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寒门枭士 > 第七百九十九章 生死大战(二)

第七百九十九章 生死大战(二)

    “启禀都统,东城外有十八架投石机!”

    “西城外有二十五架投石机!”

    不断有士兵奔来报告,李延庆点点头,除了南城外,东西两面城墙上都部署有床弩,他随即令道:“令床弩可以随意发射,不必等我命令,另外告诉主将,注意城头灭火!”

    几名传信兵飞奔而去,李延庆的注意力又转到了北城外,北城三百步外一排摆出了八十架巨型投石机,已经准备投射了。

    李延庆当即令道:“床弩发射!”

    床弩是城头上唯一可以攻到三百步外的远程武器,这次床弩有了改进,部分大弩箭在箭杆前端绑了一支火药筒,使床弩大箭成为了火药箭,不过这种火药箭爆炸力很弱,主要适合点火,宋军当然也有针对性,李延庆早就料到今天金兵一定会以火攻为主。

    红旗挥下,北城头上的五百架床弩开始发射了,强劲的大弩箭嗖嗖射向投石机,发出刺耳的破空声,此时投石机还在进行发射前的准备,突来的弩箭使金兵一阵大乱,数十名金兵被穿胸而过,当场惨死,两支带火药筒的弩箭射进一堆火油桶,爆燃起来,两只火油桶顿时被点燃了,金兵顿时手忙脚乱,将火油桶搬走,与此同时,三架投石机被射断皮带,轰然坍塌。

    完颜娄室勃然大怒,喝令道:“发射!”

    金兵的投石机开始发射了,在一片‘嘭!嘭!’的声响中,七十七只火油桶腾空而起,向城头飞射而去。

    这一次金兵做了充分的准备,为了使火油桶落点精准,他们特地重新造了一批专门油桶,木壳很薄,每桶油重四十五斤,可以准确地落在三百步外。

    金兵在北城发射当然就是为攻城,在此之前,他们已经在北城内烧过一次,再射进城内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一片小黑点从空中掠过,向城头上射来,金兵有备而来,火油桶的落地十分精准,虽然不是所有的油桶都落在城头上,但至少有七成射中了目标。

    一时间,城头上到处是碎木片和满地火油,张清急得大吼,“快用泥土掩盖!”

    士兵们立刻将一袋袋泥沙倾倒在油污上,还没有完成,金兵的第二轮进攻便来了,这一次射来的却是火球,金兵显然是想先点燃城头,再继续发射火油,巨大的火球砸中城头,立刻碎成一地,到处是细碎的火点。

    这是完颜斜也在堆砌小山时看到宋军火球时得到的启发,金兵的火球是从辽国手中缴获,是用油布层层包裹,又浸泡过火油,就像是弹力极好的大球,射程只有两三百步,但火球却能弹出一里远,是攻营的利器,但用来进攻狭窄的城头却不行,火球还没有来得及点燃火油,便弹跳进城内去。

    所有金兵便从宋军那里学会了这种碎裂式的火球,是干草编成,落地后立刻碎裂,不再弹起,非常适合定点点火。

    尽管守城士兵用最快的速度掩盖火油,但还是有几处溢油被点燃,城头上有七八处地方燃烧起来。

    “快用泥土盖住!”

    张清急得直跺脚,他知道金兵的火油马上就射来了,同时他也暗暗庆幸,如果泥沙袋放在城下,真的就来不及了,多亏都统有经验,否则后果会严重。

    “命令城下立刻送泥沙袋来,越多越好!”张清意识到泥沙袋可能不够了,他当即下令民兵运送泥沙袋。

    上万民兵立刻背负泥沙袋奔上城来,这时,金兵第三轮投石机发射,射来的却是火油,再次有五十余桶火油砸在城头上,城墙西面一处火点没有来得及扑灭,轰地一声,火焰迅速蔓延。

    “用油布,快点!”一名偏将急得大吼起来。

    几十名士兵拖着一卷油布向火焰冲去,三丈长、一丈宽的油布覆盖在火焰上,士兵们发疯似的用泥沙倾盖,终于将即将要蔓延起来的火势扑灭了。

    经过了刚开始的手忙脚乱,宋军士兵渐渐有了经验,配合也开始默契起来,金兵连续数轮火球和火油投射,城头上虽然惊险异常,但都被守城士兵控制住了局面,金兵希望看到的城头被熊熊烈火吞噬一幕并没有发生。

