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道君 > 第一二零九章 稳定局面

第一二零九章 稳定局面

    管芳仪越发好奇,“究竟是何人?”

    牛有道笑意玩味,“一个不会说话的哑巴!”

    “哑巴?”管芳仪愣怔,狐疑思索着,“和宋国有关的哑巴…”忽一怔,脑海中闪过宋国那边消息中她看到过的存在的一个类似人物,试着问道:“难道是那个隐相贾无群?”

    牛有道颔首:“不错,正是这个人称隐相,如今又被人戏称为贾无舌的贾无群。”

    “他?”管芳仪狐疑,“根据宋国那边的情报,这个人我倒是知道,长期隐居在宋国丞相府内,深居简出,不太出现在众人视线中,据传对宋国丞相紫平休颇有影响力…他也许对紫平休有些影响力,可毕竟是一闲散寄居之人,为紫平休干些出谋划策的事情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但站上台面的能力究竟如何,未曾检验,尚不可知,若说要成为久经风云的邵平波的对手,道爷是不是有些高看他了?”

    牛有道呵呵道:“那是你小看他了,我以前也小看了他,以前只知此人,却未真正关注过,盖因此人太过低调了,做任何事情几乎都不显山、不露水,干任何事都从不居功,又从不被任何功名利禄所引诱,默默潜隐,这么个不太跟外界接触的人,基本从不暴露在大家的视线中,以致于大家都忽视了他。”

    “可事实上呢,我还是这次在圣境内才知晓,当初我被弄去天都秘境,是被人在背后下了黑手,差点丢了性命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还有诸国战事被冻结,都是这家伙干的好事。大多人只知他自大,擅闯缥缈阁,惹怒缥缈阁被拔了舌头,却不知他私下跟缥缈阁说了什么。那次宋国能躲过一劫,能争取到喘息之机,都是他的功劳。”

    “还有宋国牧氏皇权被推翻,背后也是他!”

    “吴公岭能上位,背后也是他!”

    “更不用提紫平休能登相位的传闻,事实上紫平休能屹立宋国朝堂这么多年不到,背后都是他的功劳。”

    管芳仪吃惊不已,“这么一个人,能在背后推动这么多大事?”

    牛有道嘿嘿一声,“连紫府内的人都以为是因他父亲曾为紫府西席,以为是他自小在紫府长大和紫平休相识相交多年建立的感情!做了这么多事能不让事情扩散传开,连紫府的人都能被迷惑,这难道不是本事吗?这本事还小吗?”

    管芳仪:“这是道爷从缥缈阁那边打探的消息?”

    牛有道叹道:“可惜他一凡夫俗子,缥缈阁那些人自大,压根就没把他放在眼里过。当然,也是因为他的行事风格,与世无争,不受任何诱惑,这种人不好利用。也许,这也是他的一种自保方式吧!”

    “说句实在的,他若是野心勃勃,我还不敢用他。正因为此人没野心,淡泊名利,我还非要拽他出山不可了!”

    云姬忽在那边插了一句嘴,“既知如此,你又如何能请动他?”

    管芳仪点头称是。

    牛有道淡淡一笑:“我让他来,他躲的了吗?快了,他很快就要来南州了。”

    快来南州了?云姬和管芳仪面面相觑,尤其是管芳仪,并未见他有什么动作,怎么悄无声息就把这事给办了?

    “邵平波…”在案旁坐下的牛有道拿着情报看着,嘀咕了一声,面露微微笑意。

    从莎如来之前和之后提供的一些情况来看,那个贾无群绝对是个高手,藏而不露的高手才是真正可怕的高手。

    乱世之中,这么一个人才躲在紫府不出山未免可惜了。

    他现在不便出手,倒是期待看到贾无群这个隐士出山,和邵平波那个毒士一决雌雄的情形,免得邵平波欺这天下无人!

    同时也很期待亲眼见见那个贾无群,若试用过真是把好刀的话,那许多事情就方便了。

    燕国内部或者说南州内部,有宫临策帮忙掌控稳住局面,内部可无忧。

    外部则就交给这个贾无群了,需要奔波出面的事情都可以由这贾无群去代劳,他只需在幕后授意便可,谁能想到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会和他有关?别说其他人,哪怕是邵平波,估计和邵平波打破了头,邵平波也想不到他头上来。

    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决不能让人怀疑到他头上来。

    而对外征战或武力威慑,他手上还握有兵强马壮的商系人马!

    如此一来,茅庐山庄一系就可以真正做到不引人注意了,不管背后干了什么,外界都会渐渐彻底淡忘了他牛有道的存在。

    摁下手头情报,牛有道忽又甩出一句,“红娘,别老是在南州城逛了,逛来逛去有什么好逛的。茅庐山庄要稳定下来潜隐,如此安定的环境,正是你安心修炼的好时机。”提醒意味深长。

    管芳仪懂他话里的意思,“知道了,这不暂时还没稳定下来么。”

    是要稳定下来了!

