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参天 > 六百五十一章 正人君子

六百五十一章 正人君子

    “刚才你还说胜算一成都不到,断去一条手臂就有七成?”胖子质疑。

    南风回头看了长乐一眼。

    长乐会意,接过话头,“失了手臂,不但身法和速度会受到影响,进攻会有缺陷,防守也会有漏洞,”说到此处,长乐话锋一转,“不过此人身法诡异,剑招玄奇,依我看,此人就算失了左臂,我方遣派之人也没有七成胜算。”

    “丁启忠所用飞刀乃阴间玄铁打造,有破气之能。”南风说道。

    “那便有七成了。”长乐点头,见胖子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便解释道,“所谓破气,便是不被空气阻碍,暗器脱手之后能够移动的更加迅速。”

    胖子没问空气是什么,因为他知道,不为肉眼所见之气即为空气,充斥于世间各处,供万物呼吸取用,其中精华便是灵气。

    此时李开复已经追上丁启忠展开了攻势,正如长乐所见所言,李开复身法诡异,剑走偏锋,出招既快且怪,令丁启忠防不胜防,全力躲闪,险象频生。

    丁启忠用的是飞刀,想要出手必须与对方拉开距离,双方的距离越远,他就越安全,不过距离越远,其所发飞刀被对方挡住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丁启忠自然知道这一点,也无心与李开复拉开很大距离,只要双方的距离超过李开复的臂展和长剑所能触及的六尺范围,他就有挥出飞刀的机会。

    李开复猜到丁启忠心中所想,以快打快,令丁启忠疲于应付,难得抽身。

    丁启忠徒手对敌,几个回合下来,处境越发危险,无奈之下双手各捺飞刀一把,做匕首使用,辅助攻防。

    凡事都有利弊,丁启忠显露飞刀,李开复便发现其所用飞刀不是凡物,如此丁启忠便失去了出奇制胜的机会,好处则是李开复对丁启忠所持飞刀颇为忌惮,进攻之时不敢过分紧逼,如此便给了丁启忠喘息之机,逐渐稳住阵脚,于攻守之间寻找战机。

    南风和长乐当日曾经亲眼见过丁启忠与山贼激战,长乐对他的评价是‘八分快,九分准,十分狠’,长乐早年曾经挑战各路高手,身经百战,能够得他这般评价,足见丁启忠确有过人之处。

    不过此时丁启忠快准狠的优势却未曾显现,只因为他的对手也是狠角色,与他走的是同一路子,当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你对他的剑法怎么看?”南风问道。

    虽然南风不曾回头,长乐却知道是在问他,接口说道,“传授他武功的人,一定是了然阴阳的玄门中人。”

    南风缓缓点头,长乐之所以这么说,乃是因为李开复的剑法非常干脆,非常明白,以干脆和明白来形容剑法貌似不妥,但这的确是他剑法的特点,此人深谙阴阳得失之道,进攻的同时并不试图兼具自保,防守的同时也不妄想还能杀伤对手,目的非常明确,攻守干脆利索,绝无含混多余。

    妄图兼得是世人的通病,最终往往会一无所得,懂得取舍是道门中人的行事风格,根据李开复所用剑法不难看出,指点他的人很可能是道门中人,即便不是,也应该是位看透阴阳,明白得失的高人。

    此前李王氏曾经说过,李开复的武功自梦里习得,加之李开复坐胎当日天神入宅的异相,足以证明李开复是天神戴罪临凡,传授他武功的极有可能是他在天庭的故人。

    想及此处,南风将视线自场中移向东北塔楼,此番他看的不是龙虎天尊等大罗金仙,而是二楼的那些随行神仙,暗中相助李开复的那个神仙若是知道李开复今日出战,一定会前来观战。

