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道君 > 第六六四章 没见过这么嚣张的

第六六四章 没见过这么嚣张的

    说的跟真的一样,真是你的计谋?几位长老面面相觑。

    韩国无上宫的长老向天光问道:“若是你的计谋,事先为何不告知我等?”

    “我呸,你们真当我傻子不成?”吴公岭当场一口唾沫。

    向天光脸色一变,目泛厉色。

    吴公岭压根不在乎,挥手指了指全泰峰和惠清萍,“你们两个促我起兵,真当我看不出你们在糊弄我?什么狗屁好处,就是想利用我在燕国搅局,我苍州弟兄的死活你们会在乎吗?你们只是想让我们卖命搞乱燕国,好让韩宋以最小的代价捡便宜,事先告诉你们,你们能答应吗?你们只会逼老子死战!我苍州弟兄死光了,你们拍拍屁股走了,我们连个哭的地方都没有,告诉你们?能告诉你们才怪了!”

    被他直接捅破了窗户纸,六位长老一个个神情各异,不吭声,算是默认了。

    吴公岭则又提起酒坛灌酒,酒水顺着两颊淌湿了衣襟。

    和吴公岭穿一条裤子的同仙阁暂代掌门单东星眼神左瞟右瞟的,观察两边反应,暗暗为吴公岭捏了把冷汗。

    他现在是真的不希望吴公岭出事,同仙阁的命运如今是和苍州叛军人马紧紧绑在了一起,苍州叛军如今的情况可是造反,一路逃逸条件又艰苦,还时常要面临厮杀拼命,倘若吴公岭出了事,没有吴公岭在叛军中的威信根本控制不住这支人马,人马很快就能跑个精光。

    一旦苍州叛军散了,同仙阁可就真是欲哭无泪了,苍州回不去,燕国容不下,其他国家的势力也不会容他们插一腿。

    韩国百川谷的长老曹勇又恨恨出声道:“就算是你的计谋,那五十万断后人马又怎么解释?”

    噗!吴公岭朝旁喷出一口酒水,酒坛放下,“什么五十万人马?我看曹长老心疼的不是那五十万人马,而是心疼六派死去的弟子吧!那算什么五十万人马?那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带着这些人能跑动吗?面对几路诸侯的围追堵截,韩宋两国的补给又被燕国切断了,多带几十万张嘴,到哪找吃的去?是你能找来,还是惠长老能带着一帮娘们挤出奶水来给他们喝?”

    后面一句,令在场男人个个神情古怪,似乎都有憋笑嫌疑。

    惠清萍却是两眼一瞪,怒道:“姓吴的,你嘴巴放干净点,小心我撕了你的臭嘴!”

    吴公岭不理会她的威胁,继续道:“六大派死一些人手怎么了,没修士坐镇,那五十万人马敢去断后吗?没那五十万人马断后,你我他,我们能顺利跑到这来吗?五十万乌合之众为我们拖延了一天的时间,有了这一天的时间差,我们方可从容周旋到此。”

    “没有他们的断后,一旦我们被纠缠住了,一旦我们被燕国大军包围,到时候你们六大派死的可就不止那些人了,诸位带来的人还有几个能活着回去你们自己掂量去!我运筹帷幄呕心沥血,没换来你们的感激,反倒遭受你们的怨恨,这算什么道理?你们若有意见,大不了都给我走人,我还不愿提着脑袋玩了呢,我也不想再看弟兄们送死,大不了人马解散了各自逃命去!”

    解散?解散是不可能,两国六大派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不可能闹个无疾而终。

    全泰峰道:“你别跟我们扯那些没用的,你现在只需告诉我们,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好办!”吴公岭抬手往地图上一指,直指燕国和宋国双方重兵对垒的边境之地,“我的目的很简单,大军直插边境,去与宋国人马会合!”

    六位长老神情凝滞,折腾了这么久,绕了这么一大圈,感情这厮的目的是这个。

    血神殿长老莫安从警告道:“我们支持你起兵,是让你在燕国制造纷乱好让韩宋顺利出兵的,不是让你往宋国躲的。我告诉你,你没有了退路,只有韩宋击败燕国,你才有立足的机会!”

    啪!吴公岭挥手摔了酒坛子,砸碎在了莫安从的脚下,酒水溅了莫安从一身,惹得莫安从震怒。

    吴公岭反问:“不躲?现在我手上只剩三十万人马,又在燕国的地盘上,无论是供给还是地方人马的纠缠都是问题,挡得住诸侯的百万大军吗?再熬下去,我三十万弟兄到哪找吃的去,届时不战自败,还制造个屁的纷乱,韩宋两国有办法把补给送来吗?”

    一番话堵的几人无言以对,目前这个情况,想把大量物资输送到燕国境内来的确困难,也可以说是不可能的事情。

    莫安从:“这还不是你自己造成的,若非你丢了出海口,焉能断了物资供给。”

    吴公岭:“我呸!我丢的?是哪个草包王八蛋让老子收缩兵力的?催命似的,一而再的催个不停,还懂不懂打仗?现在倒成我的不是了,说话还讲不讲点道理?”