    但城内却燃起了大火,投石机从东西两边同时将弹力极好的火油球射进城内,靠近城墙一带主要以贫民区为主,有不少木板房和茅草房,这些房子首先被火油球击中,燃烧起来,加上房舍密集,大火迅速蔓延开来。

    城内数十万百姓拎着木桶,端着木盆,在贫民区泼水救火,但火势太猛,一时没有能抑制住,整个内城东面和西面靠近城墙处浓烟滚滚,连同外城也燃烧起了大火,这却是火油球砸中城墙弹回来后,窜入民居内引发的大火。

    尽管城内城外热火朝天,但完颜斜也的目光却愈加冰冷,已经发射了十几轮火油和火球,但城头上始终没有燃起大火,完颜斜也心里明白,宋军已经破了他的火攻,他当即冷冷道:“投射两枚震天雷,然后攻城!”

    在昨晚偷袭中,二十枚震天雷落入护城河毁掉,目前金营还剩下三十枚震天雷,这三十枚震天雷是要送回金国用于研究,但完颜斜也最终还是扣下十枚震天雷用于今天的决战,其余二十枚震天雷他已派人送往燕京府。

    眼看火攻不利,完颜斜也决定先投掷两枚震天雷来鼓舞士气,两枚震天雷放入投兜,两名金兵点燃了火绳,火绳嗤嗤直响,到了红色刻度时,指挥者大喊一声,两颗震天雷混在火球中向城内飞去。

    金兵的目标都是对准了城楼,两颗震天雷一前一后向城楼飞来,李延庆就站在城楼前面,他的几名亲兵忽然发现不妙,一把李延庆推翻在墙角,几个人一起扑在他身后。

    ‘砰!’一颗震天雷在距离城头约十丈处的空中爆炸了,巨大的冲击波和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使城楼附近的士兵深受其害,数十名士兵被掀翻在地,很多士兵捂着耳朵痛苦地蹲在地上。

    第二颗震天雷钻进了城楼,在城楼中轰然爆炸了,顿时黑烟弥漫,碎木乱飞,这颗震天雷威力极大,将一半城楼炸飞了,一根木头落下,重重砸在护卫李延庆的一名亲兵的后背上。

    过了片刻,硝烟散去,几名士兵连忙冲上去,将李延庆扶起,保护他的三名亲兵中两个晕了过去,一名是被冲击波震晕,另一人是被木头砸晕过去,腿上也被一块铁片击中,还有一人运气不错,安然无恙。

    李延庆连忙命令士兵将两名晕过去的亲兵抬下城医治,城上其他士兵则忙碌地扑灭火球。

    就在这时,城下响起了低沉的号角声,李延庆一怔,立刻大喊道:“擂响作战鼓,敌人要攻城了!”

    ‘咚!咚!咚!’城头上鼓声大作,这也是城头的集结鼓声,士兵们立刻从防御火攻的状态中转变过来,开始拿起武器站在城头,负责投石机的民兵也进入自己的位子。

    金兵确实停止火攻了,而是改成了投石巨石,金兵投石机在床弩的打击下,还剩下一半,但四十架投石机依旧来势凶猛,一块块巨石飞掷而来,强劲地砸向城头,城头士兵们大喊一声,纷纷蹲下。

    ‘轰!’一块巨石狠狠砸在城垛上,碎石乱飞,巨石又高高弹起,越过士兵们的头顶,向城内砸去,城内下面隐隐传来一片惊呼,数万民兵基本上都集中在墙根脚下,也是金兵没有了震天雷,否则震天雷落入城中,民兵一定会死伤惨重。

    ‘咔嚓!’城头上又传一根木头折断的声音,城下士兵大喊一声,纷纷向两边躲开,一架投石机的抛杆被巨石砸中,当即断裂了,长长的抛杆向城下滚落下来。

    就在金兵发动凌厉石攻的同时,金兵大阵内鼓声大作,在一片喊杀声中,两万金国士兵扛着攻城梯如海潮一般向城头奔涌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