    仔细看过众人神情,南风收回了视线,那些神仙的表情各不相同,大致可以分为四类,分别为紧张,敬佩,疑惑和愤怒。

    紧张的那些占了两成,他们担心的是此战胜负对天界的影响。

    敬佩的占了两成,这些人可能知道李王氏一事,他们脸上的敬佩来自于对李开复品性的赞赏。

    疑惑的也占两成,这些人应该不明白李开复为何有断臂之举。

    愤怒的占了四成,这些人,确切的说是这些神仙对李开复是非常不满的,可能认为他不顾大局,也可能不赞赏他的作法。

    仅仅通过表情,很难看出谁与李开复有旧,不过却能看出这些神仙都与凡人一样,有着七情六欲和一己好恶。

    打架每个人都能,却不是每个人都会,李开复和丁启忠都会打架,二人在对战之时谁也没有流露出急切,也无人行险冒进。

    李开复出招非常凌厉,势大力沉,不惜灵气。

    丁启忠进退有度,需守则守,能攻则攻,并没有因为近身缠斗对自己不利,而冒险与对方拉开距离。

    这就是二人会打,实则他们都很着急,李开复失了一臂,攻防必有破绽瑕疵,缠斗的时间越久,丁启忠越容易找到他的破绽,李开复知道这一点,故此通过显示自己不吝灵气来给丁启忠施压,他乃阴物,灵气无有枯竭之虞,以此令丁启忠着急冒进。

    丁启忠自然也知道长时间的对峙对自己不利,但他却并未因此乱了方寸,依然稳扎稳打,严守章法。

    打斗持续的时间越长,对二人越不利,李开复会逐渐露出破绽,而丁启忠则有灵气衰弱枯竭之虞。

    快准狠可不是急切毛躁,二人进攻之时依然狠辣非常,丝毫没有因为用了计谋而减弱攻势。

    “这么下去不是办法,李开复肯定还有杀招没使。”胖子担忧。

    长乐缓缓点头,丁启忠之所以没有急于后退,一是没有机会后退,二来也想通过与李开复的过招来找到他的破绽,为随后的反攻做准备,但在这么做的同时,他不但要面临灵气衰弱的风险,还需防范李开复随时可能施展的绝技杀招。

    “要不要提醒他?”胖子看向南风。

    南风摇了摇头,“不用,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的时间并不多,”长乐说道,“他在寻找李开复的破绽,李开复也在试探他的底细,一旦摸清他的底细,立刻就会痛下杀手。”

    “如果他找到了李开复的破绽,也绝不会迟疑犹豫。”南风说道,己方虽然有七成胜算,却终究不是十成,便是有一成变数,鹿死谁手就不敢妄言定论。

    “李开复的绝招是啥……”

    胖子话没说完,李开复和丁启忠同时变招,李开复长剑再次脱手,冲丁启忠疾刺而去。

    丁启忠在对方长剑脱手之前,身形后仰,以脚跟撑地,向后疾撤。

    李开复所发长剑贴着丁启忠的额头疾飞而过,确切的说是自丁启忠的额头疾飞刺过,剑刃锋利,划破皮肉,伤及头骨。

    “糟糕,他那把剑有古怪。”胖子惊呼,李开复的长剑脱手之后,手里并非空空如也,而是仍然握着一把与飞出的那把长剑一样的长剑,原来此人所用长剑乃是双剑合璧,可以分离。

    “他输了。”与胖子的惊讶不同,南风已然前瞻到了结果,李开复若是左臂不失,定会双手各持长剑同时飞刺,而今只能先后施为,给了丁启忠可乘之机。

    避过飞刺长剑的同时,丁启忠出手了,三把飞刀阻拦李开复,令其不得即刻来追。

    再三把,趁机拉开距离。

    又三把,攻李开复头颅,以此逼的李开复抬臂挥挡。

    紧接着还是三把,取李开复右臂,逼的李开复长剑回扣封挡。

    再次三把,趁李开复招式用老,不得自保,重创其右臂,令其长剑脱手。

    “你若双臂齐全,我不是你的对手。”丁启忠发出了最后三把,取的是李开复三阳魁首。

    李开复没有再闪避,因为丁启忠这三把飞刀已经将其退路全部封死,他已避无可避。

    三把飞刀此发彼至,两把落空,一把正中眉心。

    李开复面带笑意,殒命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