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零四章 老相蔡京

第八百零四章 老相蔡京

    李延庆最后一次见到蔡京是去年秋冬之际,那时蔡京虽然老迈,但多少还有点仙风道骨的感觉,可这才半年不见,蔡京的后背居然佝偻了,缩成了一个干巴小老头,完全颠覆了李延庆记忆中的形象。

    李延庆看了半晌,终于认出眼前的老者就是昔日的权相蔡京。

    “卑职李延庆拜见蔡老相公!”

    “原来是李少保,稀客啊!”

    蔡京虽然老迈,但一双眼睛却极为锐利,他看了一眼李延庆,微微笑道:“祝贺李少保力挽狂澜,立下不世战功,名垂青史!”

    “这是全体将士的功劳,李延庆不过适逢其会,尽一份臣子之职责罢了。”

    “李太保太谦虚了,请稍等我片刻,我们去书房说话!”

    蔡京在水桶里洗一下手,用布擦干了,这才由长孙搀扶,缓缓向外书房走去。

    “李少保请到书房稍坐片刻,容我换一件衣服。”

    李延庆点点头,走进了书房,书房内布置得很简单,靠墙放着一架书橱,里面摆满了书和画卷,窗前是一张宽大的书案,后面是一张檀木雕花宽椅,窗边放着一张小茶几,上面有一只官窑梅瓶,插着一枝含苞待放的菡萏,桌案上铺着一张宣旨,有文房四宝,还有笔架和笔筒。

    桌案的正面墙上是蔡京亲笔所写的一幅字,只有四个大字,‘闭门思过!’

    李延庆可还记得从前墙上挂的是一条横幅,‘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他不由笑了笑,年迈倒是可能,思过却未必。

    这时,一名丫鬟进来给他上了一杯茶,李延庆点点头,在客座上坐了下来,不久,换了一身禅衣的蔡京走进了书房,李延庆连忙起身,蔡京笑道:“让李少保久等了,请坐!”

    李延庆又坐了下来,蔡京在李延庆身边的主位上坐下,丫鬟给他也上了茶,蔡京摆了摆手,孙子蔡征关上房门退下了。

    “李少保,金兵虽退,但形势还是很严峻啊!”

    蔡京轻轻叹了口气道:“官家被金兵掳走,国不可一日无君,这可怎么办?”

    “我就是为此事而来!”

    “哦”

    蔡京笑道:“李少保可是想立大宁郡王为新帝?”

    大宁郡王赵谌是赵桓的嫡长子,今年只有七岁,跟随母亲朱皇后住在后宫,赵桓即位才半年,因战事激烈,赵桓还没有来得及立他为太子,目前还是郡王身份。

    李延庆摇了摇头,“金兵虽北退,但随时会再度杀来,现在是大宋危急时刻,郡王年幼,无法承担起拯救大宋存亡的重任,我考虑拥立康王为新帝。”

    “康王?”

    蔡京愣了一下,他忽然惊讶道:“对啊!康王在京兆,没有跟随官家进军营。”

    李延庆笑了笑,“现在康王殿下已经赶到郑州管城县,我派人去迎接,今天特来请蔡相出山,和我一起拥立新帝!”

    李延庆虽然对蔡京没有什么好印象,但蔡京至少和他没有太深的私怨,总不能让白时中、李邦彦、吴敏、耿南仲等人来拥立新帝吧!

    相比之下,李延庆反倒觉得蔡京才是自己最好的合作者。

    蔡京眼睛一亮,他浸淫官场几十年,怎么可能不知道这里面蕴藏的巨大机会,这是蔡家关键性的转折,他必须要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良机。

    沉思片刻,蔡京眯起眼睛缓缓道:“只怕现在白时中、吴敏等人已经进宫拥立大宁郡王了!”

    李延庆淡淡一笑,“白时中等人的府邸大门已被军队把守,他们暂时出不了门,当然,也是为他们的安全着想,怕他们被仇家所害。”

    蔡京向李延庆竖起了大拇指,“李少保高明啊!”

    蔡征将李延庆送走,随即匆匆赶回外书房,只见祖父佝偻着后背,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蔡征上前行礼,“祖父,李少保已经走了。”

    “我知道了,下一步他会去皇宫。”

    蔡征犹豫一下,还是忍不住问道:“孙儿不太明白,李延庆为何要立康王,按理,立年幼大宁郡王不是更有利于他控制朝政吗?”

