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刀镇星河 > 第1031章 灵奴织命

第1031章 灵奴织命

    五个月后,依然是在水月的月背基地。此地原本粗犷简陋的建筑群,已经彻底大变了模样。

    为张信等人搭建的居住舱,早已在四个多月前完成。不但宽阔,且是模拟穹星的环境,达到百分之七十二的相似度。

    而在这居住舱一旁,还有着一个小型的封闭式船坞,长一千六米丈,宽四百五十米,高一百五十米。

    此时张信就在这船坞的高处,俯视着下方那艘已经接近于成型的舰船,

    整体是一根长枪形状,舰身异常的矫健优美,一旦完成预定的银色涂装,必是美奂美轮。

    叶若说的没错,有他与小吞天等的帮助,这艘舰船完成的速度很快。此时这艘船里面的各种仪器,也都已陆续就位,距离真正完工之日已经不远。

    而就在这艘战舰的右侧,一个小冶炼间内,小吞天正在不断的凝聚着高压电流,将叶若运送过来的各种金属熔炼,再按照预定的配方,搭配出各种样的合金。

    这一方面可以节省基地里的电能消耗,还可以让小吞天锻炼自己的灵能操控力。

    ——这五个月来,小吞天也基本适应了太空中的环境,并在雷电的控制方面,更上层楼。

    不过小吞天的修为毕竟有限,犀骨雷珠也没法发挥全力。每天哪怕全力施为,也只能提供了相当于三尊小型太阳炉的电能,其实对这艘战舰的帮助有限。

    所以主力还是得靠张信,还有他的御天环。这不但让叶若节省了一座超大型的电磁冶金炉与数十座大型核聚变炉,张信那原子级别的微操能力,更使叶若准备的诸多纳米机械,没有了用武之地。

    这艘船上的很多仪器,都是张信直接以灵能术法构造而成,节省了他们大量的时间。

    除此之外,还有织命师的助力——

    张信思及此处,目光又移向了另一个小冶炼间。那边的玻璃门后,有一个容貌近乎完美的少女,正神色散漫的,随手制作着一个个体型虽小,却又精密异常的零件。

    ——那正是织命师,当日此女,终究还是答应了他的条件,接受了她的符咒。

    这位可能也知道‘黑洞’的概念,在万般无奈之下,不得不与张信定下了城下之盟。

    张信也由此得到了织命师九成的记忆,剩下的一成,涉及量子神尊与造化来的部分隐秘,这位是无论如何都不肯开放了,甚至不惜一死。

    不过只从织命师开放的部分记忆来看,此女似乎并未撒谎。无论是征伐天东之战,还是之后雪崖渡劫,织命师确都未尽全力。

    关键是那位神尊,只知她是造化来的器灵,却不知这位最初,还有人工智能这一身份。所以哪怕织命师放水,神尊也看不出来。

    自然张信也并未尽信,就如他所说的,谁知这些记忆是真是假,是否编造?

    所以直到两个月前,张信在符文研究上有了新的成果之后,才将此女放出来。

    说到符文,这还真费了张信不小的功夫。

    自脱离穹星之后,他掌握的符文,绝大多数都没用了。可符文本身代表天地至理,是大道之痕这一点,却不会改变。

    这些符箓与阵法,并非是失效,只是它们干涉自然的能力下降了而已。

    按照叶若的说法,那穹星世界完全就是个不正常的灵能放大器。所以这些奇异纹路的作用,也都被放大了百倍。所以在脱离穹星之后,绝大多数的符文,都失去了它们原本的神奇。

    这个时候,叶若储备的符文资料,就起到了作用。

    在穹星的时候,若儿不但收集了大量的符文,在上古符文与神文这两方面也颇有研究,建立了一个较为完整的资料库。从百万年前的史前时代开始,到张信离开穹星之前,各个年代常用的符阵系统,叶若都有记录。

    叶若就发现,其中许多古代出现过的符文,虽是因各种各样的原因被灵师遗弃。可在穹星之外的环境,这些被淘汰掉的玄异纹路,却意外的好用。

    尽管也达不到穹星内部的效果,可现在的情况,是本来就没有多少能用的符文。只要能差强人意的使用,就无需挑剔。

    张信就是以叶若提供的这些符文为基础,为织命师制作了一个符咒。由后者配合,直接嵌入到了这位的神魄核心。

    从此之后,他不但可以远距离感应这位的方位,还随时可以催发此咒,使之痛苦不已。甚至将之引爆,使之魂飞魄散。

    ——这样的做法,似乎有些欺负人,可张信是真不放心。

    就他了解的资料来看,这些来自于四维世界的怪物,不但寿元悠久,还能够不死不灭。此外潜力无穷,在念力与**两方面,都有着极高的上限。

    只需有一具合适的身体,他们就可轻而易举的冲击到神域之上,达到四级,甚至五级都不是什么难事。

    相较而言,能够轻松夺取其他生物的身体这项能力,反倒是不算什么。

    所以那所谓‘天道’的作用,绝不仅仅只是防止这些生物逃离而已,更负有着压制这些异种生灵的使命。

    所以哪怕是量子神尊与造化来的神通大能与智慧手段,也没法将之全数诛绝歼灭。

    甚至因此引发了灾劫,完全摧毁了那个史前时代。

    而张信即便已从织命师那些,知晓了部分‘天道’的秘密,甚至已可判断其主体的大概方位,却也没有丝毫将之摧毁的念头。

    张信宁愿自己的亲朋好友,继续被困在这个水晶瓶里面,也不愿贸贸然的将之打破。

    这是因他与叶若,已经得到了更多‘史前’的念力师,以及那个时代部分科研人员留下的信息。

    从他们搜集到的资料来判断,已可确定这些异种生灵,都是极端邪恶,也极端冷漠的存在。

    这些生物原本生存的世界,是一个完整的四维宇宙,就因这些异种生灵的肆意妄为,使之破碎毁灭。最终为求生存,不得不千方百计打开空间通道,进入这三维世界。

    再观其对量子神教信徒,以及之后穹星人族的态度,则是极端的冷漠,视之为蝼蚁工具,没有哪怕一丝半点的底线。

    故而一旦使之脱离穹星这个樊笼,很可能会导致地球联邦与人类世界的一场灾难。

    所以张信,哪怕是将自己制作的符咒,打入织命师的元神核心之后,也仍不放心。他让叶若以路西法的身体为样板,又格外给织命师制造了一具肉身。

    这虽可令织命师的法力尽复旧观,可也是一个囚笼,用于禁锢织命师元神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