长,是不是表示,你家孩子即便能复活,以后还是到处浪?反正死了也没事,只要校长帮你擦屁股就行?然后其他几十万人有样学样?校长还要不要继续闭关了?干脆几十年如一日等着帮你们善后就行?”许少翰这次声音已经变冷了。

    胡恒的死,他也很想对胡振广说一声节哀顺变,却不可能让他去求唐准的,不管求到了唐准后,校长帮不帮这个忙,他都不会让胡振广去打扰唐准。

    你自己不懂教孩子,把他惯得那么上天,出门遇到各种吹捧逢迎,人明显飘起来了,看不清真实的自己了,你一个当爹的,没一点察觉么?

    这是个血腥世界,你不懂么?

    你什么都懂,却置之不理,等他把自己作死了,再来找唐准?好家伙,我放你拜门求见校长,那其他几十万人,几十万家属团是不是就更加肆无忌惮了?反正进来时所说的,一旦死亡概不负责的事都可以不做准了,我满世界乱来没一点后患,谁还会敬畏生死?谁还会把那条特别备注当回事?

    一旦那样,唐准还用闭关么?还用吞噬天道?啥都别干了,安安静静帮几十万人擦屁股就行。

    不对,现在是四十多万,这四十多万人还在成长,过了几年就变成百万了,他们也会繁衍下一代。

    “这次我不怪你,念你一个当父亲的心伤之下,情有可原,不要有下次了。”许少翰又说了一句,一摆手,胡振广就没了踪影,他直接被甩出了山门。

    片刻后,许少翰再次放下书,眉头大皱。

    胡振广又出现了,还带着他小女友罗薇,两个人一起跪着哭求。

    许少翰摆摆手,这两个又消失了。

    ………………

    某悬空岛园林别墅,看着再次被动回到家里,胡振广一脸绝望,他知道自己的要求过分了,但丧子之痛,没法一下子就压制下去的。

    他还明白,只要唐准愿意帮忙,他小儿子就一定可以复活。丧子之痛难以承受,在还有活的希望的时候,他也不想就这么放弃机会。

    但接连两次拜门,守门的许少翰,态度太明确了。

    许少翰说的道理都很正确,他这次去见了,成了,以后其他几十万家属有样学样,唐准怎么办?他知道这事的后果,就是压不住一颗爱子之心。

    “广哥,现在怎么办,现在怎么办啊?”等罗薇又抱着他大哭时,胡振广也烦躁起来,“别哭了,让我静静!”

    强压下罗薇的哭声,胡振广拿出一根烟点上,边流泪边抽,几分钟后他才一咬牙,“拼了!”

    “你现在马上把消息散出去,然后我带上爸妈,还有其他人,咱们一家十几口全去求,当着几万人的面去求,立场问题,几十万家属团必然站在我们这边。”

    “再加上一家老小披麻戴孝去哭求,本就容易让人同情,一旦形成大势,汹汹民意,我就不信姓许的还不让我见校长。”

    屁股决定脑袋,不管胡恒是不是自己把自己玩死的,他死的是不是活该,是不是太蠢。

    胡恒都是家属团成员之一!

    他死了,是第一个,以后未必没有第二个,几十万家属团,谁都可能成为第二个死亡者。

    屁股问题一确定,能否求校长复活胡恒,就会先天上得到几十万人的内心支持。

    民意支持上来了,他们在把自己搞的惨一些,哭的凶一些,他不信许少翰那个教授还敢拦。

    见到校长后……校长以往一直对他们那么好,应该会帮忙的吧。只帮一次,只帮一次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