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参天 > 六百五十九章 兵不厌诈

六百五十九章 兵不厌诈

    韩信此人用兵如神,善用兵者,不仅需要精通谋略,运筹帷幄,还需了然人性,善于鼓舞士气。

    一个擅长鼓舞士气的人,也一定是个擅长蛊惑军心的人,只因鼓舞和蛊惑都是对他人心智的影响,无非是一个向左,一个向右。

    这也正是南风忧虑担心的原因,不管韩信接下来说什么,都是对宝正的误导,也是对其信念的动摇。

    “你此番出战,意义何在?”韩信的语气很是平静。

    宝正不答。

    韩信又道,“大师,修订之后的三界新律,你可曾看过?”

    宝正不答。

    眼见宝正被韩信问的哑口无言,胖子急切的看向南风,“越等越糟,赶紧催他动手。”

    南风没有开口,韩信的这几个问题并非无中生有,都是有的放矢,利用的是斗法之前他没有与宝正进行深谈阐解的空子,此时外力已经无法介入,只看宝正自己能否理清头绪,冲出迷雾。

    等了片刻不见宝正回答,韩信又道,“大师,南风真人先前有‘攻心之策,莫要理会’之说,真人是在担心你意志不坚心智混沌受到了我的误导?还是担心在我的提醒之下你发现此战师出无名,失了锐气?”

    听得韩信言语,众人遍体生寒,人的心智当真有高下之分,明知道韩信是在挑拨蛊惑,却又寻不到他的错处。

    “我能骂他吗?”胖子心中气愤,却不敢乱说话了,连南风的话都能被对方寻到破绽,他若是说话,无疑也会被对方拿做把柄。

    南风摇了摇头,韩信心智过人,冷静善辩,此时只能寄希望于宝正能够不被其误导。

    “南无阿弥陀佛,”宝正唱诵佛号,左脚后撤,右掌前伸,“施主,请。”

    见宝正表情坚毅,南风微微松了口气,宝正乃佛门高僧,年老持重,定力磐稳,总算顶住了韩信的攻心利箭。

    宝正言罢,韩信微笑摇头,握住剑柄,缓缓拔剑,“大师,你究竟是佛门中人还是道门中人?”

    “请!”宝正挑眉,催动灵气。

    “子曰君子如水,随方就圆,无处不自在,择一人而白头,择一城而终老,”韩信拔剑出鞘,“大师,你心里的那个人是佛祖吗?你心里的那座城是西天吗?”

    “休要妖言惑众,乱我心神!”宝正踏地冲出,振臂出掌。

    眼见宝正右掌攻来,韩信长剑反挥,砍削阻挡。

    宝正对韩信挥来的长剑视若无睹,亦不躲闪,右掌长驱直入,正中韩信前胸,将其一掌震飞。

    “好霸道的横练功夫。”长乐说道,老僧宝正虽是阴魂,却以魂气化生肉身,右臂虽被长剑砍中,却是毫发无伤。

    一击得手,宝正并不迟疑,弓步助势,迅猛前冲,赶在韩信落地之前追至,凌空反踹,再补一脚。

    “好!”胖子欢呼叫好。

    都说高洋是疯子,实则此人并不疯,至少知道如何讨好胖子,胖子叫好,他也叫好,亦不自重身份,也不管他人是否因此小瞧了他。

    与胖子的乐观不同,虽然宝正接连击中对手,南风却并不乐观,只因宝正出招之际虽然刚猛,却失了厚重沉稳,这说明他心中愤怒,已经乱了方寸。

    诸葛婵娟和元安宁与南风并肩而坐,别人看不到南风的表情,她们二人却能看到,见南风面有忧色,诸葛婵娟再以询问眼神看他。

    “他被激怒了。”南风无声唇语。

    “此人乃佛门中人,且上了年纪,怎会轻易动怒?”诸葛婵娟问道。

    “是否动怒,只看对方是否戳到痛处,”南风说道,“宝正曾经有过一段私情过往,虽是佛门中人却兼容道家,故此韩信以这两点相激,令其心乱自疑,气急动怒。”

    二人说话之际,宝正仍在全力抢攻,此人虽然年老,却不体弱,灵气催动,拳脚生风。

    面对宝正的抢攻,韩信疲于应付,连连中招,很是狼狈。但不知为何,此人颇为耐打,连中三拳两脚,亦不见其伤重衰虚,长剑在手,封挡攻击。

    “他在找宝正的罩门。”胖子很有些担心,韩信与宝正过招之时,出剑并非无序随机,而是分袭各处,试探寻找。

    南风没有接话,韩信此时的举动的确像在寻找宝正的罩门,至于在这表象之下有没有暗藏别的阴谋,此时还看不出端倪。

    “大师,你心浮气躁,外强中干,若不克制平息,此战必输无疑。”韩信出招之时再度开口。

    宝正并不接话,只是一味抢攻,之前攻击韩信胸腹各处皆未能重创敌手,此时他已改变目标,出招之际只取韩信六阳魁首。

    与防守周身相比,只守头脸要容易许多,韩信趁机稳住阵脚,彻底扳回劣势,长剑疾出,辨察部位越发详细。

    “不对劲儿。”长乐沉声说道。

    除南风之外的众人,闻言尽皆看向长乐,长乐目视前方,关切观战,与此同时出言说道,“人体周身有大穴三百六,*两千三,似他这般逐一窥察排除,怕是要打到明日此时。”

