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刀镇星河 > 第1022章 唯一生机

第1022章 唯一生机

    “什么东西?”

    张信眉头略皱,心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叶若断定自己没法完劫?

    尽管他现在,也已将自己完劫的可能性,由之前的六成,调整至不到百分之一,可也不带这么打击他信心的,这也不像是若儿的作风——

    张信不由稍稍收回了几分注意力,看向了自己的眼前。

    此时的叶若,正在他的视界之内,放出了一段由浮游探测器拍摄到的画面。

    而下一须臾,他的眼中就流露出古怪之色。

    那处所在,应该是距离他大约一千二百里的云空之上,而在叶若播放的影像中,正有一些沙尘般的物质在这里聚集,随后逐渐塑出人形。那筋肉骨骼,俱都可见。

    “侦测到这里的能量反应异常强烈!此外这个正在塑造的人体,在**方面,几乎不逊色于主人你。电磁场也异常强大,而且,还不止是这一处——”

    “不止是一处?”

    张信也有了不妙的预感,尽管他还搞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胸中却已是惊悸无比:“还有哪些地方,有类似的动静,若儿你不妨都给我显示出来!”

    叶若当即应命,随后就在张信的视界之内,连续展现了十二个不同方位的视频。

    那也是大同小异的情形,仿如沙尘的物质,混合大量的水液,逐渐塑出人体。

    方位则各自不同,有些距离仅一千二百里,有些则远隔万里之遥。

    “这只是若儿现在拍摄到的,我们在太空的电磁探测器,还监测到了另外十三股强烈的能量源。只是距离太远,上空又有大量的云雾阻拦,若儿暂时还没法拍摄到画面,不过已在调度探测器前往。”

    张信已经不能说话,正看着视界中的一副画面,怔怔入神。

    那是一个已经快成形了的人体,面目也已有了大概的轮廓。

    可正是那还未完全塑成的五官,让张信既觉熟悉,又感心惊。

    “这是——”

    叶若也注意到了张信的异常,开始关注起了这段视频。而就在瞬息之后,她就发出了一声惊咦。

    “这个人,与主人你的祖师,好像——”

    她曾随张信在长老院,看过日月玄宗历代神域祖师的画像。其中第一副图像中的‘日月真君’,就与这视频中的人,相似到了极点。无论面貌身材,气质神韵,都没有什么不同。

    “我大概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

    张信不禁轻吐了一口浊气,神情苦涩无比。随后他就抬起了头,看向自己的头顶上空。

    “若儿,帮我将所有可以控制的陨星招下,目标为此地北面三百里——”

    此时他也开始展动起了神念,勾引感应着那藏于星环之内的诸多陨石。

    “主人要施展火雨天灾了吗?”

    叶若的神色很不解:“可按照我计算的结果,这没什么用。”

    “还是有用的——”

    张信却并没有解释之意,他已将目光,看向了自己的本命灵宠:“小吞天,如今此域之内,估计已无我容身之地。你现在有两个选择,是随我冒险,离开这穹星,还是继续留于此界。如果是后者,我会尽力解除我们的共生灵契。”

    尽管这会让他付出巨大的代价,且直接影响到自身的状态,无论是灵能量与灵能强度,都将大损——

    不过小吞天却没半点犹豫,直接‘昂’的一声,朝着张信咆哮。

    那是生死相随,不离不弃之意!

    张信听了之后,不禁哑然失笑,感觉自己其实都不需问,早就料到是这结果。

    而他随后,又看向了张晨光:“那么晨光你呢?是随我离去,还是留在这穹星?事先说一句,你即便停留于此,也定可保全性命。我会在离开之前,尽全力为日月玄宗解决后患——”

    以他现在的实力,哪怕是杀不得那两位,让这二人十年二十年内无法为祸,还是能够办得到的。

    张信相信这段时间,足可让张晨光拥有自保之力。

    张晨光的目中,却是闪烁有意:“如此说来,主人竟有把握斩破这片天穹?”

    “不能说有把握,只能说是绝境求生,勉力而为,所以风险不小——”

    张信的语声未落,他对面的晨光天使,就已俯身一礼:“属下无需选择,如有看一看穹星之外世界的机会,是定不愿错过的!”

    叶若这时才后知后觉,也在张信视界里问:“主人你是要现在,就突破劫念层?”

    “我们现在已别无选择,继续待在这里,就只是死而已。且以我现在的法力,应该也足够将战神劫,推升到当年的神天上师,远不能企及之境。”

    张信解释了这句之后,就反问叶若:“若儿你可是感觉有什么不妥?”

    “没有没有!这可能是主人你唯一的求生之法。”

    叶若先是猛摇着头,随后又不可思议的说道:“感觉主人你好果断,明明感觉之前主人对这穹星,还是很留恋的——”

    她原以为张信,哪怕是身登神域,将神尊与鸿钧道主这些麻烦解决,还是得在这穹星多停留一两年的。

    “所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这个时候再犹豫迟疑,那就有性命之忧了。”

    此时的张信,已经将那神劫刀握在手中。那刀身颤鸣,震荡不休,却渐渐的,与他的周身灵能,有浑融一体之势力。

    同时他心中苦笑,已经明白这件神宝,为何将关于神天上师与神劫刀的记忆传给他了。

    神宝通灵,可这神劫刀的灵智,却是远远超出了他的意料。

    ※※※※

    同一时间,鸿钧道主却在感慨:“真是让人匪夷所思,自造化来之后百万载,总数二十五位能级达到十万四千点的存在,原来也已落入到那东西的掌握中,这或可被称为天道傀儡!“

    他说到此处,语声又略含复杂之意:“我得感谢好友你,这一次,算是救了我的性命都不为过。”

    神尊听出这位的语中,依然含刺,却浑不在乎,只当作听不懂似的微一颔首:“这也可算是你我踏出这一步的预演,有了我这徒儿照亮的道路在前,本座非有万全把握,绝不敢轻易越过这一界限。不过话说回来,我也没想到他能撑到这个地步,看起来,似已将这囚笼,逼到了极限。”

    “的确是天资超凡,惊世骇俗!我怀疑他就究竟是否你的徒儿上官玄昊。”

    鸿钧道主苦笑:“以老夫的估测,你我二人要达到他现在这个地步,至少也得十年的积累不可。”

    就在这时,鸿钧的心念一动,看向上方。当他的神视之法,透过那重重云雾。只见无数的火点,正在天空闪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