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参天 > 六百六十一章 料事于先

六百六十一章 料事于先

    南风言罢,诸葛婵娟急切追问,“你的言下之意是只知道自己会走,却不知道自己能否回来?”

    南风点了点头,“此事颇为繁琐,稍后再与你详说。”

    此时胖子已经走到天桥正中,见他出现,阿月甚是欢喜,翘首眺望,渴望期待。

    这是南风第一次见到阿月,与他此前想象的不同,阿月虽是龟类化人,容貌却甚是秀美,只是身材不很婀娜,有些矮小。

    此时燕飞雪的尸身仍在场中,有上清坤道经天桥往场中去,不消问,是要抬她回去。

    吕平川歪头看向南风。

    南风知道吕平川为什么看他,不等吕平川开口,点头说道,“去吧,他们不会阻止。”

    听得南风言语,吕平川纵身跃出,先于胖子赶去场中,抱起了燕飞雪,回返时与胖子走了个照面儿,胖子木然的喊了声大哥,吕平川木然的点了点头。

    见吕平川悲伤,楚怀柔感同身受,“她何不认负弃战?”

    “她是上清掌教,授箓于天,认负弃战等同背叛。”南风说道。

    楚怀柔没有再问,实则燕飞雪自尽也是背叛,但没人能够指责她,也不会有人再去为难她的同门,只因她已经为自己的背叛承担了后果,身为一派掌教,她做到了光明磊落。

    “他身上没有携带银两,送些盘缠给他。”南风看向元安宁。

    元安宁虽然疑惑,却离座下楼。

    吕平川果然没回塔楼,走过天桥之后抬头看了南风一眼,抱着燕飞雪向山下走去。

    元安宁追了上去,赠以盘缠,送他下山。

    “他要去哪儿?”楚怀柔问道。

    南风摇了摇头,“不知道,辰时之前他仍未想好去处。”

    “你只能看到辰时之前的事情?”诸葛婵娟问道。

    “我只能看到我离开之前的事情。”南风回答。

    诸葛婵娟缓缓点头,有些时候未知比已知要好,已知是已成定数,而未知则是还有变数。

    此时胖子已经走到场中,阿月虽然欢喜,却碍于众目睽睽,不曾表现亲近,但胖子却不管那些,上前几步抱住了阿月,老白蹲坐一旁,仰头看着二人。

    “胖子会怎么做?”楚怀柔语带颤音。

    南风本不想回答,但想了想还是说了,“鼓声响起,他会震断阿月心脉。”

    便是心里早有猜测,听得南风言语,众人还是按捺不住心中悲伤,包括南风自己,他虽然能够预见胖子接下来的一举一动,却仍然无法做到置身事外,不生喜怒。

    二人的亲昵举动令对方大罗甚是不满,很快鼓声就自东北塔楼传来,鼓声响起的瞬间,南风所说的事情发生了。

    胖子一直在抱着阿月,鼓声响起之前在抱着,鼓声响起之后也在抱着,锣声响起之后仍然抱着阿月,只是腾出一只手来,擦拭阿月鼻下流出的鲜血。

    作为从小一起长大的患难兄弟,南风此时唯一能做的就是送出灵气,保阿月女子形态,令其断气之后不在众人注视之下现出原形。

    阿月死后,胖子反倒不再显露悲伤,就像之前斗法他一直紧张关切,待得知道自己必须上场之后反倒平静了下来一样,此时他也很平静,平静的令人感觉陌生。

    不是每个人都能坦然面对失败的,尤其是要将自己的大罗之位拱手让人,免不得要做困兽之斗,但他们知道武斗不成,只能指责胖子为了大罗之位不惜杀妻杀子,德操有亏,无颜立于天地间。

    面对对方的指责,胖子依然平静,“我本自阴间来,还往阴间去。”

    “你既得大罗,便不得徇私,龟女阳寿未尽,乃是枉死,当永居枉死城,不得投胎轮回。”对方恼羞成怒。

    胖子没有接话。

    见双方无有异议,玉帝下旨敕封,地藏王菩萨证道归位。

    一旦归位,几世修行的灵识和记忆瞬间回归,心头明清,了然无惑,无生无死,不喜不悲,平静的化去了阿月尸身,平静的看向西北塔楼,“南无阿弥陀佛,几位施主,贫僧这便去了。”

    “福生无量天尊。”南风唱诵道号,为兄弟送行,贺地藏王菩萨归位。

    很难说地藏王是胖子,还是胖子是地藏王,只能说地藏王曾经是胖子,曾是众人的结义兄弟,曾是那个将菜蔬饭粒盛给兄弟,自己抱着破罐喝些汤水的小花子。

    “斗法所议诸事,还请真人代劳决断。”地藏王菩萨冲南风合十行礼。

    南风点了点头。

    “南无阿弥陀佛。”地藏王菩萨再唱佛号。

    当是预感到自己即将离去,老白现出谛听本身,冲西北方向吼叫了两声,不远处的山中传来八爷咕咕回应,两位早年玩伴,多年老友,互相道别。

    地藏王菩萨走了,带着谛听走了,除了一直跟随他的谛听和这一世的记忆,没有带走任何东西,连那双玄铁重锤也留在了塔楼三层。

    待得地藏王菩萨消失不见,诸葛婵娟抬头看天,三更更尾,果然未出三更。

    “尽快挚签太玄。”诸葛婵娟催促,即将四更,四更是丑时,离辰时只剩下三个时辰。

    南风点了点头,现身场中,金瓶挚签,再得红球。

    此番没有人再自耳边啰嗦聒噪了,南风瞬移回返,喊了石勇过来,面授机宜,“第一阵,对手为僵尸不化骨,会在七招过后自断左腕,以污血破你青石不坏本身,左避,取其后脑,坏其神府。第二阵,对手为金背天牛,此为昆属,十招之后会现出原形,弱点在其腹下第三节。”

    石勇闻言甚是惊讶,愕然听从,上场之后果然如南风所说,对手果然是一具齐全神智的僵尸,如言施为,果然胜之。

    一个人如果能够料事于先,不但能够预料事情的发展,还能事先加以干涉,令事情朝着自己希望的方向发展推进。

    实则若是不加干预,这一阵的既定结果还是输,石勇会被僵尸污血坏了本身,不再刀枪不入,会被对手在第八招时灭杀。

    地仙一战,南风选了旱魃姬苏出战,亦胜。此前胖子服食灵芝籽实,代替铁桦齐全草木一属。

    天仙之战,卫夜出战,南风再度指点,连胜。

    最后一战是金仙之战,对于此战人选,南风犹豫了,不管是派问情娘子还是张洛云都有弊端,需权衡利弊,谨慎思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