    领着几名随从的公孙布行走在城中街头,见到大量工匠正在堆砌施工,不由停步下来观望。

    看了一阵,心中一声轻叹,事情的结果有点出乎他的意料,没想到商朝宗倒是个性情中人,居然念着往日情分,不惜代价力保留用茅庐山庄的人。

    结果也做到了,紫金洞答应了,甚至连吞没的那些飞禽坐骑也归还了。

    如今这大兴土木的样子正是为茅庐山庄的人做准备,王府花钱征用了附近几条街道内的建筑,要将划定区域砌墙圈为一片,重新改建为给茅庐山庄的人的居住地。

    从此以后,茅庐山庄的人就要守在商朝宗的身边了。

    这个情况去留如何,公孙布传讯联系了缥缈阁,缥缈阁的回复就一句话:继续盯守!

    盯什么啊?他本来重点是盯牛有道的,可牛有道已经死了,还盯什么盯?

    接到消息后,他就明白了,缥缈阁其实并不在乎五梁山的前途如何,只是将其视作暗布的一个点而已,至于能不能发挥作用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点的范围内一旦有事,随时能有人手可启用。

    因此,不会让五梁山随意脱离这里,一旦脱离了,缥缈阁又得重新在这里布点。

    心里有数,却无可奈何,只能是一声叹。

    忽抬头望,见到三只飞禽坐骑腾空而来,并排飞行着掠过上空,滑向了王府方向,公孙布嘴里嘀咕了一声,“留仙宗、浮云宗、灵剑山的人来了……”

    费长流、夏花、郑九霄这坐镇南州的三派掌门到了,商朝宗亲自迎接。

    客厅内,三位掌门态度不错,明确表态全力支持商朝宗,遵从一应调遣。

    商朝宗与一旁的蓝若亭相视一眼,心中皆颇为感慨,道爷果然是道爷,一回来,哪怕不露面,各种乱象立马摁住了。

    对三位掌门来说,不听话不行,宫临策私下与他们面谈了,明白无误的告诉他们,商朝宗已是他的人,命三家全力配合,若有丝毫懈怠,休怪他不留情面!

    是宫临策的人,不是紫金洞的人,这话说的够清楚了吧?

    与此同时,光州的大禅山掌门皇烈,还有天玉门掌门彭又在,也都在赶赴南州的途中。

    皇烈可谓是反复奔波,一样的,宫临策的态度很明确,要他全力配合,敢耍手段,不妨试试看!

    皇烈很无奈,他还想趁乱在三大派之间摇摆,以便攫取利益,获得更大的权限。没想到宫临策这么快就如此信任了商朝宗,如此快就稳住了局面,一点钻营的机会都不给大禅山!

    敢不从吗?那就真的要试试看了,南州和金州的人马已经摆开了联手进攻的架势,你敢倒向逍遥宫和灵剑山试试看,看谁能保住你光州,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彭又在也很无奈,逍遥宫和灵剑山给出的诱惑不可谓不大,可坐镇北州的邵登云一系的人马是商朝宗的死忠,试过态度,坚决站在商朝宗那一边,敢乱倒,北州立马就是一场大乱!

    当然,从个人感情上来说,彭又在也是偏向商朝宗的,毕竟是自己的外孙女婿,可身为门派掌门以门派利益为重,不好轻易偏袒,如今商朝宗稳住控制了局面,他也能对门派内部交代了。

    加之得了宫临策的警告,这次来,彭又在是来探亲的,当然也是来表态的。

    这些个掌门算是看清楚了,牛有道原来的势力已经全权由宫临策接手了。

    商系势力只听宫临策的,紫金洞其他势力的话一律阳奉阴违不遵,很坚决!

    对此,紫金洞内部的一些长老也是暗自腹诽不已,闹了半天全落宫临策手中去了,以后在紫金洞内部牛长老的遗留势力就是掌门一人说的算了,之前看似折腾茅庐别院的人,敢情是严立那狗东西在帮宫临策演戏!

    ……

    燕京,大司空府,高见成匆匆而回,管家范专亲自迎了他,主仆二人快速返回了书房内。

    一进书房,只见一人转身,瞬间热泪盈眶,噗通跪下了,哽咽道:“儿子不孝,给父亲大人请安!”磕头便拜。

    “起来,起来。”高见成快步上前,扶起来看,不是自己儿子高少明还能是谁。

    不是在牛有道的人的控制中吗?怎么就回来了呢?

    父子久别重逢,高见成也是不胜感慨,但理智依旧在,劝道:“少明,先别哭,我问你,你怎么回来的?”

    ps:感谢新盟主“澎湃小生活”的捧场支持!