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道君 > 第六五九章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第六五九章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配合?配合剿灭商朝宗的十万铁骑?安显召一脸无语模样,慢慢回头看向师元龙,那感觉似乎在问,怎么感觉这位在说笑话似的?

    师元龙也忍不住抬手摸了摸鼻子,目光看看沈遇鸿又瞅瞅商永忠。

    沈遇鸿接话道:“你们放心,苏启同本就是我逍遥宫的人,施升师兄去了,我这次就是代表逍遥宫来接管的,浩州人马自然也会配合,两边联手,里应外合,天时地利人和皆占尽了,断了商朝宗的这只虎爪没问题,可令南州元气大伤,收拾起来方便不少。另外…”

    他指了指师元龙,“元龙兄,大禅山那边还需你周旋一下,事发前想法把皇烈给诱到一旁,只要将皇烈给控制了,大禅山诸人投鼠忌器必不敢乱动,之后再控制商朝宗就简单了。商朝宗在手,南州人马不敢轻举妄动,剩下的事情我逍遥宫会解决。”

    师元龙神情古怪道:“沈兄难道不知商朝宗那十万铁骑已经离开了?”

    “离开了?”沈遇鸿愕然道:“什么意思?”

    刚指点出一番剿灭良策的商永忠也愣怔了。

    “什么意思?”师元龙抬手比划出滑稽行走动作,“离开了,就是走了的意思,沈兄不会连这个都听不懂吧?”

    沈遇鸿沉声道:“元龙兄,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走了,好好的怎么会走了?”

    师元龙反问:“那几十万俘虏的处置问题,尕淼水应该上报了朝廷吧,你不知道?”

    沈遇鸿还是不懂,“我听说了,史辛茂一举攻破关隘,抓了近四十万俘虏,如何处置是个麻烦,朝廷也犹豫不决,可这和那十万铁骑有什么关系?”

    师元龙:“商朝宗还是坚持自己的意见,强行下令押送走了。四十万俘虏啊,一不小心就是祸事,押送岂是一点人手能解决的?商朝宗让他那十万铁骑押送,由蒙山鸣亲自督导指挥。”

    目光又看向了有些傻眼的商永忠,“所以说,王爷剿灭的大计怕是用不上了。”

    沈遇鸿喉结耸动着,问:“什么时候走的?”

    师元龙:“都走了大半天了,他们往西去,平叛大军往东走,两边逆向而行,这隔了大半天可不是一点点距离,人家不可能再回来往你们说的山沟沟里钻了。”

    商永忠有点懵,嘀咕自语,“怎会这样?”

    神态有点失落落的,有点失神走态,这可是他盯着地图琢磨了好久的良策,费了他好大的心血,居然是白忙活,居然连派上用场的机会都没有。

    这边之所以想除掉那十万铁骑,关键还是其中的英扬武烈卫,那是南州人马的大杀器,没了英扬武烈卫的南州也就没了那么大的威胁。

    更没想到的是,连蒙山鸣也走了,对英扬武烈卫动手自然就要动蒙山鸣,这可是商朝宗的左膀右臂。目前的情况,商朝宗虽然不敢妄杀,但蒙山鸣和英扬武烈卫肯定是要趁机除掉的。

    谁想,两块想咬的肉偏偏都飞走了。

    南州实力丝毫无损,这个后果可以想象,一旦杀了商朝宗之后作乱,威胁只怕远大于吴公岭。

    “史辛茂那蠢货,就该直接将那四十万俘虏尽屠才是,怀我大事!”商永忠忽重重悔恨一声。

    师元龙听的直翻白眼,发现这位站着说话不腰疼,杀俘四十万,而且还是被战火所迫的饥民,谁敢轻易做这主?只怕商建雄也不敢明着下这种旨意,要做也只能偷偷摸摸的暗中做。

    同样有些失神的沈遇鸿被商永忠的悔恨声给惊醒了,复又急问:“元龙兄,商朝宗呢?”

    师元龙哦了声,“他呀,他倒还在。对了,大禅山的大批人手也随行押送那批俘虏去了,大禅山在这里的也就皇烈等一干为数不多的人,你们若想动商朝宗现在反倒是简单了,也不用费尽心思搞那些弯弯绕了,他身边现在没什么护卫力量,你们尽管直接去抓就好。我这边呢…”他嘿嘿一笑,“也能省点事。”

    倒不是说笑,而是真的感觉能省事不少,真要和那十万铁骑干起来,计划虽好,出点意外的话,他这边的图州人马还不知要损失多大。

    “只要他还在就好。”沈遇鸿松了口气,还以为商朝宗也走了,这次本就是冲商朝宗来算账的,他这回能代表逍遥宫前来,也是经过了一番竞争的,抓商朝宗就是报仇立功的由头,好接手施升在浩州的势力,若是让商朝宗跑了,那浩州的势力他还真的是难以下咽,无寸功想得好处,哪有那么容易的事,凡事总得有个说头。