    是罗照催的,也是两国六大派对其施压的,再次令六人无语。

    吴公岭指着地图,“没瞎的话,都把眼睛睁大了好好看看,边境有燕国重兵镇守,哪能轻易躲宋国去,我这是在躲吗?我这是去拼命,也是要让燕国陈列的重兵腹背受敌,只要我大军跑去进攻,燕国边境布置的重兵必乱,宋国人马可趁此机会大举进攻,两边人马对燕国重兵前后夹击,燕国防线可轻易撕毁!”

    手势移回追兵位置,“燕国已中我计,我已成功离间燕庭和南州人马,如今燕庭抓了商朝宗…英扬武烈卫已不足为害,蒙山鸣可不是吃素的,如今也被我逼走,换了个商永忠大草包来指挥,燕庭都指挥不动、商永忠能指挥的动五路诸侯吗?”

    “就商永忠那纸上谈兵的草包,只跟着大军转悠过,从未真正指挥过大军作战,还想指挥燕国边境重兵作战?他不指挥则罢,真要指挥了反而是越指挥越乱,我费尽心思已造就如此大好局面,如今只需往燕国边境重兵的背后捅上一刀,韩宋立刻便能势如破竹,轻易可将燕国给瓜分!如此大好良机,你们长了眼睛居然看不见,我如此呕心沥血竟被你们视为无用之功,韩宋到底还想不想出兵了?不打趁早说话、趁早散伙!”

    一番话吸引的六位长老皆靠近了地图,再琢磨琢磨他的话,一个个眼睛发亮了。

    全泰峰试着问了句,“这样可行?”

    吴公岭差点喷他一脸唾沫星子,“我在燕国内部搅个翻天覆地,韩宋大军无动于衷,如今我又摁住了南州人马去帮韩宋在背后捅燕国重兵的刀子,你们莫非还想坐视不成?你们到底想怎样?立刻给我联系罗照小儿,让他准备准备,全力配合我大军进攻,若还敢坐视,便是不给老子活路,左右是死,老子他妈不玩了,死个自在行不行?”

    六位长老这次是真没话说了,火气全都消了不说,心里反而都亮堂了。

    也不多言,各自转身而去,就要将吴公岭的谋划上报,让上面决定可行不可行。

    单东星重重松了口气,暗暗摇头不已,这样也行,算是服了吴公岭。

    谁知变故就在诸人转身的刹那。

    啪!一声脆响,“啊!”惠清萍惊呼转身。

    其余五位长老回头看来,只见吴公岭抬手闻了闻,一脸荡笑模样。

    而惠清萍则是满脸震惊,一手捂臀的样子。

    五位长老立马联想到了什么,但是却不敢相信是事实。

    倒是一旁将全程看了个清楚明白的单东星满脸惊骇,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吴公岭居然敢对惠清萍揩油,居然堂而皇之的拍了惠清萍的屁股,天呐!

    拉着地图的军士亦差点惊掉了下巴。

    现场先是鸦雀无声了一阵,紧接着,惠清萍爆发出了令人发指的嘶吼声,“吴公岭,我杀了你!”

    单东星已紧急闪身拦住了她,“惠长老,冷静!”

    那五位长老终于确信了自己的猜测,亦纷纷上前架住了惠清萍,不让她乱来。

    五位长老也震惊了,见过嚣张的,没见过这么嚣张的,简直是个疯子!

    “放开,我杀了他,我要杀了他!”惠清萍挣扎厉吼。

    天女教的弟子立刻被这边的动静给惊了过来,一看长老的样子,立马要对吴公岭动手。

    “拦住!”五位长老陆续招呼自己的门中弟子。

    于是一群人包括同仙阁的人纷纷护住了吴公岭,挡住了天女教的弟子,不让她们对吴公岭动手。

    眼看内乱将起,吴公岭却在人群后面像个没事人一样,眼中狡黠一闪而没,嗅着那只拍了某人屁股的手,回味十足一般道:“本将军早年丧偶,一直未娶,见到惠长老后,心动不已,情难自禁,还望惠长老垂怜,好好考虑一下。”

    “畜生!我杀了你……”惠清萍羞愤难耐,厉声吼叫,那脸都急红了,这辈子也未曾想过自己会受这般屈辱,尤其还是被吴公岭这种大老粗似的人给羞辱。

    全泰峰回头朝单东星喝道:“看什么热闹,还不赶紧把人给带走!”

    单东星回过神来,与一群同仙阁弟子拉了吴公岭就跑,后面只剩惠清萍的咆哮声。

    那两位拿着地图的军士看向吴公岭离去的眼神那叫一个崇拜,简直是惊为天人,胆子肥到了连天女教的长老也敢亵渎,二人佩服的就差喊出大将军威武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