    众人闻言,仍然看他,等他继续向下讲说,但长乐说完这些便没了下文。

    南风接过了话头,“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陈仓何在?”诸葛婵娟问道。

    南风摇了摇头,“尚不明确,要知道宝正此时的实体乃阴气凝聚,便是寻到他的罩门,也无非是破了他的横练功夫,令他还归阴魂,并不能伤其根本,韩信理应知道这一点,此时所为,只是为了误导宝正,令其心生麻痹,放松警惕。”

    “如何才能克制宝正?”诸葛婵娟抬高了声调。

    南风歪头看向诸葛婵娟,如此隐秘的问题理应避免被他人听到才是,但诸葛婵娟反其道而行之,说明她想趁机让宝正听到众人的谈话,以此加强防范。

    “阴魂虽是阴气化生,却有魂魄灵息,想要灭杀伤害,只有攻其魁首,坏其神府。”南风说道,言罢,唯恐言语疏漏,误导了宝正,急忙出言补充,“除此之外,阳属事物亦可克制阴气,伤害魂魄。”

    “观其周身,貌似未曾携带阳属事物。”元安宁在旁提醒。

    “妹子所言极是,”诸葛婵娟接口,“要知道韩信自己也是阴物,能够伤及宝正之物也能伤其自身。”

    南风无言以对,便没有接话。

    南风与众人的交谈对场中比斗产生了影响,此时韩信已经放弃试探寻找宝正罩门,改为攻击宝正头颅,而宝正亦是这般,二人不再攻击别处,招招不离魁首神府。

    宝正横练功夫了得,韩信所用长剑难得伤他,但拳脚攻击还是偶尔能令宝正攻势受阻。

    见此情形,诸葛婵娟问道,“既为阴魂,凝聚实体岂不是徒增不便?”

    “无有实体,便不得施展佛法神通。”南风随口说道。

    二人说话之间,韩信亦自场中说话,“大师,明知师出无名,何故自欺坚持?”

    宝正并不答话,亦未减缓攻势。

    “好个冥顽不灵的霪僧,助纣为虐,一意孤行,”韩信气怒大骂,“本王这便降了你!”

    韩信言罢,长剑一舞,抽身后退。

    宝正亦不追赶,站立原地,手捏法印,振臂聚势。

    “他激怒宝正,意欲何为?”长乐紧张,韩信早先诸多言语,皆是为了动摇宝正信念,令其心神不宁,但最后所说,却明显想要激怒宝正,逼宝正施出绝招。

    南风刚想接话,突然发现韩信后撤之后左手自背后暗捏指诀,且口中念念有词,待得看清唇语,心中大惊,“韩信念的是道家真言,他已被天庭授箓!”

    事发突然,众人虽然惊讶,却未能即刻醒悟,见众人茫然,南风急切说道,“既已授箓便是道人,既是道人,便可作法。”

    “阴物也能授箓?”胖子问道。

    南风没有答话,而是自心中急切思虑道家有哪些法术能够克制阴魂,韩信此时最可能施展的又是哪种法术,思虑的同时不忘告警,“此人要施展道家法术,大师小心。”

    宝正此时正在变化法印,催气聚势,听得南风言语,催气更疾,由阴气凝聚的右臂金光大绽,金光附着右臂,隐现降魔杵虚影。

    “九天玄雷!”韩信长剑上举,高声呼喝。

    宝正此时已经聚势七成,听得韩信高喊,催气更疾,三变法印,聚势十成,迅猛前冲,疾出右拳,“无相降魔!”

    “有诈,他念的是封魂真言!”南风情急发声,虽然韩信喊的是九天玄雷,念诵的却是封魂真言。

    就在南风告警的同时,韩信还剑归鞘,扯下腰间玉佩,迎向浩然冲至的金光虚影。

    便是听到了南风的告警,宝正也已经收势不住,疾冲而至,自投罗网,金光一闪而逝,魂魄封印消失。

    事发突然,众人面面相觑,良久不得回神。

    “哈哈哈哈,”胖子突然发笑,拍打着南风的肩膀,“你要是不乱提醒,宝正可能还败不了这么快,哈哈哈,你把老和尚害惨了。”

    “原来他带了玉佩是做封魂之用。”南风说道,若是韩信带的不是这面玉佩,他一定会刻意观察,推敲用处。

    “哈哈哈哈,”胖子笑着走到围栏边,手指韩信,“九天玄雷?搞的跟真事儿一样,论卑鄙,只服你。”

    “兵不厌诈,何来卑鄙?”韩信冷视胖子,待得锣声响起,转身而回。

    既已败北,子神天尊便无需遣人上场,大洞之战结束,南风再封十二正经之手阳明。

    “我算看出来了,上清祖师不是来帮你的,人家是来坑你的呀。”胖子笑道。

    南风苦笑摇头,没有接话。

    就在此时,诸葛婵娟碰了碰南风,南风歪头过去,诸葛婵娟仰头看天,“三更过半了。”

    “只剩下半个时辰。”南风回以唇语,灵远大师说的是胖子会于三更归位,若是胖子真于三更之前归位,接下来的居山和洞渊两阵就会在半个时辰之内结束。

    “是否继续?”诸葛婵娟问道。

    “休战,过了三更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