    蔡京冷冷一笑,“你以为官家是怎么进金营的,李延庆拦得住帝姬,却拦不住官家吗?你太小看李延庆了,恐怕官家进军营早在他的意料之中,也是在他的计划之中。”

    “这这不太可能吧!”

    “什么叫不可能,康王怎么会去京兆?李延庆说康王已到郑州管城县,我就知道李延庆早就通知康王进京了,这里面有些细节可能我不了解,但我敢肯定,李延庆早就和康王有勾结了,再说,大宁郡王太年幼,他即位后必然是太后当政,你以为朱皇后会饶过李延庆?只有康王即位,才会有拥立之功。”

    蔡征默然,半晌他又道:“祖父也支持康王即位吧!”

    “那当然,大宁郡王是嫡长孙、嫡长子,他即位是顺理成章,符合白时中、李邦彦、吴敏等当权相国的利益,但绝不符合我们蔡氏的利益,只有康王即位,我蔡京才会有拥立之功,才是我蔡氏命运的转折。”

    “那我们该怎么办?”

    “这还用说吗?当然是全力配合李延庆立康王,这就是李延庆找我的原因,他需要我替他稳住朝纲,征儿,速替祖父更衣,我现在就进朝。”

    蔡京立刻更换了朝服,坐在轿子,在蔡征的陪同下向皇宫匆匆赶去。

    此时,皇宫内已聚集了近两百名官员,大多以中低层官员为主,知政堂六名相国中,何栗战死,张邦昌和唐恪在金营未归,耿南仲因为抢掠民女而被李延庆囚禁,只剩下吴敏和李邦彦两人,这两人目前被李延庆派兵软禁在家中,而白时中和孙傅两名前任相国也同样遭到软禁的命运。

    使百官一时群龙无首,众朝臣聚在在大庆广场上议论纷纷,朝臣中以大学士徐处仁、大学士何矫、吏部侍郎李棁以及御史中丞许翰等人官职最高,但没有相国,很多事情也只能议论而无法做决定。

    “徐大学士,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国不可一日无君,官家已被金人掳走,我们是否可以考虑另立新君?”十几名年轻官员围住资历最高的徐处仁七嘴八舌问道。

    徐处仁年约六十余岁,是神宗元丰间进士,为官近四十年,一直恪守中庸,在抗击一时他也属于中间派,既反对妥协投降,也没有信心抗金,主张维护宋朝利益的前提下与金国和谈。

    目前局势不明,徐处仁当然不可能把自己架在火上烤,他脸一沉,冷冷道:“官家虽随金人北上,是否返回还为未可知,没有官家退位之诏,谁敢妄言立新帝?”

    大学士何矫也对众人道:“是否立新帝是由知政堂相国决定,耿相公、吴相公和李相公都在京城,他们没有表明态度,我们就不要越俎代庖了。”

    这时,忽然有人大喊一声,“蔡公相来了!”

    众大臣回头,只见数人簇拥着蔡京走了过来,蔡京为相近四十年,在百官中威望极高,属于朝廷压舱石的性质,有他在,朝廷局面基本上就能稳住。

    蔡京出面,使众臣顿时有了主心骨,他们纷纷围上前,急声问道:“公相,现在朝廷该怎么办?”

    蔡京摆摆手笑道:“各位大臣不要慌乱,金兵围城朝廷尚能稳住,现在金兵北撤,更应该是朝廷重新运作之时,只要把条理梳理清楚,朝纲就能重振。”

    蔡京几句话就使众臣焦躁的内心稳定下来,徐处仁又道:“公相,耿相公、吴相公和李相公都在京城,今天居然没有露面,是不是我们去把他们请来主持朝纲?”

    蔡京冷笑一声道:“官家被威逼诱骗去金营谈判,以至身陷虎穴,至今难以脱身,他们三人是罪魁祸首,应该下狱问罪,哪里还轮到他们主持朝纲?”

    徐处仁顿时哑口无言,吏部侍郎李棁上前道:“公相觉得我们现在该从何着手?”

    蔡京微微一笑,“李少保已经去请示宁德太后了,大家稍安勿躁,等待太后的懿旨!”

    众人才恍然醒悟,难怪李延庆没有露面,原来是去请示太后了。

    徐处仁等人却心知肚明,难怪蔡京会出来,恐怕就是李延庆把他请来的,李延庆军权在握,朝廷该怎么运转,最终就得由他来决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