    回头又安抚商永忠,“王爷放心,只要商朝宗在手,南州那边我们会想办法逼迫牛有道出面稳定局面。”

    商永忠沉默着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不过也由不得师元龙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必须得先确认情况。

    如今这边聚集的便是浩州的苏启同部和图州的安显召部。

    沈遇鸿先让人把苏启同及浩州坐镇的三派掌门给请了过来,还有尕淼水,也一起给秘密请了过来。

    几方一碰面,情况确认了,的确和师元龙说的一般,十万铁骑的确是走了。

    这一点上,尕淼水已经上报了朝廷,只不过消息估计还在途中时沈遇鸿他们就到了,没能及时获得情况。

    而沈遇鸿等人此趟本就是秘密行事,不敢让过多的人知道消息,以免打草惊蛇。

    商永忠拿出了商建雄的旨意给尕淼水看,尕淼水细查之后,明白了朝廷的意思,双手奉还。

    碰面商议妥当了,得到了图州和浩州的势力支持,事情已不成问题,沈遇鸿一行开始公然露面,翻过一座山头,朝商朝宗的大帐而去。

    陪同而行的苏启同和安显召不时相视一眼,心中苦涩不堪,参与抓捕宁王的儿子,他们是真的不想干,也不想商朝宗落得那般下场。

    可是事到如今由不得他们,随行修士怕出意外,已经将二人给监控了。

    “人为何还没来?”

    帐内案后的商朝宗抬头问了声,想到点事派了人去招苏启同和安显召,结果迟迟未见人现身,此时不禁对传令兵喝了声,“再去催!”

    “是!”传令兵刚离去没多久,又退了回来,紧急提醒了一声,“王爷!”

    帐内盯着地图的商朝宗再次抬头,结果看到帐外出现了一群人,居中而站的一人他很熟悉,从小就认识,是他的堂叔,德亲王商永忠,也是接了他父亲权位的燕国大司马。

    而在他王叔左右,是一群修士,皆盯着帐内的他。

    一旁的凤若男有些不明所以,看看帐外,又看看丈夫。

    “朝宗,多年不见了,怎么,见到你叔叔连点起码的礼数都不知道了?”双手兜在腹部的商永忠笑眯眯喊了声。

    商朝宗腮帮子略绷了一下,慢慢从案后绕出,继而大步前行,出了营帐,虎目冷冷环顾了四周一眼,只见此地已被寂静无声的大军包围。

    商朝宗的一群亲卫已经迅速过来拱卫在了左右,虎视眈眈地警惕着四周。

    皇烈等大禅山人员亦迅速过来。

    结果沈遇鸿大声一喝,“皇烈,这里没你的事,别自找没趣!若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尽管试试!”

    皇烈脚步一僵,看了看四周,神情略有抽搐,继而抬手示意了一下,一群大禅山的人员僵在了一边‘看热闹’。

    “果然是在外面野惯了,连点长幼尊卑的规矩都不懂了,我真为建伯王兄感到难过。”商永忠收了笑脸,盯着商朝宗冷哼了一声,又慢慢回头一旁道:“尕公公,宣旨吧!”

    尕淼水袖袍中抖出圣旨,当众张开,抑扬顿挫地宣读:“大燕国皇帝陛下谕旨!南州刺史商朝宗身为郡王,枉顾皇恩,私心作祟,擅自攻打定州,烧杀抢掠,为祸百姓,以致民怨载道!苍州叛乱,举国上下平叛,商朝宗却倒行逆施,截取朝廷平叛军粮,以致战事连连失利,是为国贼!现已查明铁证,着即刻免去平叛大将军一职,押赴京城受审。着大司马商永忠接管平叛一应事宜。毕!”

    现场一片寂静,许多知情人黯然,发现这还真是一旦算账,罪名立来,罪名都是现成的。

    面临这种情况,皇烈束手无策,也只能是暗暗唏嘘,好好的杀施升干嘛,三大派是那么好惹的吗?

    收起圣旨的尕淼水淡定道:“庸平郡王,接旨吧!”

    “接旨?哈哈!哈哈……”商朝宗忽仰天大笑,似乎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笑毕,复又悲愤摇头道:“我为大燕舍生忘死平叛,不惜得罪三大派,不想却换来个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死不足惜,只是再这样下去,灭了一个吴公岭,不愁没有第二个吴公岭,我商氏大燕何日能靖平?”

    尕淼水不理会,圣旨扬向了商永忠。

    商永忠立刻躬身,双手去迎,“臣,接旨!”

    旨意到手,他直了腰板,大手一挥,以燕国大司马的身份下令,“拿下!”

    两边刚有人冲出,唰一声,凤若男拔剑出鞘,挡在了商朝宗身前,厉声道:“谁敢!”

    什么狗屁皇帝旨意,她才不会当回事,她还在广义郡的时候就是率兵与朝廷作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